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定淮:警惕“民主缺陷”在港发酵

2013-02-05 07:25  来源:大公报

  如果说民主政治存在某些缺陷的话,“拉布”的做法算得上是其中之一。如果我们在运用民主这样一个本身就充满缺陷的相对制度优势中的制度缺陷,来实现政治的运作,那恐怕就是民主政治的悲哀。因此,在香港逐步走向民主政治的过程中,是需要警惕民主缺陷的发酵或滥用民主行为的。

  “拉布”是英文“filibuster”一词的香港译法,其意思是用冗长的发言拖延或妨碍立法会的立法进程。在上届特区政府即将卸任之前,希望立法会通过政府提出的包括几项有关香港民生问题在内的一系列立法,然而,由於立法会中的一些反对派议员要显示与政府对立的所谓意向和能力,於是他们以立法会议员的发言权为依据,无限延长发言时间,致使本可以在上届立法会完成的立法进程流产。

  行政主导是立法原意

  “拉布”并非什麽新鲜做法,而是西方议会中曾惯用的手段。这种“拉布”方法实际上是基於议员对於问题充分讨论的发言权。如果说民主政治存在某些缺陷的话,“拉布”的做法算得上是其中之一。香港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是熟悉民主政治中这一既令人反感又似乎无法阻拦的路数的,他从立法会在香港市民中的形象这一大局考虑,对上一次的反对派议员的“拉布”行为果敢地采取了行动,终止了这些议员的“拉布”行为。曾钰成对滥用民主手段所作出的反应,应该说是深得民心的,在反对派人士对此举作出猛烈攻击下,他不仅再次当选为本届立法会议员,而且再次当选为立法会主席。这一事实表明,以理性的民主方法行事是能够得道多助的,这对“拉布者”而言,也应该是一种警醒,如果他们善於总结的话。

  香港政治架构与西方民主政治架构是有重大差异的,虽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实践中,由於形势的变化和反对派的存在使原本作为立法原意的行政主导无法得以充分彰显,但作为香港宪制性文件的《基本法》对於行政长官的权力配置相对於立法会而言是具有明显优势的。这一点,即使是反对派议员也无法否认。这对於行政长官施政无疑是一种宪制性保障。从香港政治现实中出现的问题看,当年《基本法》的立法者的确表现出某种先见之明。

  特首梁振英提出了首份《施政报告》後,香港社会有不同的反应,赞成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前者的声音似乎更为强烈一些。客观地看,这种现象对於具有高度自由特徵且呈现出多元化的香港社会而言,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事。接下来的事是政府会就落实《施政报告》提出财政议案。可以预料到的是,香港立法会中一定会有一场唇枪舌战,会否再次出现所谓的“拉布”,进而阻扰《施政报告》的落实?是人们从上次“拉布”表演所产生的後果中衍生出来的逻辑疑问。如果说上次的“拉布”动作是针对行将届满政府的一种阻遏,其影响力恐怕主要显现在使人们更多地期待新一届政府的作为上,那麽行将对财政预算案进行审议的立法会会议上,如果反对派又搞“拉布”,这对香港社会发展会带来十分不利的影响。

  议员须考虑市民感受

  根据《基本法》相关规定,财政预算案是由特区政府提出的。鉴於香港社会反对派新近对特首梁振英的攻击姿态,其在立法会中的代表是肯定要对预算案吹毛求疵的。作为反对派,如果能够理性地提出意见,且这些意见对於落实《施政报告》有益而无害,对香港社会则为幸事,如果以反对派惯常的恶搞方式,甚至执意不批准财政预算案,则可能产生严重的後果。

  在分析香港的重大政治事件时,是要依据解决问题的基本规则来判断事物的结果。虽然我们总是希望事情向好的方面发展,但也需要对可能出现的极端结果做出通盘的考量。根据《基本法》关於财政预算案和其他重要法案在立法会通过的相关规定,立法会中的反对派议员需构成足够三分之一强,才能搁置政府预算案。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特首就需要做协调工作。这恐怕就是一项费力耗时的工作,但还不是最麻烦的一种情况。其中通过成功协调并使预算案获得通过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在正常情况下,问题都不会走到这一步。因为预算案是否通过涉及香港社会的正常运作,搁置预算案就社会影响而言,没有十分充足的正当理由,即使是再极端的议员也需要考虑市民的感受。而且,立法会还存在被解散的风险。从政治生命考虑,议员对政府预算案在经过协商後仍不予以通过的可能性极小,因为他们不能罔顾《基本法》对於立法会极端行为的阻遏性规定。

  “拉布”必加大社会成本

  从香港现实的行政、立法关系看,两者之间虽龃龉不断,但不足以在政府预算案的这一重大问题上发生严重对峙。极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那些惯於恶搞的少数几个反对派议员,利用充分讨论的权利,以“拉布”形式故意拖延时间,以展示自己所谓的能耐,吸引香港社会的眼球,并营造香港社会高度政治化的气氛。然而,这种“拉布”却会大大降低或拖延政府《施政报告》的落实效率。仅就此而言,“拉布”就会加大香港社会的效率成本。

  民主政治是充满博弈的,相对於专制政治而言,它也是缺乏效率的。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坚持民主价值观,这是因为民主作为一种体制,其运作虽然存在某些问题,但总体而论,它产生极端严重的重大後果的机会相对於专制政治还是要小些。然而,如果我们在运用民主这样一个本身就充满缺陷的相对制度优势中的制度缺陷,来实现政治的运作,那恐怕就是民主政治的悲哀。因此,在香港逐步走向民主政治的过程中,是需要警惕民主缺陷的发酵或滥用民主行为的。当政府财政预算案进入立法会的审议阶段,如果出现“拉布”,理性的议员们当果断出来制止。

  作者:张定淮 为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教授,副所长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