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劳斯·施瓦布:建设更有生命力的欧洲

2013-02-04 13:0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金融时报》评论员马丁·沃尔夫用精辟的语言概述了欧洲当前面临的两难困境:“欧元区正处于某种悬而未决的境地,它的一体化程度既没有深到难以打破的程度,也没有浅到可以轻易瓦解的地步。事实上,欧元区能够生存下来的最有力保障,就是它的解体成本太高了。但是,欧元区不该是一场因害怕资产和负债分割而维系的不幸婚姻。要想摆脱这种困境,欧元区必须建立在某种更具积极意义的基础之上。”

  对欧洲尤其是欧元区的未来走向,学术界存在严重分歧。有经济学家宣称欧元已经死亡,有些则认为欧元会因危机变得更加坚挺。我的预测比较谨慎,欧元将继续存在,即便欧元区范围缩水,欧元也将保留。在经历几年(可能最多10年)危机之后,欧洲将再次获得增长动力,其成就会超出想象。过去50多年来,一体化进程是欧洲政治的基石。大多数政治家都为推动这项事业投入了巨大的政治资本。2011年,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联邦议会说:“如果欧元失败,就等于欧洲失败。”可见,决策者已经下定决心,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可能导致欧元区解体的风险包括以下三大类:

  一是政治与社会的对抗性反应。对某些政府而言,民粹主义和民主主义抬头使它们要么倒台,要么深受影响。债权国的极右派民粹主义政党正试图利用因债务国可能违约所引发的社会不满情绪。债务国的民粹主义在极右和极左派的刺激下,往往将矛头直指债权国强加的紧缩措施。只要持续的紧缩措施存在一日,民众的对抗性反应就会存在一日,并呈现愈演愈烈的趋势。

  二是政策误判。在欧洲一体化过程中,如果一个国家拒绝牺牲其部分主权或扫除改革路上的障碍,将产生巨大风险。一些国家很可能因此无法批准其之前通过的改革措施,或者之后推翻这些改革措施。这些做法将迫使他们被排除在正式的欧盟治理框架之外。

  三是资本外逃和银行挤兑。自危机爆发以来,欧洲银行业存款减少约16.2万亿欧元——其中大部分来自南欧国家的家庭储蓄账户。这些储户认为,他们国家可能会脱离欧元区。但到目前为止,银行挤兑现象尚未发生,即使在危机高峰期的希腊也是如此。

  大量不确定因素预示着欧洲一体化进程将非常艰难和痛苦。欧洲必须摈弃传统的保守心态,允许一种健康的创造性破坏行为存在。换句话说,为了在坚守传统社会价值观与自由理念的同时建设一个更加繁荣、有生命力的欧洲,我们必须考虑摧毁过去几十年建立的一些东西。其中包括一些社会保障措施,很多欧洲人将其视为自己与生俱来的权利。在医学上,为了改善患者的健康,我们有时不得不破坏或杀死那些受损或染病的细胞。同理,为了建设一个更加繁荣、持续发展的欧洲,我们必须经历艰辛才能换取未来更大的收获。早期人类的眼睛原本构造简单,它们经过无数次阶段性改变才进化成如今的复杂器官。同样,欧盟也将克服自身的不完美之处,发展成为更为强大、更可持续的体系,具有明确的目标和价值。

  (作者为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