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钊:奥巴马面对分裂的美国

2013-01-24 07:22  来源:大公报

  1月21日,奥巴马总统开始了第二任期。因为2月12日他还要作《国情咨文》,所以这次就职演说就比较简短,不到20分钟。但内容却涉及甚广,从先辈的传统到理想、价值观,从维护美国人的个人自由到在世界上推广民主,从壮大中产阶级到男女平等、同性恋者的权利,从内政到外交,可以说面面俱到,应有尽有。但是具体问题则点到为止,不加阐述。这个就职演说就像一个提纲。从总体上说,他第二任期的主要挑战仍然是复兴经济。

  主要挑战仍是复兴经济

  美国现在面临的问题与欧盟大同小异。为了把超过16万亿美元的债务减下来,必须削减政府开支,包括国防费用、社会保障等;同时增加税收;但这样做的结果只能导致社会购买力压缩、经济萧条、失业率上升,这也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财政悬崖”。前些时候政府与国会达成临时妥协,但“悬崖”没有过去。16.4万亿的债务上限马上就到期了,奥巴马政府要求提高上限,与国会,主要是与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又有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

  美国经济现在面临困难,但美国还是一个有底气的国家,科学技术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这种底气的主要组成部分。奥巴马政府很清楚,要使美国经济重振雄风,保持和加强这种竞争力是必不可少的。他在演说中强调,美国不会把那种可以创造新的工作和新的行业的技术让给别的国家,美国必须独领风骚。

  现在奥巴马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美国社会的分裂,是共和党与民主党的党争。伊拉克战争分裂了美国社会,奥巴马的医保改革使这种分裂加深,在许多问题上,如上面提到的“财政悬崖”、应对气候变化、移民政策改革、社会保障等重大问题上,美国社会都没有达成共识。奥巴马政府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在演说中虽然没有用弥合与共和党的分歧这样的表述,但他至少重复了五次“我们一起”,“我们一起,像一个国家,一个人民”,可见他是很强调这一点的。奥巴马政府在第二任期可以取得的成就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於两党合作的程度。

  在外交方面,他没有提到具体的问题,没有提到任何一个国家的名字。但他阐述了他的理念,那就是要通过和平的方式解决美国与别国之间的分歧,这不是美国对面临的危险表现幼稚,而是因为接触可以更持久地消除国家之间的疑虑和担心。这段话的言辞说得不错,说明了他不会再借钱贸然发动一场中东战争,说明了他会努力寻求包括伊朗核问题、朝鲜核问题等紧迫问题在内的国际纠纷的和平解决。对此应该表示欢迎。

  奥巴马现在选定的重要阁员似乎也说明了这一点。国务卿的人选克里、国防部长候选人哈格尔、中央情报局局长候选人布雷南都不是那种激进的保守派人士,尤其不是新保守主义者。他们都是资格很老、经验丰富、比较温和务实的人。这个外交─安全团队应该奉行一种更加务实、更强调国际合作、尤其是大国合作的外交政策。

  合作仍是中美关系主流

  对於奥巴马第二任期的中美关系可以有什麽样的期待呢?奥巴马政府在第一任期宣布了战略重心的东移,第二任期肯定是要继续下去的。这种战略调整已经给亚太地区的安全形势增加了复杂因素,给中国的周边环境带来了负面影响。在奥巴马头一任期的後三年中,两国关系中的竞争性因素明显增强。正是针对这种情况,中方提出了建设新型大国关系的命题,目的就是要避免以往国际关系历史上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之间由竞争而走向冲突的那种大国政治的悲剧。美方也作出了回应。

  经济全球化使中美之间的相互依赖如此之深,合则两利、斗则两伤成了一条铁律,两国合作能带给两国巨大的利益,而两国关系恶化的成本却会非常之高,以至中美谁也承担不起。接下来的四年中,两国关系将仍然是既有竞争、又有合作的关系,但笔者相信,合作将仍然是两国关系的主流,两国关系会朝新型大国关系艰难前进。

  作者:陶文钊 为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