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渊沧:定额罚款比“限奶令”易行

2013-03-11 07:22:59  来源:大公网

  闹得满城风雨的抢购婴孩奶粉事件,终於在特区政府推出“限奶令”後平息了。目前,市面上婴孩奶粉供应充沛,一些商店因之前囤积过多而不得不减价促销。

  奶粉问题曾一度演变成民粹主义、反中情绪高涨的政治问题。不过,细心分析奶粉问题,实际上是奶粉供应商自导自演炮制出来的,目的就是想赚多一笔钱。供应商利用内地居民到香港买奶粉的现象,人为地制造奶粉供应短缺的假象,引起香港家长的恐慌而加入抢购奶粉的行列,大量家长囤积了比平时的需求更多的奶粉,大半年都不必再买,的确使部分零售商出现供应短缺的现象,使得没有加入抢购的家长怕买不到奶粉,心急出来示威。当然,示威者的背後也包括了一些唯恐天下不乱、蓄意制造香港居民与内地居民矛盾的人,使不少港人增加了仇视内地居民的情绪,这是严重的政治、社会问题,不能让这个现象继续发酵。终於,特区政府推出限带奶粉出境的条例。这个条例,引起不少评论。立法会上,有人支持、有人反对,阵营已不是过往的所谓建制派及反对派,反对派中有人支持,建制派中有人反对。

  “限奶令”是权宜之计

  从自由经济和自由港的角度来看,“限奶令”的确违反了自由经济、自由港的原则。有些人批评这是小题大作,有些人说这会影响香港的国际 形象,更有些人将之上纲上线、无限夸大,质问政府将来是不是会限制带益力多、纸尿片、名牌手袋等出境。

  不过,我深信国际投资者是很明白特区政府“限奶令”只是权宜之计,也只针对奶粉,因为婴孩奶粉对许多不能、不愿意以母乳喂食婴孩的母亲而言,的确是必需品,是唯一的食品,不能缺少,所以才会推出限制携带出境数量的措施。

  问题比较大的是,这项措施在内地引起巨大的反响,网上批评、谩骂特区政府者众多。网上的批评,多数认为刑罚太严,内地有网民甚至说携带多一罐奶粉出境的刑罚比携带毒品白粉更重。之所以会有如此夸张的说法,主要是内地居民对香港法律不了解,他们看到的是“最高刑罚”要罚款许多钱、要坐监好长时间,他们不明白,香港法官在判刑时,有很大的宽容度,实际上,被补的人士,所判处的刑罚只是罚款数千元,而不是数十万元、不是坐监。

  近几日,特首、政务司司长及多位高官都不停的说这项新条例不是针对内地人,香港人携带超量的奶粉出境也一样受罚。我认为,只靠特区政府高官出面解释是没有用的,这些解释很可能只有香港传媒在报道,内地民众看到的只是网上的误传、夸大刑罚的误传。

  我认为,特区政府应该考虑马上修改限制奶粉出境的刑罚,将之改成简易的定额罚款,定额罚款对职业水客而言肯定有足够的阻吓力,定额罚款额可定为每0.9公斤(即一罐)罚1000元,乾脆简单。定额罚款还有另一个好处是不必扣押疑犯。目前海关捕获非香港居民携带超额奶粉出境,为了送他们上法庭,可能不允许保释外出,结果这些人就只好在拘留所坐一天的“监”。法律上,扣押在拘留所不算坐监,但是被扣押的人心中的感觉就是被拉去坐监。

  防供应商重演闹剧

  我认为,把上法院、由法官判刑改为定额罚款是重要的修正。我留意到,香港已有著名的学者担心,一旦法官判多携带一罐奶粉出境的人坐监三年,会不会变成国际焦点新闻

  另外立法会议员要求政府为这项措施订下“日落条款”,即自动失效的日期,政府则认为没有必要设这个自动失效的日期,“日落条款”是西方议会、政客喜欢用的手法,目的是逼政府在法例自动失效前想好方法解决问题。

  我认为婴孩奶粉供应问题的确是相当复杂的问题,内地人到香港买奶粉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对香港是利大於弊,本该鼓励,只可惜这一回,奶粉商自导自演、搞出奶粉短缺的闹剧,才不得不推出限制奶粉出境的措施。但如果做到确保供应充足,特别是香港婴孩奶粉已经由几个大品牌所垄断的情况之下,如何确保奶粉供应商不会重演供应短缺的闹剧?还有,两地税制有差异,内地人来港大量购物自携回内地可节省税项。因此要处理好内地人来港大量购物、水货客问题相当复杂棘手,可能还需要有一些基础建设,寻找土地来进行这类贸易,因此不设立“日落条款”也是情有可原的,而且“日落条款”也减少了政府与服务供应商讨价还价的筹码。

  作者:曾渊沧 为资深评论员,博士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