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雪松:吃剩饭,陈光标倒了谁的胃口

2013-01-28 10:56  来源:钱江晚报

  刘雪松 本报评论员

  陈光标带了一帮自家兄弟,跑酒店里吃人家的剩饭剩菜。标哥说,以后单位里的食堂,不打算开伙了,都去酒店里吃剩菜。

  按现在酒店每天倒掉的泔水总量,全南京的剩菜剩饭,陈光标一家公司的员工肯定吃不完。如果这算个投资项目,标哥赚定了。

  但如你所知,陈光标带领员工吃人剩饭,显然无意抠门。作为国内首个高调宣布死后裸捐的企业家,陈光标刺到了中国慈善事业管理漏洞的同时,也顺带着捅到了很多富人的钱包。陈光标在骂声、争议声中一意孤行,一秀到底,这次吃人家的剩菜剩饭,则让许多人找到了可以堂而皇之地骂他一句“倒人胃口”的机会。这两天,在钱江晚报官方微博关于这条新闻的数十万转发或跟帖中,稍作留意,就能看到许多名家大腕,对陈光标吃人剩饭所作的不屑状,呕吐状。

  即便人们知道陈光标吃剩饭仍然是行为艺术,但这副吃相,确实夸张到了令常人难以接受的程度。难以接受,是反观自己得出的感受。从卫生层面看,下不了筷子。从面子角度看,丢不起这脸。

  照片上,人家吃得忍俊不禁,标哥吃得一本正经。这就是陈光标的异人之处。陈光标任何一次一本正经的作秀,别人看到的是戏中的显摆,戏中的沽名钓誉。而他自己,却在内心充满着对现实的批判。

  在吃剩饭这件事上,陈光标本意显然不是想做个榜样人物,号召人人都去酒店找剩饭吃。一来,都去吃,酒店里没那么多剩菜剩饭;二来,不是每个人都能有下得了箸的心理素质。标哥想必也没吃人剩饭的嗜好。就像他高调炫捐一样,陈光标用几近自贱的形式,发泄着对现实的不满。

  很多人对于不满的现实,或愤世骂人,或煽情批判,但大多停留在嘴上功夫,或者纸上功夫。陈光标的骂功,却表现在行为艺术上。与前者的区别在于,他用高调炫捐,替代了骂骂咧咧的不信任;他用一罐空气,替代了怨怨艾艾的不满意;他用一盘剩菜,替代了叽叽歪歪的不平衡。

  陈光标的行为艺术,如果改为嘴上的骂声,纸上的批判,或许反而不会招来太多的讥议。吃剩饭这事,陈光标批判奢侈浪费的含义,远胜于裹腹充饥的目的。否则,标哥可以遣人到酒店候着,打包带回来吃。但那不叫批判,叫乞讨。

  陈光标带人吃剩饭时,员工吃得直翻眼珠,标哥吃得入情入戏。你知道别人戳过筷子的剩菜不卫生,陈光标也知道。陈光标每一次作贱式的高调,都是想极致地彰显某种对现实的批判。如果将他批判现实时表现出来的行为艺术方式,用榜样的标准去衡量,那一定是会错了陈光标真正的用意。

  陈光标高调炫捐,人说炫富。那些炫餐的将钱财倒进了垃圾桶,人们能司空见惯般地去包容,却包容不了陈光标劝诫浪费时吃人剩饭。有钱的人嘲讽陈光标倒了他们的胃口,其实许多人不是倒在生理上,而是倒在心理上。他们心里有自己的一本财富账。倒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实在没有在陈光标面前表现清高的必要。我们做不到像他那样,他也没要求我们那样去做。嘲弄一个悯贫讽奢的吃剩饭者,不如去责难那些如土挥金的炫餐者。如果我们都因陈光标吃剩饭而心存善意,而倒了些暴殄天物的胃口,倒也中了标哥的下怀,不枉他那些艰难下咽的剩餐。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