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枫逸:黄牛党知道的秘诀,我们咋不知道?

2013-01-28 11:20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又逢春运,北京各大火车站和火车票代售点周边,黄牛又粉墨登场,很多票都加价300元。据一位长期从事售票行业的人士介绍,发车前四天或一天,售票网络可能有余票,而这种规律性的信息,旅客并不知晓,给黄牛以可乘之机(1月27日《新京报》)。

  火车票实名制实行伊始,曾有媒体和业内人士宣称“黄牛相约吃了散伙饭”、“至少95%的黄牛都改行了”。然而,我们却高兴得太早了。实名制两年来,黄牛党非但没有作鸟兽散,反倒活得更有滋有味。

  一直以来,我们只知道网络和电话订票预售期为20天,于是早早地守在电脑、电话前,车票一经投放瞬间就会抢购一空。然而,很多时候其实是有预留的余票二次投放,报道称“提前4天放票的时间通常是下午6- 7点,提前1天再放两次,中午、下午各一次。”黄牛大多算准了车站放余票的时间,到售票窗口堵余票,一堵一个准。

  前不久,两名北京律师向铁道部提出申请,希望公开今年春运期间的可售票总数等,查明“会不会给相关部门、内部人员预留了票”。由此看来,所谓预留票一说并非空穴来风。按说春运期间一票难求,铁路部门理应有多少票卖多少票,最大限度让更多人买到回家的车票,为何要提前预留一部分?如果是出于分流购票压力、避免集中拥堵的话,为何要悄悄投放秘而不宣,售票窗口知道,黄牛们知道,唯独我们公众毫不知情?

  在火车票资源稀缺的情况下,保证分配程序的公平合理,是公众的民生诉求,也是铁路部门的应尽义务。然而,预留车票悄然销售的做法,戕害了票务公平,剥夺了旅客的消费权益,也给黄牛党提供了生存土壤。误以为车票早已售完的乘客,便不再尝试自己去窗口买票,而是从黄牛手中买高价票。当然,黄牛不会说破截留余票的秘密,只会吹嘘自己跟车站内部有关系。因此,其结果除了给消费者造成经济损失,也让铁路部门的公信力蒙上阴影。

  一张薄薄的火车票背后,不应有太多黄牛知道而我们不知道的秘密。铁路部门理应将票务信息完全公开,不同票种的发放总数、发放程序、发放规则让公众一目了然,从而最大限度保证分配公平,不给黄牛打信息差以可乘之机。

  张枫逸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