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我们现在怎样做媒体人

2013-01-24 12:58  来源:南方都市报

  自从南都娱乐周刊传出柴静已结婚的消息,坊间对这位著名女主持人的讨论就没有停歇。以此为节点,附加在她身上的想象,不只是局限于她的本职工作,比如她的采访风格,以及为人津津乐道的文艺范,还包括对柴静的批评。而在众多吐槽过后,昔日的女神形象也在慢慢褪色。

  回顾柴静的成名路,其独特的采访风格不容忽视。在主持人话语单一、风格固化的国家电视台,她留给观众的印象,既是一种颠覆也是一种回归:她主张倾听,认为应该把呈现放在批判前面,她说采访是一种抵达,感叹它多多少少是件傲慢的事情。在大大小小的场合,她呈现并加固自己对待媒体工作的上述信念,它们暗合了早已审美疲劳的电视观众们的需求,故柴静的出现不失为一股清流。

  有网友注意到,在加盟央视前,文艺气息颇浓厚的豆瓣网上就有柴静的小组,文艺青年对她的膜拜可追溯至多年前,当央视成为她新的工作平台,无疑利于她俘获更多的粉丝。事实上,稍加搜索就会发现,不情愿被消费的柴静,如今正被各种“柴静语录”所消费,对困惑中的文艺青年而言,这些语录不失为一剂心灵鸡汤。如果说,类似“不为重复过去,而为无独立思考而懊恼!”尚有部分职业感慨的成分,那么“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这句金玉良言则显然超出了职业范畴。

  那些涉及诸多人生主题的煽情桥段,足以让无数人产生共鸣。从这个角度看,媒体人柴静无形中多了励志作家这样一重身份。这一“惊喜”无所谓好坏,可能也并非柴静本人所能主宰,但这种跨界难免要引发争议,其本职工作所积累的口碑,甚至也会被批为“名不副实”。近日著名媒体人闾丘露薇在题为《说说电视记者这行吧》的博文中,提到记者的角色扮演,认为应该“把自己隐藏在当事人和新闻事件后面”,有人即指出柴静活在聚光灯下,“无论采访甲乙丙丁哪一个,主角永远都是她。”并将其视为对柴静的批评。

  这是媒体人的成功,还是文艺女神的成功?柴静的专业素养遭遇批评之际,有必要重新审视她所收获的社会知名度。女艺人抱怨观众过于注意她的胸部,而不去关注她的才华;同样,柴静或许不情愿她的粉丝们单纯将其视为女神、不是通过节目去一睹她的才情。成功的柴静应该感谢这个文艺青年得势的时代,而她遭遇的质疑则引领我们去思考另一个问题——它和当年鲁迅提出“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的问题类似,即我们现在该怎样做媒体人?成功的柴静若要把新闻事业做得更好,这显然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