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应建纾解两地摩擦机制 强化认知化解矛盾

2013-03-06 07:19  来源:大公网

  图∶香港3月1日起实施旅客仅可携带两罐婴儿奶粉出境的新规例。图为上水站外挤满水货客

  港人与内地同胞近年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多,因为语言、生活习惯、文化差异而衍生的摩擦和冲突无日无之。中央和特区政府应设立专门的联合机制,密切监视两地经济合作所引发的问题,并迅速采取办法做出应对。在此方面相关的研究工作尤其重要,特别是那些带前瞻性、能够预见问题发生的研究。

  自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在2003年1月的《施政报告》中宣布以加强香港与珠三角经济合作为香港的经济发展策略的主轴後,内地与香港在经济上的合作取得了长足与骄人的成绩。CEPA、内地同胞来港的“自由行”、内地企业到香港融资、人民币业务扩大和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建设、粤港合作、深港合作、内地同胞到港的“一签多行”安排、香港加入国家的五年规划等政策或举措陆续出台。毫无疑问,内地与香港的经济合作为内地和香港都带来了实惠,香港所获得的实惠更大。在西方国家经济情况欠佳的环境下,国家的经济增长为香港的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注入了动力。香港的经济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又推动了港人人心的回归,提高了港人的国家观念和民族意识,削弱了港人对反对派势力的支持,增加了港人对香港经济前景的期盼。总的来说,两地不断加强合作缔造了双赢的局面,得到两地同胞的欢迎。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两地经济合作的强化,丰富了“一国两制”的内涵,增强了“一国两制”的生命力,让香港可以在国家的发展过程中担当新的角色和发挥新的作用。

  密切接触衍生冲突增

  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经过近十年的两地经济合作,一些新的、亟待解决的问题陆续浮现,为两地的进一步经济合作造成阴霾。不妥善处理这些问题,不单会导致两地经济合作的倒退,更会影响到两地同胞的关系和感情,以至激起港人对中央和特区政府的不满,给反对派势力和外部力量予可乘之机,不利於“一国两制”的落实,也会加剧特区管治的困难。换言之,这些问题包括两地经济合作对两地同胞的利益矛盾、香港内部的利益分歧、香港的政治格局和“一国”与“两制”之间的关系的影响。

  大量内地同胞到香港投资、购物、旅游、就医、就学和就业在很多方面都让香港受惠。不过,香港的房价、地价和租金近年来的飙升,部分与内地同胞来港置业与投资有关。一些日用品比如婴儿奶粉出现价格上涨和短缺的情况,对民生造成影响。大批内地孕妇到港分娩导致医院床位不足,引发香港产妇面对“生育难”的现象。个别内地游客众多的地区迅速转变为内地富裕游客的购物区,地区面貌迅速改变,为本地居民带来了不便和不满。公共交通工具出现拥挤的情况。香港的大学生无力面对内地优秀学生的激烈竞争。港人与内地同胞的面对面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多,因为语言、生活习惯、文化差距、社交礼仪不同和相互间存在成见而衍生出来的摩擦和冲突无日无之。在媒体的大肆渲染下,两地同胞的矛盾和感情受到很不好的影响。

  内地与香港的经济合作所产生的经济成果分配不均,更有部分港人成为“受害者”,导致部分港人怀疑甚至反对两地的经济合作。不少港人觉得,大财团、大机构、地产商、金融界、专业精英和与内地或内地同胞有生意来往的人能够从两地经济合作中获益,但其他人则受惠不多。有些人的生意或职位甚至因为两地的经济“融合”而丢失。在两地经济合作中的得益者、非得益者和受害者之间的利益矛盾越来越成为突出的社会矛盾。也有部分港人相信两地的经济合作是造成香港的贫富悬殊情况越趋严重的原因之一。每年来港定居的内地同胞被视为是引致贫富差距恶化的另一“元凶”。

  反对融合声音不可低估

  特区政府和行政长官作为两地经济合作的积极推动者,被部分港人指责为罔顾香港的利益和港人的福祉,因此导致政府和特首的民望下滑及加深管治的困难。尽管大部分人仍然赞同两地经济合作对香港极为重要,也是不可或缺,但反对政府进一步推动两地经济合作的声音却不可低估。进几年来,几乎所有被认为会强化两地经济合作的政策和措施都受到一些人的激烈反对。港珠澳大桥、连接内地的香港高铁、新界“边界”地区的发展、自由行旅客的增加、深圳前海的建设、两地同胞“自驾游”等专案都受到不同程度和方式的干扰和反对。国民教育受到部分教育界人士和学生的坚决抵制。政府提出的六大优势产业中的医疗产业和教育产业也因此而受到质疑而举步维艰。新特首梁振英的背景和他在竞选期间大力鼓吹两地经济合作,更令部分港人倾向从“阴谋论”角度观察政府的施政,使得特区政府动辄得咎,而且背上罔顾香港利益的骂名。尽管梁振英不断强调其政府的政策以港人优先(比如说“港人港地”政策),但怀疑之声从未间断。

