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钓青年”莫当历史罪人

2013-02-22 09:30  来源:大公报

  台湾终於露出马脚!台“外交部”发言人夏季昌明确表示,台湾不会和中国大陆联手处理钓鱼岛问题。并表示前一天马英九说明的不和中国大陆联手保钓理由“都非常明确”。不仅如此,“南海议题亦然”。台湾此番表态令两岸有识之士莫名惊诧!

  18日下午,国民党国发院与大陆事务部举办了“大陆台商工商建设研究会第一期课程”。在傍晚的便当座谈会上,有大陆台商提出“为什麽台湾不能跟大陆联手保钓”的问题,马英九即席作答,侃侃而谈三个不能与大陆合作保钓的理由。

  在当天的便当座谈会上,上海台商协会常务副会长、台商党代表胡兴中提问马英九∶为什麽台湾不能跟大陆联手保钓?并问及国民党对保钓究竟是什麽态度,因为在大陆时他们经常被问到这个问题,但“不是很清楚、不知道怎麽回答”。

  马英九在详细叙述了钓鱼岛问题的历史背景、法理定位等来龙去脉後,认为之所以台湾不能与大陆联手保钓,第一,也是最主要的,当初“中华民国”与日本有“和平条约”,但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承认,没有合作的基础。第二,台湾提出“东海和平倡议”,希望能召开中、台、日三组双边对话与一组三边会谈,大陆至今没表示任何意见,不置可否。第三是渔业议题,大陆不希望台湾与日本对谈时触及主权议题,但没有主权,哪里会有渔权?台日不可能不触碰主权议题。

  马还称,“我不会只说打、打、打,那样不能解决问题”,并声称在国际社会要用和平解决争端,所以提出了“东海和平倡议”,但这个过程需要一点时间酝酿。他还表示,他留学美国时曾说,如果有一天钓鱼岛问题能够送到国际法庭,他会全程免费辩护。

  中日和约丧权辱国

  “大陆台商工商建设研究会”和“便当座谈会”全程不开放记者采访,因此马与代表问答可推心置腹,肆无忌惮,但却还是有所隐瞒。马英九所谈的第一个“理由”,认为中国大陆不承认“台日和约”,因而没有合作的法理基础。众所周知,离《旧金山和约》生效仅七个半小时签订的“台日和约”,仅谈判过程就已使蒋介石“横遭侮辱,实已为人所不堪忍受之苦痛。”“战败国”日本利用蒋的弱点和两岸的分裂状况,谋求利益最大化。而身为“战胜国领袖”的蒋介石明知日本人的狡诈,却不得不在许多重大问题上一再作出让步和妥协。其主要目的是通过取得台湾与日本的签约权及日本对国民党政权为代表“中国之合法政府”的有保留的承认来保持其“国际地位”,以示其政权的“合法性”。

  然而就是这麽一个“以德报怨”的“劳什子”,随1972年日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两国签订了《中日建交联合公报》後,日本与台湾当局断交,也被日本外相单方面宣布《台日和约》失效,马英九引用此丧权辱国的合约以为托辞,未免贻笑大方。而马英九提出中、日、台三方会谈,在一中框架下不仅大陆不会接受,日本也不会同意让台湾与之在谈判桌上平起平坐,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回忆此前马英九绝不认同台湾保钓者带五星红旗和香港保钓者带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以及台湾海巡署向在钓鱼岛护航的三艘大陆海监船宣示“钓鱼岛是中华民国领土”,要求大陆海监船马上离开的事实,真是搞不清楚真正的敌人在哪里,甚且动不动就发作被统战迫害妄想症。

  没有说出口的理由

  当围绕钓鱼岛之争,中日美三方语气越来越坚决,手段越来越强硬的同时,马英九一再老调重弹“东海和平倡议”,注定是一出没人搭理的独脚戏,至今非但大陆没理会,日本执政当局更是当作马耳东风。钓鱼都要下饵料,何况夺岛,没有坚定的自觉与厚实的武力为後盾,以战逼和,对付日本恃强凌弱的军国主义遗绪,难以就范,奢谈和平,无异缘木求鱼。大陆在护主权,台当局却在想渔权,大义与小利之辨,严重混淆,顾不了此,更失了彼,自己不敢争取,别人不予承认,台湾因此不被视为对手,沦落进退失据的窘境。

  说到底,目前钓鱼岛问题,明的是中日之争,背地里却是中美角力,两岸之所以不能联手保钓,马英九隐而未发的第四点也是最重要的理由,就是“美国反对”,而美国为何反对,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乐见两岸统一,中国崛起。永远视台湾为美国禁脔,是最符合美国利益,既卖武器、飞弹,又卖美牛、美猪,此番情形下,台湾非但声明不与大陆合作保钓,还要充当美国重返亚洲的马前卒。同时,只谈渔权而将钓鱼岛的行政管辖权拱手让予日本,只知引经据典,却昧於民族大义与国际 现实,马英九这个从前的保钓热血青年,恐将反倒成为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

  (何溢诚,国民党中委;苏虹,博士)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