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领导力陷真空 欧洲无能美国无力

2013-02-04 07:37  来源:中评社

\

  中评社香港2月4日电(记者 黄蔚编译报道)欧债危机悬而未决、美国全球影响力进一步倒退,在当前世界正处于新旧体系交替的时代里,传统大国和新兴国家的角力暗潮汹涌。德国《明镜周刊(Spiegel)》2月1日刊登驻美记者格雷戈尔 彼得 施密茨(Gregor Peter Schmitz)的文章称,当前的世界陷入了“全球领导力真空”,旧的世界秩序很有可能被新兴国家逆转。

  文章编译如下:

  疲惫的美国

  1998年,时任美国务卿玛德琳 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称美国为全球“不可或缺的国家”,然而在区区15年后的今天,美国却俨然成为一个精疲力竭、实力滑落、注意力不得不从中东转移至国内的衰微之国。

  考虑到如下一些事实,这也就见怪不怪了:美国大兵在冷战之后投入战场的时间几乎是数十年前的两倍,美国在军事上实在耗费了太多银两。2011年,美国军事开支数额位列头名,几乎比随后19个国家的军费总和还要多。这无疑是美国巨大公共债务中的一大笔。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第二任期的就职演说中避免提及1961年肯尼迪就职演说中的任何字句。当时的肯尼迪表示,美国将“付出任何代价、承受任何压力,以确保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的生存和自由”,然而,奥巴马第二任期就职演说中的关键句是:十年战争正在走向结束。

  作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奥巴马并未在其演说中重点关注如何营造更好的世界。他更多地在谈论如何构建更好的美国——移民者有更多机会,同性恋有更多权利,社会不公日渐消弭。当下的美国分化严重,但各派均认同一个观点:美国人的福祉比世界更重要。

  奥巴马前任总统小布什救世主般的外交政策愿景对美国影响深远,它遗留在奥巴马时代的是所谓的“艾森豪威尔主义”。作为将军,艾森豪威尔是二战英雄,但作为美国1953—1961年的总统,他却不惜一切代价避免造成流血杀戮——从朝鲜战争结束开始至艾森豪威尔总统任期结束,美国无任何士兵战亡。

  无实质性结果的外交政策

  奥巴马提名查克 哈格尔为新一任美防长。作为前共和党参议员、曾荣获勋章的越战老兵,哈格尔希望美国士兵免受伤害。实际上,无论在利比亚还是最近的马里,哈格尔均认同奥巴马“从背后领导”的理念,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乐见法国打头阵干预马里政局的原因。

  然而,真正的重点在于:美国是否真正愿意全面退出全球外交事务的舞台。事实是,当谈及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时,奥巴马-拜登团队的确收复了一些失地,但其外交政策却并未带来多少实际成果。即便是备受推崇的华盛顿智囊“布鲁金斯学会”也认为,奥巴马还尚未在外交政策上有多少建树。

  对于例如巴基斯坦等对美敌对的国家来说,奥巴马和小布什一样不招人喜欢,也许是因为奥巴马动用更多无人机而非外交官轰炸巴基斯坦。伊朗似乎比以往更有可能发展核武;对抗全球气候变暖趋于停滞;巴以两国依旧各说各话;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的基础也远未稳固。

  世界体系正在逆转?

  另一个问题随之而起:哪一个国家将崛起并取代美国的地位呢?中国正在忧心自己的经济是否会失去增长势头;俄罗斯变成了石油独裁大国;巴西和印度的神话正在破灭。同时,联合国、北约和欧盟等国际 组织也正在思肘自己建立的初衷到底是什么。

  正如政治风险顾问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总裁布鲁莫(Ian Bremmer)说的那样,我们正处于国际领导力真空的年代。这可能是欧洲进步的时期,他们或许会成为新的国际警察。不过与之相反,这个世界的权力体系很有可能正在逆转。欧洲无法提供决定性的领导力,而美国也不想再任世界领导了。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