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占座“毒标语”的心理安慰

2013-03-04 09:47  来源:南方都市报

  新学期伊始,考研大战已然打响。各地考生为了复习而“占座”,勇招、奇招、损招迭出。西安邮电大学图书馆开馆第一天,凌晨2时许便有学生前来排队备战考研,有学生选择用锁链将凳子与桌子锁死,有学生选择用胶带将书本粘在课桌上,更有学生担心排队占不到座而跳窗破门。湘潭大学有考研生凌晨抢座挤破玻璃门,网友喟叹这是“用生命占座”,而在山东师范大学长清校区则惊现考研占座“毒标语”:“再占断子绝孙”。(昨日《济南时报》)

  有人说,既然座位不够,学校多开几个教室便可以了,这是没考过研的外行话。争座位到了这个份上,似乎已与考试无关,而成了考生互相之间的精神恐吓——— 你来得早,我比你来得更早,你用功,我比你更用功。以我自己的经验,考研复习以至于一般的考试复习,效率高于一切。在图书馆正二八经端坐一天,装得很用功,也许能吓倒别人,甚至可以骗过自己,但效率与收获都未必见高。而且,考场上鹿死谁手因素很多,临场发挥、应试技巧乃至运气都很重要。依我看,考试占位这事儿跟考前上文庙拜孔子一样,求个心理安慰而已。

  话说鲁迅先生当年在三味书屋念书,有一天早上要为父亲买药,结果迟到了,老师责备之下深感懊悔,遂在课桌一角刻一“早”字,从此再无迟到。当然,课桌是公物,乱刻乱写,有破坏公物之嫌,之前有学校举办“爱桌日”活动,提倡“爱课桌,要文化,不要课桌文化”。假如鲁迅先生活到今日,看到这令人叹为观止的“再占断子绝孙”,恐怕要再写一篇“费厄泼赖应该实行”。公平游戏之下,课桌留言鞭策自勉尚还可以,恐吓他人实在不成体统。

  学子考生之间互相“倾轧”,这还算好的。原来在学校念书,我还听说有博士论文写到一半,被同屋偷了文稿的,真是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假如没有公平竞争的制度环境,有权者能动用权势关系,无权者只好向其他更弱者抽刀。因而街头公厕里有“不冲大便,全家死绝”,田间地头惊现“该流不流,扒房牵牛”。林语堂先生当年断言“‘费厄泼赖’精神在中国最不易得,我们也只好努力鼓励”,被鲁迅冷言相讥。在今日新的语境下重新理解林先生的话,他说的算不上错。都说缺德就是“打聋子骂哑巴扒绝户坟”,好端端跑来课室复习,却让人骂断子绝孙,你说缺德不缺德?

  毛泽东同志说过,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假如换了是我,反正打算做丁克族,一屁股坐下去就是。而且,国人精神上忌讳渐少,连平祖坟都可以,还怕你幺蛾子的“断子绝孙”?所谓骑士精神,在食堂买不上饭、想坐火车买不到票的情况下,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竞争没了规则,人就会变得戾气十足。因而,面对占位恐吓者,还是依然希望校方出来管管,比如设立“先来先到”入门制度,定期清理占座者的物品,还广大考生一个公平和方便。

  果冻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