收10元犯法,谁为农民工无偿网购车票?

2013-01-17 14:13  来源:华声在线

  近日,广东佛山禅城区一对刚结婚三个月的夫妻,每张票收10元手续费帮外来工订火车票,被铁路警方以“黑票点”查处,夫妻二人因牟利超2000元构成“倒卖车票情节严重”被刑拘。一些购到火车票的外来工为这对夫妻叫冤、打抱不平,甚至心存感激。“他们也没漫天要价,10块钱手续费能帮我们买到票已经很好了,怎么还被刑拘了?就算我们有时间,自己一来一回去火车站买,花费也不止10元,而且还不一定买得到。”(1月15日中国广播网)

  夫妻收10元帮农民工购车票被拘,甚至被当地媒体《佛山日报》称,两人的行为已触犯刑法,构成“倒卖车票情节严重”。估计除了当地警方和官方媒体会冷酷的认为“倒卖车票情节严重”外,大多数人都只会感觉心寒,就算我们不太明白他们口口声声的刑法是如何界定的,但至少于情于理,似乎都不至于如此下场。所以理所当然当广铁警方声称此为今年在广东境内查获的最大“黑票窝点”时,恰恰相反,此事随即在社会上引发了广泛争议。而大多数的观点都在为有有偿网购车票的夫妻鸣不平。

  我们知道,自从开始实施购票实名制,然后又推行了电话和网络购票,确实是铁道部门顺应民意采取的便民措施,也很大程度上遏制了春运黄牛的横行。但凡事有利就有弊,去年春运时就有重庆籍农民工写给铁道部的一封信,信中讲述了他4次到火车站排队买票,依然未能如愿。窗口的工作人员每次都跟他说,网络和电话的票要早几天,票一放出来,就在网络上被抢光了,没有票剩下来给窗口;他最后无奈的说,每年春运,排队买票,对我们农民工是折磨。今年我们想要这个样的折磨也没有了。今年春运伊始,网络购票又提前到20天,窗口售票却是18天,而网上如果标志为“无”了,基本上窗口也就没有了。这让那些整天在工地上劳动的农民工们情何以堪?他们中的很多人既不会弄电脑,更没有开通所谓的网银,如果选择提前18天去窗口买票,几乎无异于浪费路费和表情;那么选择同样的在网上抢票,似乎成了他们唯一的回家希望了。

  有需求有会有市场, 就象在关键时刻会出现商机一样,为农民工在网上有偿网购车票,收取农民工可以认可或者说双方约定的手续费的这种方式应运而生,也就显得毫不奇怪,不然商品社会里,又有谁会站出来每天无偿为农民工网购车票呢?社区不会、政府不会、铁路部门更不会,那农民工们岂不是只能望票兴叹,甚至连春节回家都将成为泡影、成为奢望?我本人为了买张从南京到武汉的动车票,也是提前20天,在电脑前守到上午11点时,以最快的速度下单、输入数据,但似乎别人的速度更快,眼看着几分钟内很多车次的票就变成了“无”,网页一片空白,在11点过5分时,终于在一趟至汉口的一等座上被确认订票成功,接着用网银付款完成整个过程。等开售仅仅只过十多分钟后再看余票信息,基本上已经全部显示为“无”了。你说这让那些二天后准备在窗口买票的人情何以堪?那些农民工们又要如何面对现实?

  由于网络买票提供了比窗口更宽的提前预售期,要一票难求的春运时刻,必然就意味着车站窗口售票变得更加紧缺和紧张,甚至根本无票可售,这对于生活在那些血汗工厂里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工而言,网络购票对他们来说不仅流程生疏,也没有开通网银,而且甚至很多人连电脑基本操作都不会,更不用说使用网络的现实条件了。也就是说窗口买票几乎是他们春节回家唯一的方式;尽管这种方式年复一年的让他们感受到艰难和折磨,但毕竟过往还有窗口买到票的希望,现在窗口的票源更少了,意味着机会也更少了,这能不让他们倍感失望吗?如果说有人向农民工们收取他们能接受的手续费帮助他们在网上订票,并提供全过程服务,这又算什么行为已触犯刑法,构成“倒卖车票情节严重”呢?只能说我们有些部门不用脑子思考,或者从来不替更多的希望春节回家的农民工们着想,冷漠麻木机械式的进行他们的判断,将值得鼓励的行为当成了犯罪去抓,结果不仅公众不满意,那些被收取了手续费的农民工也不高兴,因为他们可能因此春运就不能回家了。

  所以我们看到这样的现象,在13日的火车票返还现场,拿到回家票的外来工都非常开心,但也为这对小夫妻叫冤,甚至心存感激。“他们也没漫天要价,10块钱手续费能帮我们买到票已很好了,怎么还被刑拘了?就算我们有时间,自己一来一回去火车站买,花费也不止10元,而且还不一定买得到。”也有外来工因这个“黑票点”被取缔了,以后找谁来帮忙买票而发愁。

  春运一票难求,打从允许劳动力自由流动并有了这么一个“春运”开始,就没有被解决过,年年春运年年难,尤其是那些背井离乡在外打工的农民工们,一张张期盼回家而无可奈何的眼神,成了春运的真实写照。然而我们知道,过去农民工凭借自己的体力优势,总还能起早贪黑的在火车站售票窗口看到一丝丝回家车票的希望,可现如今农民工似乎就连“享受”车站窗口辛苦挤票的希望都变得几乎渺茫。现在就连花小钱请人从网上代购车票的机会也面临被剥夺,这岂不令人不安。有人就质疑,既然网上订票是开放的,既然火车票是可以代取的,而且现实中的确存在这方面的大量需求,那这为什么不能成为一种中介服务项目呢?或者政府部门可以制定一个收费上限呵,总得想想那些春节回不了家的底层民工的生存困境吧?

  电话订票、网络购票,到火车票实名制,无疑为人们春运的回家之路提供了更多更便捷的选择和机会,但并不意味着对所有的人、包括农民工在内的人带来了同样的好处,或许这样的举措提供了一个相对公开、公平、公正的售票环境,或许那些可恶的黄牛党少了,但作为春运主体之一的农民工如果因此变得回家之中路更艰难,岂不令人不安?该有人为这一群体的春节回家之路多思考一下了。

  帝国良民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