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复兴:多点“真幽默”,语言节目才更“好笑”

2013-02-11 15:55  来源:新京报

  逗乐离不开对现实真诚而深入地介入,而不是浅尝辄止地“挂角一将”,或用一些涉嫌歧视外貌、性别特征、职业的浅薄搞笑手段,去胳肢观众。

  看了今年的春晚,虽然有郭德纲的“砸挂”、蔡明的“毒舌”等,能博得观众的笑声,但总的来看并没有出现新景象,还是让人忍不住旧话重提,便是语言类节目不接地气、不尖锐、不逗乐“三不沾”的老问题,让人“笑”得很勉强。

  逗乐,是春晚语言节目最主要吸引观众的地方。这里依然会牵扯到讽刺,没有了讽刺,如鱼剔除鱼刺,鱼肉倒是绵软容易下咽了,但也就不再是春江水暖中一条鲜活的水灵灵的活鱼了。当然,就很难做到逗乐了。因此,逗乐离不开对现实真诚而深入地介入,遗憾的是,无论《你摊上事了》还是《败家子》,虽然也有对现实的讽刺,但总体还是浅尝辄止地“挂角一将”;而《想跳就跳》《今天的幸福2》等则涉嫌用一些歧视外貌、性别特征、职业的浅薄搞笑手段,去胳肢观众。

  当然,逗乐并不仅仅只有讽刺一种功能,幽默也能够逗乐,并让人别有韵味。早些年陈佩斯和朱时茂的《吃面条》、《卖羊肉串》、《主角和配角》等小品,很多都是对生活与人生幽默的透视与撷取,因而让人笑过多年还余味绕梁。

  这牵扯到对小品、相声等艺术形式的认知,对其艺术规律的探索。这需要编创人员和导演打破少数人办春晚的模式,要向两种人学习,一种是真正的专业人士,一种是民间艺人,而不是每年那几位“写家”忙晕了头脚。

  喜剧是一门艺术,我国喜剧有着悠久的传统。不说别的,仅看马三立的相声,便不仅仅囿于对现实即时性近距离干预性的讽刺,很多是从人生的经验与况味出发,敏感而艺术的体味,并捕捉到生活的细节和人情冷暖的感同身受,巧妙地提炼出幽默,让人会心会意的一乐,甚至是含泪带笑的一乐。像《买猴》、《逗你玩》等,至今常听不厌。

  年前很多观众对郭德纲期待较高,主要也是希望他能把剧场里摸索出来的逗乐经验,娴熟地运用到春晚的舞台上。遗憾的是,很多观众看后觉得“包袱太老,没抖响”。可见,春晚想让人“笑”,缺的不是哪位大腕儿,而是对喜剧艺术的深入认识。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