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麟:以“共同价值”取代“普世价值”

2013-02-21 08:38  来源:大公报

  近年来,由於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及综合国力大幅度上升,高科技如太空卫星、远程导弹等迅速发展,还有巨额的外汇储备,这些因素和硬性指标使大陆有部分知识分子的民族主义情绪空前高涨;加上欧美等部分西方国家中时不时产生以自由、民主、人权等所谓“普世价值”杯葛中国的举动,致使部分知识分子中间产生了一种反西方文化、否定有所谓“普世价值”的思潮,这种思潮与近代以来先进的中国人(以龚自珍、魏源、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胡适、陈独秀等为代表)主张开眼看世界、提倡向西方学习的思路大异其趣,与“五四时期”呼唤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甚至鼓吹“全盘西化”的思潮更是大相迳庭。在这种思潮影响下,部分知识界人士开始怀疑西方的民主政治以及人权、自由等概念,於是在思想界挑起了一场关於“普世价值”的争论。

  “普世价值”引争论

  在了解这场争论之前,有必要对何谓“普世价值”稍作介绍。按辞书的解释,“普世价值”泛指那些不分区域,超越宗教、国家、民族,任何一个自诩文明社会的人类,只要本於良知与理性皆认同之价值、理念。至於“普世价值”的内涵,包括人道关怀、人本思想、人权观念、平等自由、民主法治、公平公义、多元包容等等。由於理性的人文主义运动是从近代欧洲文艺复兴开始的,因此,“普世价值”的概念内涵无疑带有浓重的西方色彩。随人类文明的不断进步,“普世价值”的核心日益稳固,特别是关於平等自由、民主法治、天赋人权等观念,为所有具理性和良知的人民普遍认同。

  中国大陆对“普世价值”持否定态度的人士,其持论依据主要认为所谓“普世价值”,只是欧美等西方国家将适合自己国情和国家发展的价值观念泛化和普遍化,并且将其到处推广,甚至强迫不认同这些价值观念的国家和民族接受。

  比如关於人权∶赞同“普世价值”的人士认为,“人”的位阶在国家之上,“人”才是国家存在之目的,而非“人”是为了国家而存在。因此,人权高於国家主权,国家有义务捍卫“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如生存的权利、免於恐惧的权利、知的权利、思想的自由、言论的自由、集会游行的自由等等。否定“普世价值”的人士则认为,国家的利益高於一切,国家主权高於人权,没有国权,哪来人权?近代中国饱受西方列强的侵略压迫,试问西方列强何曾尊重过中国人民的人权?因此,争取人权首先必须伸张国权;西方国家今天以人权作为“普世价值”强迫中国人接受,就像昨天用“坚船利炮”强迫中国人接受鸦片一样,目的都是为了干涉中国的内政。

  又比如“民主”∶赞同普世价值的人士认为,“民主”政治就是肯定人民为国家真正的主人,政府是由人民委托产生,执政者的权力只不过是受人民暂时委托所赋予,政府若做得不好,人民随时可将委托的权力收回。否定“普世价值”的人士则认为,民主只是一种政治方式,它的实质内容就是多数决定,然後由全体公民行使公共权力。但是,从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民主实践经验来看,民主政治往往有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弊病。况且,在公民素质较差、法制不太健全的国家和地区,民主政治的多数决定还会产生多错的情形。特别是像中国这样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和文化程度发展极不平衡的大国,如果照搬西方的民主制度,不但难於实行,而且还会造成极大的混乱。

  “共同价值”更贴切

  以上关於“普世价值”的争论,赞成和否定双方各有所本,似乎都持之有故,言之成理。极端民族主义者对“普世价值”持否定态度,理性的知识分子则肯定和认同“普世价值”。至於官方学者的态度,从维护现行政治架构和自身已得利益的角度,他们不赞成“普世价值”;但在处理国际关系或涉外事务时,又不得不正视“普世价值”的客观存在。特别是胡锦涛、温家宝等领袖人物在许多场合都以肯定的口提到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人道关怀等概念。因此,官方学者近来又别出心裁地将“普世价值”中胡、温提到过的概念归结为人类“共同价值”,以示有别於西方国家强调的“普世价值”概念。相信在官方学者和媒体的主导下,将会以“共同价值”取代“普世价值”的概念,借予止息有关“普世价值”的争论。

  作者:郑海麟 为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