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查韦斯人去曲未终

2013-03-07 07:45  来源:京华时报

  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黄恒

  查韦斯时代,毕竟不以东西方冷战,而是以全球化为更深背景,拉美团结是全球化趋势下民族国家的一种必然反应,这种反应会因为全球化的更深入而更具有反弹力。

  2005年,阿根廷马德普拉塔,第四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在这个专门为讨论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计划的会议上,三个人带头对美国的倡导说“不”。他们是时任巴西总统卢拉、阿根廷总统内斯托尔·基什内尔和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

  如今,卢拉退居幕后,基什内尔离世,查韦斯也在3月5日去了。人们面对着“后查韦斯时代”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拉美左派主导的时代是否即将结束。而巴西与阿根廷的现实已经给出答案:没有卢拉,“卢拉主义”保留下来;没有基什内尔,还有“基什内尔主义”续存。查韦斯开启了一个时代,但他并不会轻易地带走一个时代。

  这样的轨迹曾于上个世纪出现。五六十年代,反殖民主义的“万隆时代”,曾被西方极端保守派恨得牙根痒痒又无可奈何的时代发端。它带来了亚非拉的民族独立,也并不完美地带来了独立后的问题,特别是在独立成为理所当然的常态、凝聚民众的功效消退之后,经济道路开拓和政治体制建构,二者都成为冲击治理合法性的挑战。尽管如此,这个时代并没有随着尼赫鲁、苏加诺或纳赛尔的离世而结束,时至今日,古巴模式既有改变又有坚持。

  查韦斯把“万隆时代”的菲德尔·卡斯特罗称为“父亲”,但并没有复刻卡斯特罗的主张,因为查韦斯属于另一个时代。巴西农民运动领导人若昂·斯特迪莱认为,查韦斯1999年上台,标志着冷战后确立的拉美新自由主义崩溃的开始。自那以后,拉美发生了许多改变,建立了诸多左派和中左派政府,并且出现了新的一体化道路。

  与“万隆时代”类似,拉美的左派时代在不同立场的人眼中,评价截然相反。与“万隆时代”更为类似的是,时代催生了它的代表 人物,而不是查韦斯凭一己之力缔造了这个时代,尽管他的作用可能是决定性的。又与“万隆时代”不同,查韦斯和其他拉美左翼政府,执政经由民主选举的途径,凝聚则依赖相互间更紧密的经济合作。故而,查韦斯不会再做出类似切断苏伊士运河这样的决定。拉美新的一体化道路不要美国插手,也不把美国完全隔绝在外。事实上,委内瑞拉对古巴的石油供给占到后者需求的70%,与此同时,委内瑞拉对美国的石油输出也占美国能源消耗的10%。

  查韦斯开启的这个时代,毕竟不以东西方冷战,而是以全球化为更深背景。拉美团结是全球化趋势下民族国家的一种必然反应,这种反应会因为全球化的更深入而更具有反弹力。正如卡斯特罗2006年在南方共同市场首脑会议后演讲中提出的问题:“为什么只有商品和服务全球化,没有拉美团结的全球化?”

  这种疑问亦是共识,《百年孤独》的作者马尔克斯几十年前便告诉后来人,孤独是马孔多毁灭的原因,而孤独的反义词是团结。有此共识,查韦斯之后的拉丁美洲,人去曲未终。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