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光盘行动”不能侵犯私权

2013-02-04 14:36  来源:华声在线

  如果这是针对每个公民自身的消费行为,呼吁在消费时注意节俭,无可厚非,但变为公民去拍下他人消费情况,进行“监督”,就大有问题。养成节俭的消费意识,不是靠一次集中行动就能解决的。不要以正义之名,堂而皇之侵犯他人私权;不要以“公民行动”之名,做反公民教育之事。

  由北京市一家民间公益组织近日发起的“光盘运动”,即倡导人们不浪费粮食,吃光盘子里的东西,吃不完的饭菜打包带走,正持续进行。越来越多的网民不但将自己吃剩的“光盘”拍照上传网上,更有网民开始“随手拍”他人的浪费行为,有媒体也参与其中。

  不容否认,很多公民都有体现自身公民价值的愿望和热情,在当今这个信息社会,“随手拍”这种操作性、参与性很强的事,很容易调动普通公众的参与热情。但也正因为其简便易行,操作不好,很容易从“公民行动”,演变为“反公民教育”的行动。

  比如,“随手拍解救被拐儿童”,当初在网上一经公众人物发起,马上应者云集。一时间,大家都拿起手机、相机,随手拍街边的乞丐、流浪儿童,把他们的照片上传到网上,认为这样一来,就完成了一次公民行动。

  可是,拍照者可能没有想到,不论是乞丐还是流浪儿童,都有隐私权,任何人不能随意发布他们的照片。他们更没有深想,被拐的孩子绝大多数是被他人买去收养,而不是拐来在街边乞讨;在街边乞讨的大人和小孩的关系,多为直系亲属;对于流浪儿童,他们需要的不是“随手拍”用于解救,而是报警,并督促政府部门给予救济,让他们回到学校读书。

  再者,就是被拍到的即便有被拐的孩子,在网上曝光他们的照片,不是会给孩子带来危险吗?

  记得当时,笔者撰写文章指出,不能随意发布孩子的照片,这引来很多人的攻击,说我在说风凉话,在被拐孩子还处于水深火热中、被拐孩子父母焦虑万分时,还考虑孩子的隐私权,太不知轻重了。他们希望能把这行动持续深入开展。接着警方也有行动,与“随手拍”活动配合,用先进的DNA技术筛查街边乞丐和流浪儿的关系。

  “随手拍解救被拐儿童”活动的效果如何呢?公安部门事后承认,没有通过这一行动成功解救一个被拐儿童。但这场行动的发起者,却没有任何反思,因为其成果是极为丰硕的,包括微博粉丝大增,以及借此设立了相关的公益基金。而参与这场行动的人,也丝毫没有认为有什么问题,在他们看来,不管有没有解救孩子,至少引起了社会对被拐儿童群体的关注:这难道不是公民行动的效果吗?

  可是他们没有想过,在这一行动过程中,那些被随手拍的也是公民,他们的权利就可以随意践踏吗?这样的公民行动,不是违反公民行动的本质吗?要知道,健康的公民社会,必须尊重和维护每个公民的权利,乞丐也有平等的权利。不客气地说,大家是在消费公民行动,而不是真正在推进公民社会建设。

  眼下的“光盘行动”,也极为类似。在厉行节约的目标之下,媒体号召大家随手拍下身边的餐桌浪费,这就使“光盘行动”变调了。本来,如果这是针对每个公民自身的消费行为,呼吁在消费时注意节俭,无可厚非,但变为公民去拍下他人的消费情况,进行“监督”,就大有问题。

  在中国,还没有任何法律法规认定没有“光盘”就是违法(也不大可能立法),那么,随手拍下他人的消费情况,就是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而养成节俭的消费意识,需要长期的引导,包括转变中国社会存在的面子消费思想和待客之道等等,这不是靠一次集中行动就能解决的。发动公民去监督公民是否“光盘”,只会让“光盘行动”变为闹剧。当然,即便这一场运动谢幕,没有起到多大效果,发起者和参与者也会说,这至少进行了一次节俭消费的宣传。

  还有,更多人的普遍倾向是,“光盘行动”的监督对象应该是公款消费。这貌似很有道理,那么,是不是每次“光盘”的公款消费就值得表扬呢?假如就点几个菜,可全是几千元的菜品,尽管“少而精”,一桌也可能吃下几万元。这让表扬者情何以堪?公款消费本身就不合理,若要实现大幅减少,要求消费信息公开,这不是比所谓“光盘行动”更能起到治理效果吗?现在公款消费中之所以存在大量铺张浪费,正是因为动用公款消费不受制约。

  总之,不要以正义之名,堂而皇之侵犯他人的私权;不要以“公民行动”之名,做反公民教育之事。在缺乏公民教育的社会,应首先让每个公民明白权力与权利的边界在哪里,这是负责任的媒体和公众人物更应该努力的方面。公众人物和媒体在发起“公民行动”时,需要三思,应多一些监督权力(像解救被拐儿童,就应该监督政府是否保障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监督三公消费,就应监督政府的财务公开),同时争取、维护公民权利的公民行动,避免发动针对公民个体私权的所谓“公民行动”。

  每个公民在面对这些行动时,要想想是否合法,是否侵犯他人的权利,更要警惕自己成为某些打着“公民行动”旗号、实质是在消费公民行动的机构和个人的棋子。假如每个公民都有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这些“公民行动”是很难有市场的。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公民教育还太薄弱。而改变公民教育薄弱的问题,这需要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

  (作者:熊丙奇 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文章原标题为《走调的“光盘行动”》)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