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务卿换人看奥巴马第二任全球战略方向

2013-02-01 07:44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2月1日讯 据《联合早报》文章,原题:从国务卿换人看奥巴马第二任全球战略方向

  约翰·克里取代希拉里为奥巴马第二任内美国国务卿,中国初步的反应是欢迎这位著名“知华派”,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希望他重视“中美利益交融最紧密、互动最频繁”,《环球网》上出现“新任美国国务卿克里带给美国和平处理中国的一个新希望”的言论。

  奥巴马第二任内政外交仍然面临挑战,但比四年前处境相对宽松。从经济上看,美国金融危机高潮过去,股市与房价开始回升;从政治上看,专与奥巴马抬杠的共和党已呈“无首”(headless)与“无舵”(rudderless)之势,暂难恢复元气,施政阻力减少。

  许多人说奥巴马第二任将集中全力解决内部问题,这种看法太简单化。要知道美国是一只手伸向世界、一只手从世界捞回,仗本国强大经济与兵力镇住全球,又靠全球人才与物质资源充实本国的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超级大国,美国全球战略就是它理顺国内矛盾的重要杠杆,任何总统从未对外交事务稍有忽略,奥巴马两次任命重头国务卿就是重要象征。

  行家评论奥巴马不像小布什那样对内阁成员“让权”(delegate power),而是“宏观操纵”(macro-management),他第一任对所有内阁成员都如此。但希拉里从上任第一天起就唱出“我和奥巴马”的与总统平起平坐的调子,奥巴马对她“让权”一目了然。

  具体来说,美国外交运用“巧实力”(smart power)是希拉里的语言,全球战略“转向”(pivot on)亚洲也属希拉里首先提倡,但“pivot”是个篮球运动常用术语,不像出自希拉里的脑袋,应该是喜欢打篮球的奥巴马的心计。奥巴马与希拉里两人在外交策略制定与运用上,很有点像中国五十年代毛泽东与周恩来之间的相辅相成。

  1月27日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电视台晚间“60分钟”节目原是采访奥巴马,却按奥巴马意旨变成新任总统与离任国务卿联袂接受采访,美国传媒对这史无前例的事件大做文章,奥巴马背后财团又决定帮希拉里偿还2008年竞选尚未还清的25万美元债务。

  政评想象力飞聚到奥巴马与克林顿夫妇似乎已有默契,也许他会像克林顿总统热情帮他赢得这次选举一样支持希拉里2016年竞选总统,当前美国声望最高的希拉里(比奥巴马高10个百分比有余)不可能销声匿迹,也许已经看到当选美国有史以来首位女总统的曙光。

  奥巴马与克里关系估计会亲密无间

  奥巴马第二任内与新国务卿克里的关系估计会亲密无间。八年前推选克里为总统候选人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克里选初出茅庐的奥巴马作“定调演说”,六年前民主党内总统候选人开始角逐,克里为了反对“克林顿王朝”而联合其他党内元老把奥巴马捧出来,如果不是克里,奥巴马就不会有今天,奥巴马是很念旧的。

  克里是参议院元老,又长期担任外交委员会主席,奥巴马也重视他对国际形势的分析与战略考虑,两人在主和、反战上志同道合。奥巴马在就职大典讲话中表示美国不再需要“永恒战争”(perpetual war),和克里心中形成交响。

  克里1月24日在参议院作证时说:“我们不能让军队或无人飞机或敌对状况来权衡外交。”当前民主党内有一种新思路,即美国并没有很明智与巧妙地把自己异常强大的经济与军事力量,运用到全球以达到建立起对美国本身有利的世界新秩序。今后奥巴马-克里搭档会不会根据这一思路亮出新招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奥巴马此次胜选引起了关于“人文转移”(demographic shift)的议论,就像社会科学讨论“范式转移”(paradigm shift)那样。有人说,奥巴马正在策划战争的“人文转移”,即减少、甚或不再到沙场上去消灭敌人,可以用无人飞机等高科技改变“战争”面貌。这就为美国未来全球战略提出新课题。政府已经透露美国正在北非建立无人飞机地面基地。

  旺盛的奥巴马第二任全球战略能动性面临两大窗口:一是中东、北非,二是亚太。四年来,奥巴马政权“全球打恐”消灭了奥萨马·本·拉登及其得力助手,但基地组织(卡伊达)空前壮大、扩散到非洲。希拉里在国会作证时说:“现在我们(从中东、北非)撤退会有担当不了的后果。不稳定的(国际 )环境如果没有美国将会产生(不良)结局。”

  去年9月1日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史蒂文斯(Christopher Stevens)在班加西美国领事馆被基地武装击毙是奥巴马-希拉里执政的败绩,但在总统竞选高潮被奥巴马御用传媒巧妙掩盖(不然奥巴马就会落选),北非显然已成奥巴马第二任外交的最大挑战。

  奥巴马-希拉里执政一度欢呼的“阿拉伯之春”已经发酵成为美国舆论的“阿拉伯之冬”,这对奥巴马一入白宫就去开罗讲演、积极寻求美国与13亿人口的伊斯兰世界全面增进友好来往是沉重的打击,不甘失败的奥巴马会在第二任中继续寻找柳暗花明。

  美国在亚太寻求“加强平衡”(rebalance,通常被误译为逻辑不通的“再平衡”)只是空框子一个,引起不必要的“遏制”中国议论。亚太(包括南亚)是地球人力、财力最集中、发展潜力与和谐合作潜力最大,对美国本土安全威胁最小的地区,如何求得地区繁荣稳定不是美国想怎么就怎么,地区团结、特别是中美和谐运作至关重要。

  我们现在还看不见亲奥巴马舆论喊出的“奥巴马主义”(Obama doctrine)的轮廓,却仿佛感到美国军靴在全球的脚印会越来越浅,这也是好的征兆。

  作者:谭中 是从印度退休的华人学者

  现居芝加哥

  克里是参议院元老,又长期担任外交委员会主席,奥巴马也重视他对国际形势的分析与战略考虑,两人在主和、反战上志同道合。奥巴马在就职大典讲话中表示美国不再需要“永恒战争”,和克里心中形成交响。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