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回应钟南山的“不满意”?

2013-03-11 16:00:31  来源:观点中国

  昨日上午,广东代表团全体会议后,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被问及对政府部门建议办理的满意度,“多数是‘不太满意’;少数是‘不满意’;‘满意’不是非常少,就没有。”他说。他认为,政府的答复常常处于一种原则性的答复,我们需要的答复是具体性的答复。(3月10日《新京报》)

  相比批评,我更关心“方案”。作为一个旁观两会的公民,这是我对两会代表委员 履职的真实感受。

  不能为了批评而批评,否则批评就会流于表面,变成一种纯粹的情绪发泄。不但没有解决原来的问题和矛盾,反而增加了新的问题。相比于批评,更重要的是解决问题。问题解决是需要双向互动的,如果提问题的代表 急,官员不急,公众就会很急。它也总离不开这些组成因素:问题是什么?怎么解决?谁来解决?何时解决?如果不解决怎么办?

  作为政协委员及代表,当他们把日常花了大力气调研后发现的问题及矛盾呈递给职能部门,如果得到的答复却是‘收到了’、‘我们认真地研究’、‘原则上是怎么看的’、‘最后非常感谢你的关心’。也就等于说,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解决。

  首先,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来找钟南山看病,当倾诉完自己的问题和痛苦后。作为医生,他也以同样的方式答复:你可以回去了。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们收到你的病情资料了,会认真研究的!然后就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我们一定很难接受这样的医生。因为医生的责任是救死扶伤,不履行责任便是失职,会受到社会的唾骂。在这种氛围下,医生当然不轻易敢说出这样失职而挑衅的话。

  时常被忽略的一个事实是,社会问题也会给人制造身心痛苦,甚至是影响人们的身体健康。社会机体患了疾病,出了问题,根源于不公平不合理的安排和分配。对以钟南山前几年的一个提案为例。他曾发现市场上壮阳药物里面添加激素,让很多病人受害,连骨头都碎了。再比如他今年关于乡村医生的提案,乡村医生的遗留问题得不到及时妥善的解决,必将让居住在农村的人们失去基本的医疗保障。作为掌权者,面对那些普遍性的社会问题,应该正视矛盾及病灶的存在,对之进行改变,重新协调这种不合理分配和关系,建立更公平合理的新机制,保护多数人的利益。

  一分权力一分责任,权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掌权者如果阅读到这些社会问题背后隐藏的痛苦,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就应该明白:这样的回复其实等于在说:我想不作为,我喜欢失职,我是自私的。

  希望在收到钟南山的这一声“不满意”后,官员能够改变工作态度及作风,提高行政效率,及时改变这种“空洞无物”又不负责任的回复。

  吴帅

关键字: 方案 钟南山 不满意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