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院士”问题要靠学术原则解决

2013-01-17 16:18  来源:东方早报

  拖延一年多未果的“烟草院士”一事,终于激怒科学界。1月15日,在“‘减害降焦’,科学还是骗局”研讨会上,2011年12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谢剑平赖以获得院士提名的“降焦减害”研究成果,被多名工程院院士和专家直斥为“伪科学”和烟草业骗局。他们表示,若工程院仍迟迟不做决断,科学界将考虑通过建言国务院、提请公益诉讼等方式,请国务院要求工程院撤销谢剑平院士资格。

  科学界希望通过建言国务院来撤销“烟草院士”的院士资格,貌似一个处理“烟草院士”事件的办法,但这却是希望通过行政力量来解决学术问题。而学术评价的行政化,以及与之对应的功利化,恰是制造“烟草院士”的根源所在。另外,公益诉讼也对解决问题无益,因为司法评价到底不是学术评价,法院在审理时,需要学术机构独立的调查结果作依据。

  在笔者看来,解决“烟草院士”问题,必须坚持学术原则,院士、专家们需要做的是,推动工程院启动调查程序。

  或有人说,这些院士和专家已做了很大的努力,可工程院却一直没有回应,寻求行政力量和司法途径是不得已的办法。但就是寻求行政力量和司法途径,最终还得回到学术评价上来。“烟草院士”事件之所以会持续发酵而至今无果,与目前的《中国工程院章程》不严密有关,只有完善该章程,才能避免今后再出现“烟草院士”事件,并为类似事件找到合理的解决办法。院士们所要做的是,在院士大会上,提请修订章程。

  《中国工程院章程》第十一条规定:“当院士的个人行为涉及触犯国家法律,危害国家利益或涉及丧失科学道德,背离了院士标准时,可依据以下程序撤销其院士称号,即:有不少于五位院士书面提议,或者经学部常委会、主席团提议,要求撤销其院士称号,经其所在学部常务委员会调查核实,进行审议后,由本学部全体院士投票表决;参加投票表决人数达到或超过本学部应投票院士人数的三分之二,赞同撤销其院士称号的票数达到或超过投票人数的三分之二时,可作出撤销其院士称号的决定。此项决定,经院主席团审查批准生效,并通报全体院士。”

  要撤销“烟草院士”,适用的就是这一规定。从目前情形分析,有院士质疑“烟草院士”的研究是“伪科学”,符合“背离院士标准”这一前提,目前也有不少于五位院士书面提议,可是为何却没有启动调查呢?

  问题关键就在“经其所在学部常务委员会调查核实”。需要注意的是,“烟草院士”所在学部为“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正是这一学部将谢剑平评为院士,他们能否定自己当初做出的评审吗?十分困难。假如该学部对质疑不理睬(事实上,质疑的院士大多来自其他学部),此事就将一直拖下去。

  谢剑平得以当选院士,正在于这种学部制:院士的增选工作,是由各学部负责的。如果院士评审不是完全由各学部自行负责,而是有一个跨学部的伦理委员会对院士的学术伦理进行审查,那么,被医药卫生学部的院士们广泛批评的“烟草院士”很难通过伦理审查这一关而入围。

  另外,如果组织审查院士学术不端行为的就是该院士所在学部,就很难保证审查的独立性。这也是近年来院士屡曝学术不端,可最终却鲜有问责的原因所在。工程院应成立独立的学术委员会,负责处理院士学术不端争议。

  近年来,院士评审被屡屡质疑失去了学术纯洁性,被行政、功利因素左右。这其实与我国院士制度设计有关。与国外的院士只是学术荣誉不享受任何其他待遇(有的甚至要自己缴纳会费)不同,我国的院士称号与各种利益挂钩,当选院士不但是个体荣誉,还意味着当选者终身享有相关的福利、待遇,也成为其所在机构的荣光。

  院士评审广受质疑,还与院士的具体评审、管理模式有关。将院士按学部评审、管理,有一定合理性,但却很容易形成学术利益共同体。比如,某一个行业、领域一定要有院士代表,这就不是出于学术角度的考虑,而是在追求利益平衡。“烟草院士”就是按这种逻辑评审出来的。再比如,院士当选之后,在学部利益被更多考量的情况下,就很难退出。

  我国的院士称号,有必要回归到单纯的学术荣誉,取消与之挂钩的各种利益。眼下,呼吁撤销“烟草院士”的院士们,更该把力量用到呼吁修订院士章程上来,在院士的评审、管理、撤销、退出等方面,以基本的学术原则为准绳,建立独立的学术委员会、学术伦理委员会,完善学术管理机制。这是根本解决“烟草院士”问题的正确路径。

  (作者:熊丙奇  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