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立人:钟庭耀“全民投票”谎言惑众

2013-01-25 09:02  来源:大公报

  锺庭耀罔顾所谓“全民投票”的种种流弊,坚持将其长期制度化,违反了学术研究求真求实的精神。事实上,以全民投票来探求市民“对不同议题的意见”,为人诟病者甚多,尤其是在香港,极容易被人操控。

  英国近代政治家迪斯累利曾说∶“谎言有三种,谎言,该死的谎言和统计学”,或许这正是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总监锺庭耀最佳的写照。

  锺庭耀向来以学者身份出现,以统计学成名。然而,他正是利用其学者身份作掩饰,以调查统计去炒作各项政治议题,用那经过人为扭曲的“民意”作为政治武器,翻云覆雨,兴风作浪,令本港的政治对立更趋激化。

  最近,锺庭耀又与理大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签署备忘录,合作推展所谓“民间全民投票计划”。其实,所谓“民间全民投票计划”,一开始已带有明显的政治目的。去年首次进行计划,便特意选在3月25日特首选举投票日前两日,举办引起社会广泛争议的“全民网上投票选特首”,在选举前的敏感时间,制造舆论,配合反对派全力策动的“流选”图谋。

  缺乏公信力不可靠

  我们之所以认定锺庭耀的所谓民调是谎言和该死的谎言,并非信口开河,而是有足够的事实指证的∶

  一,凡是具公信力的统计调查,都是公开、公正及独立的。虽然锺庭耀一直宣称自己的调查统计是公开公正的,不过,他所玩的是黑箱作业。因为其调查方式或调查问卷,并没有在事前公诸於世,也没有就其问卷的内容谘询社会大众,这就足以令人怀疑其调查结果的准确性。因为同样是抽样调查一千人,如果这一千被访者在不同的地区或不同的阶层,往往就有不同的结果。比如说,你要调查那一家食肆最好,问外籍人士和中国人的答案就会有不同;你要问那一个女人最美,年轻人和年老人的看法也不一样。所以,如果没有公众认受性的调查统计,是绝对不可靠的。

  二,民意调查需要客观、科学及全面及有代表性。众所周知,香港有很多统计数据,结果都是差别很大的,就以每年的“七.一”游行所见,政府和大学的统计和游行举办单位的统计数字,可以相差几倍。锺庭耀的统计数字虽然缺乏比较,但往往也和实际结果有相当大的出入,比如说他在某些选举前预料获胜者,结果却大败收场,也有他不看好的候选人,结果却成了票王票后。由此可见,锺庭耀的调查并不能代表真实,更多时候是谣言和谎言。

  成干预工具不合法

  三,民意调查需要合乎法规。统计调查虽然是社会认可的活动,但仍需要受法律的规限。因为调查结果往往会影响到公众行为,造成蝴蝶效应。中国成语有三人成虎的典故,那就是说,谎言多说几遍也可能会变成真理,若民众信以为真,便会带来难以估计的损失。比如说,金融市场禁止随便发放未经证实的消息,否则会造成经济灾难,事实上,一句随口所说的谣言,也有可能引起市场恐慌,令有百年基础的大银行因此倒闭。

  锺庭耀的调查虽然重於政治和社会问题,但同样会影响社会稳定。所谓全民投票往往采用登入网页、利用智能手机的应用程式及到地区上十多个票站进行,整个安排极为粗疏,重复投票、未够年龄者投票等情况屡见不鲜,就连锺庭耀自己也承认“容易造假”。此外,由於投票系统多次发生故障,市民的私隐资料未能得到妥善保障。有分析更指出有关资料随时会流入不法分子手上,甚至可能会流入反对派人士手中,以作选举工程所用。

  香港城市大学专业持续进修学院学术统筹宋立功指出,此类投票的性质确颇为敏感,因此整个投票过程的透明度和合法性非常重要。

  四,民意调查不能为任何政治力量所左右。香港是中西方政治角力的重镇,西方国家和国际反华势力经常利用香港,影响中国甚至企图搞颠覆活动。大部分国家及地区都会规定在选举前一星期禁止进行及发布任何民调,以免有心人藉此影响选举结果。但锺庭耀却不避嫌在投票日前两天进行全民投票,并且赶在投票日前公布结果,很明显是想干预选举,违反了《行政长官选举程式规例》的有关规定。

  再说,锺氏民调从来只是一门生意,所谓受人钱财,替人消灾,过去他就不避嫌的接受全美民主基金会资助。有舆论指出,“锺庭耀的民调计划从来都是政治宣传系统的一部分,假独立於一党一派之外行之,是其高明之处。”这说明锺庭耀民调为政治服务早已是人所共知。

  幕後藏黑手易操控

  锺庭耀罔顾所谓“全民投票”的种种流弊,坚持将“全民投票”长期制度化,已是违反了学术研究求真求实的精神。锺庭耀找上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合作,用意只是淡化自身的政治色彩。事实上,以全民投票来探求市民“对不同议题的意见”,为人诟病者甚多,尤其是在香港,地少人多,品流复杂,极容易被人操控。记得在港英时期,某黑社会组织曾号称超过十万会众,若参加选举,必然可以左右香港大局。事实上,外国也有不少非法组织,利用其强大的组织能力,操控政法两界,成为国家的幕後黑手。

  中国历史上有孔子为鲁摄相,朝七日而诛少正卯的记载。门人进问曰∶“夫少正卯鲁之闻人也,夫子为政而始诛之,得无失乎?”孔子曰∶“人有恶者五,而盗窃不与焉∶一曰心达而险,二曰行辟而坚,三曰言伪而辩,四曰记丑而博,五曰顺非而泽。此五者,有一於人,则不得免於君子之诛。“孔子所列少正卯的五项罪状之中,行辟而坚者,意思就是行为奸诈,而不肯改变;言伪而辩,谓言谈虚伪,却予以合理化;学非而博者,谓利用其学识邪说,广为流传;顺非而泽者,谓将违法之事以光泽文饰以惑於众。锺庭耀之流,正是现代的少正卯,虽然他在现代社会可以借言论自由之名横行无忌,但我们应提高警惕,切莫为少正卯之流所害。

  作者:梁立人 为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