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把收费权力关进笼子,人大授权须掐紧

2013-03-09 07:25:48  来源:南方都市报

  3月7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会上,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发言中批评政府收费乱象,并建议暂停一切政府收费项目授权,从而引起现场委员们的强烈共鸣。据悉,周汉民的发言题目为《把收费权力关进制度笼子》,在整个发言过程中,他总共赢得了9次掌声,也因此成为当日最受关注的大会发言。

  启动市场化改革以来,政府的乱收费现象从未退出过历史舞台,甚至,随着近年来社会治理的难度加大,通过设置收费项目来进行社会管理的情形有所增加。对此,有人还美其名曰“以经济杠杆解决公共管理问题”。这种简单化的治理方式也许缓和了某些社会问题的发酵进度,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既无法彻底解决问题,又增加企业和私人的负担。

  事实上,依照现代政府的基本要义,政府自身并无开征税费的权力,而必须经由人大决定。当然,较之开征新税种需要人大决议通过,开征新的收费项目只需要由人大授权政府即可。现实的情况当然毋庸多言,政府凭借其强势可以很容易获得各种收费项目的授权。由此,也带来了一年公路的罚款额高达3000亿,房地产、制造业面临几十乃至数百种收费的现状。

  具体而言,从2012年的数据来看,在财政收入增速整体趋缓的情形下,地方非税收入13760亿元,增长20.3%。尽管财政部的发言人表示造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在于“加强征管”,但不可否认的是,大量存在的收费项目造成了企业负担的过重以及个人财产的损失。这是因为收费部门在征管上拥有较大的弹性空间,征收的强度如何,征收的额度是多少,往往没有一个具体的规范和标尺,且在监管缺失的情况下,乱象丛生在所难免。

  而因为缺乏有效的制衡,政府部门征收新费种的手段又多种多样。例如:为了治理交通拥堵,政府立马就试图征收拥堵费;为了治理污水处理,立马又收起排污费;为了处理垃圾问题,又开始征收垃圾处理费。甚至像文化事业费这种本该只针对娱乐行业的费种,也几乎涵盖了所有的文化产业。

  比在征收环节的乱收费,对于这些征收来的费款的监督更是不给力。对于收费机关而言,重要的是获得收费的项目授权,至于接下来收费的额度、时限、范围乃至用途,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究竟该如何摸清这一笔含糊不清的资金的底线,并对其形成有效的监管,这很可能是遏制政府乱收费的一个行动起点。

  对此,尽管去年召开的十八大曾清晰地喊出“全口径预算”的说法,即中央政府在向全国人大提交政府预算报告时,应该将全部资金纳入预算体系。实际的情况是,由于单独设置了“财政专户”这一国库之外的小金库,非税收收入得以继续藏身其间。

  由此亦不难发现,要遏制政府的乱收费欲望和权力,尽管如周汉民这样的委员 可以条理清晰地指出原因、现状和出路,但倘若要真的实施起来,却遭遇相当的困难。这一点,只要看看每年动辄数千亿的收费规模便可以窥见一二了。

  但改革本身就需要勇气,改革就是“拿刀割自己的肉”。如果政府的乱收费现象不能得到遏制,人大无法真正收紧这一权力,那么改革也就失去其目标和意义。周汉民委员发言赢得了在场委员的热烈掌声,这也证明“把收费权力关进制度笼子”的观点是深入人心的。至于究竟如何启动这一改革,当然不是掌声可以解决的,而是需要人大不断强化自身的监督作用,需要尽早制定和出台《行政收费法》,更需要企业和公民加入监督政府乱收费的队伍中来。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