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毒空气危害基本人权的实现

2013-01-28 07:50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1月28日讯 据《联合早报》文章,原题:毒空气危害基本人权的实现

  中国政府一贯倡导基本人权应包括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这赢得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支持与赞赏。在此逻辑下,三十多年自身经济的高速发展,确实在物质领域大大改善了13亿人口的基本人权状况。然而,生存权与发展权并非仅仅局限于吃饱饭、开好车和住大房子,当然也包括对洁净的空气、水等环境资源的获取,因为这些因素也与人的健康、寿命和生存状态息息相关。

  进入工业化时代以来,随着民众温饱问题的普遍解决,西方国家就日益将洁净环境权纳入基本人权的保障范畴;在中国,随着毒空气等污染问题的不断加重,政府也应把环境保护和治理,放在更高的政治高度去看待;否则,不仅自己提出的基本人权观将受到严峻挑战,而且政权的合法性也会大受影响。

  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近期的空气污染问题,已严重到了影响近距离视力观测的地步,且持续时间之长、受毒人群范围之广,也到了难以隐瞒的程度(从各医院爆满的就诊人数就可以看出)。然而,环境问题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是盲目追求高速度经济发展的中国模式必然带来的长期负效应,空气、水和土壤的污染程度早已十分严重,但由于信息的不透明和都市人群繁忙的生活,大多数人群并没有意识到这些环境问题,可能会恶化到多么可怕的地步,更不会想到这些污染问题,可能会成为阻碍人们实现生存权和发展权的终极障碍和定时炸弹,一旦集中爆发后果不堪设想。空气污染是因为它的可视性才容易引起很大的关注,而饮用水的污染、水土流失、沙漠化等问题,却不是都市人日常能够觉察到的,这些问题在今天的中国同样十分严重,且没有引起足够关注。

  世界银行早在10年前就做过大规模测算,认为空气和水污染在中国造成的健康和非健康成本,在当时已高达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7%,大城市的空气污染,正导致越来越多的肺癌和其他呼吸道疾病的病例。由发达经济体组成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也早已发布专题报告警告过,如果中国不能改进环境治理素质,将来可能遭遇大范围生态危机,并严重影响民众的生存与健康。可惜,所有这些忠告都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即便北京当年耗巨资打造的“绿色奥运”理念,也因2008年的远去而逐渐消散在层层雾霾之中。

  全球化的最大受害国

  学界有句流行语,叫作中国是本轮全球化浪潮的最大受益国。从经济学角度也许如此,但从环境角度来看,中国作为发达国家产业转移的最大接受国,其实也成为污染“外包”过程中的最大受害国。在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同时,原本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工业生产所产生的污染,也纷纷“外包”转移到中国,中国污染物的排放,伴随着中国GDP占世界比重的增加而增长。传统研究发展与污染关系的理论显示,经济腾飞期国家的污染,遵循库兹涅茨曲线(Kuznets curve)轨迹,随着经济发展而不断加重,实现工业化以后开始逐步降低。

  中国目前正处于库兹涅茨曲线顶端或接近顶端的位置,其环境状况不仅远远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而且也要比很多经济水平不如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差。以空气质量为例,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排名,北京、上海等中国大城市,不仅远远落后于工业化国家的主要都市,而且也比不上一些经济发展程度不如中国的东南亚国家的大城市。如果中国不从事这些主要服务国际市场的制造业,而重新让这些生产回到欧美发达国家或其他发展中国家,那么这些国家目前的污染排放水平,将出现较大幅度上升。

  数据显示,1987年中国只有12%左右的温室气体排放,是源于出口导向的国内生产活动,而到了2002年这一比率上升为21%;2005年由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效应的显现,这一比率猛增至三分之一,西方国家信贷驱动的超前消费,是造成中国出口及污染排放增长的重要间接原因。有研究测算,在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前的10年间,工业废水和工业废气的排放量分别下降19%和33%,但入世以后的4年间,这两项污染指标分别大幅上涨了20%和68%。研究表明,在经济全球化的大时代背景下,主权国家内部的污染排放已经国际化。换句话说,一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由于国际产业链的全球整合,本身的污染排放并不只是用于满足国内的生产和消费,也可能越过国界,为他国的需求服务。

  全球化浪潮下国际污染之所以很多“外包”到中国,也与中国自身疯狂追求货币的发展思维有很大关系。为了发展经济和引进投资,很多地方可以将环保标准一降再降,在监督过程中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赤裸裸的污染排放假装没看见。在发展过程中,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多注重立竿见影、规模宏大的工程,强调数量上扩张,对环保排放这些短期不易见效的标准、技术和管理重视不足。

  为发展汽车工业,各城市长期对居民购买汽车不加任何限制,对国际人口密集大都市采取各种限行、限购、限排和增加养车成本的做法,未能及时予以充分重视和采纳,结果造成目前严重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的恶果,居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西方资本主义虽然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主要生产目的,但当金钱与人的健康权、生存权因污染问题而产生严重冲突时,仍然选择寻求对后者保护,宁可增加成本保护环境。虽然生存权和发展权同为基本人权,但生存权仍要优先于发展权,要钱不要命的发展结果将是“人在天堂,钱在银行”。以牺牲健康和生命为代价的任何发展模式,都是本末倒置和极端荒谬的。

  作者:陈刚 是新加坡国立大学

  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