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社:美国主导能力下降 中美角色调整

2013-02-06 07:46  来源:中评社

\

  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应认清大局、把握大势,主动“让渡”在国际机构中的更多权力给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

  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不是孤立的,而是与整个大的趋势和国际 格局的变化紧密相关的。时至今日,中美两国已经不再是谁依赖谁多一些的问题,这对关系是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和全球影响的一对国家关系,甚至是当前世界上唯一具有这种影响的一对国家关系。更好地认清中美关系发展的背景,至少要看到以下几个方面的变化。

  一是中美实力对比发生了变化。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从2000年只占美国的八分之一快速扩展到时下的二分之一,并且两国经济总量的差距仍在逐步缩小。

  进入21世纪的中国,与世界关系发生了历史性变化。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位,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显着增强。中国全面参与经济全球化和区域合作,深度参与国际事务和全球治理,成为国际体系重要贡献者和建设者,成为牵动世界格局和国际关系变动重要因素。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从来没有如此紧密,世界对中国的期待也从来没有如此强烈。

  “世界大企业联合会”的研究结果表明,2012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是所有发达国家贡献率之和的2倍。世界经济正从“由欧美引领的发展模式转移至依靠中国带动”。中国发展的溢出效应、震荡效应,不但带动了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发展,而且成为整个世界经济发展的发动机。

  反观美国,自身的结构性矛盾正在拖累美国的发展。美国面临的最大战略威胁不是中国,而是其自身的问题。美国是除日本以外结构性预算赤字最大的富裕国家。

  时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麦克 马伦将军在2010年称,债务是美国面临的最大战略威胁。正如《经济学人》杂志指出的,不能解决债务问题,只靠着反覆争吵之后不靠谱的拖延,美国这样下去迟早会破产。同时,美国领导世界的能力会被严重削弱。只对各种问题进行修修补补,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其结构性缺陷,是美国的致命性问题。

  2013年1月美国盖洛普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对国家现状和未来5年的前景持乐观态度的比例处于34年来的最低点。这是对美国国内问题严重性的最好注解。

  二是美国主导世界的能力下降。

  二战以来,美国凭借超强的综合实力,基本上掌握着世界发展的方向、国际安全的框架和全球治理的机制。这导致全球资源分配和利益分享的严重不均衡,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却要让发展中国家分担更多责任。进入21世纪以来,一方面随着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的群体性崛起,并积极参与到国际事务中;另一方面,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美国主导世界发展方向、构建国际安全格局和掌握全球治理体系的能力下降。

  中国通过全面、积极参与并推动全球经济、金融治理机制的改革,促使中国获得了广泛的全球性权力。中国综合国力的迅速增强以及在国际事务中扮演的积极角色,使得中国对世界的影响力和吸引力不断提升。正如张维为在《中国震撼》一书中指出,中国的崛起不仅是一种发展模式的崛起,还是一种政治话语即政治价值观念的崛起。

  三是中美在国际体系中的角色正在调整。

  新兴大国的群体性崛起,正在重塑全球地缘政治、经济格局的战略版图。美国认识到现存的国际秩序与当今世界面临的众多新挑战以及新兴国家的群体崛起的局面是极不协调的,并且随着国与国之间相互依赖的加深,以及美国无法独自解决的全球性问题越来越多,国际制度应该扮演更多的角色,美国应该充分利用国际制度。虽然美国认识到现行国际秩序存在的问题,但却认为应该只对现行国际制度进行适可而止的修正,而不是全面的彻底的改革国际制度。

  中国主张在遵守现有规则的基础上对现有全球治理机制进行适当的调整,但不谋求改变现有国际规则体系的基本原则和基本架构。中国在世界银行所占份额、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投票权虽然已经得到提高,但仍与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不相称,与中国在世界经济发展中扮演的角色和发挥的作用不相符。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应认清大局、把握大势,主动“让渡”在国际机构中的更多权力给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

  影响中美关系发展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唯有从实力对比、格局变化、体系调整等方面认清这种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的大势,才能使两国更加清醒地、理性地推进两国关系的发展。

  (评论员 张建)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