  回归以来,特别在反对势力的竭力宣传下,不少港人以“两制”凌驾“一国”的思维看待“一国两制”的安排与实践,不太愿意承认和尊重中央的权力,动辄责难中央“干预”香港事务。两地加快经济合作所衍生的各类问题进一步强化了香港内部的“两制”意识。近一年多来,尤其是梁振英政府上台之後,反共、反对中央、质疑“一国两制”、反对两地“融合”、鼓吹两地“隔离”、反对香港“赤化”、矮化中联办的权力与地位、反对“西环治港”、把新政府丑化为“港共”政权、把内地同胞丑化为“蝗虫”、香港的“核心”价值与制度沉沦论、香港“城邦”论、“港独”论、美化与缅怀殖民统治等声音时有所闻,其目的与效果是把港人与中央,香港与内地、港人与内地同胞对立起来,并在香港筑起有形与无形的围墙来“抵御”内地的“入侵”。这些不利於两地关系的态势反过来又为反对势力的“双普选”(普选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要求带来更多的社会支持或同情。当然,在这些声音和言论的背後是港人心态的一些改变。过去港人对内地同胞的傲慢感和优越感虽然仍在,但一丝丝的忧患感和自卑感却显然可见。港人的心理不平衡又令他们对香港本身的价值观、制度、生活方式和做事方式在内地的“冲击”下能否维持和继续产生怀疑和担忧。回归前,不少港人对香港的东西满怀信心,高度自豪,满以为香港在回归後可以成为内地的楷模。回归後的变故导致了港人的失落和惆怅。港人的目标不再是要按照香港的模样“改变”内地,反而是要“抗拒”内地“改变”香港。“画地为牢”、“堡垒香港”意识的抬头,显然不利於香港人心的进一步回归,不利於两地的进一步交往、不利於“一国两制”的进一步深化发展,甚至会“毒化”香港与内地和中央的关系,伤害两地同胞的感情,当然更不利於香港的社会和谐与政治稳定。

  密切监视并即时应对

  实际上,大部分港人仍然相信两地经济进一步合作对香港至关紧要,走回头路只会是死路一条。不过,他们对过去十年来由两地合作所衍生的问题却也忧心如焚。然而,要彻底解决那些问题绝非易事,而且往後新的问题还会继续出现。因此,正确的应对态度应该是在肯定两地继续推进经济合作的大前提下,不断留意和警惕各种新情况、新难题和新形势的发生,以务实和有效的办法、措施和政策应付。为此,我建议∶

  中央和特区政府设立专门的联合机制,密切监视两地经济合作所引发的问题,并迅速采取办法做出应对。在此相关的研究工作尤其重要,特别是那些带前瞻性、能够预见问题发生的研究。

  注意香港社会在主观上和客观上的承受能力,尤其是对普罗大众的就业、就学、营商和生活的影响。

  采取措施对那些在两地经济合作中的“受害者”提供支持或某种形式的“补偿”,减少社会上反对两地合作的声音。在此,教育、培训与再培训、就业辅导与转介、福利与公共服务、创业支援、土地和房屋等方面比较重要。

  内地企业和事业单位尤其是内地在港的企业尽可能为港人特别是年轻人提供就业机会。香港作为内地贯彻“走出去”战略的重要“跳板”,港人“应该”在这个优越条件下获得良好的发展机会。

  特区政府与中央和内地地方政府可以加强合作,为港人特别是大学毕业生到内地工作和发展创造适当的条件,尤其在语言、人脉关系、创新能力、对内地情况的认识、对国际 事务的了解等方面的提升。

  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部分公务员职位对港人开放,特别是那些涉及到外交、外事、需要良好英语、国际视野和对外联系的岗位。这样做的好处不单是让国家从香港挖掘人才,更是让港人的人才通过报效国家而提升对国家与民族的归属感。

  强化相互认知化解矛盾

  强化两地同胞的相互认识,减少误解,化解矛盾和促进合作。就算不能消弭分歧,也希望能够增加相互谅解和尊重。其中内地同胞对香港在国家发展中的重要性的认识的提高,及港人对国家发展对香港的关键意义的了解的提升尤其重要。两地同胞需要能够从历史和国际的角度理解香港和内地的特殊情况和现象,从而更能从包容的态度对待对方。

  切实落实“十二五”规划中有关两地合作的部分,特别是开放内地市场让香港的新、旧产业能够有所发展,并好好利用香港在推进内地城市化、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人民币“国际化”和珠三角经济区域建设等方面所能做出的贡献。

  随东亚和东南亚“自由贸易区”的逐步建立或扩充,及国家在周边地区影响力的增加,中央尽量让香港在国家的新国际战略中担当一定的角色,并藉此增值国家的软实力。

  上述的建议希望可以减少一些两地经济合作在继续前进中的障碍,尤其是要让更多港人能够从两地合作中得到好处。不言而喻的关键当然是要让港人觉得在“一国两制”下,香港不单不应该与内地割离,反而应该强化和借助香港“一制”的特点和优势同时为香港的将来和国家的发展服务,而且与内地同胞一起为建设富强祖国而努力。

  (全国政协委员、原香港特区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 刘兆佳    本文为作者两会提案,略有删节)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