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报:爱国者治港有宪制规定和法理依据

2013-03-13 07:11:12  来源:大公网

  北京两会举行期间,港人社会就二○一七年可以普选行政长官的议题展开了一些讨论,有人认为,新任政协主席俞正声提出的必须确保爱国爱港力量长期执政是对普选“设限”,有反对派议员甚至认为什麽是爱国爱港?“定义并不明确”,云云。

  有关讨论,并不是坏事。所谓“真金不怕洪炉火”,又云真理越辩越明,那麽,既然反对派声称不接受俞正声的说法,又称不明白什麽叫爱国爱港,那就不妨趁此机会把有关问题探讨一下,看看是非曲直何在。

  首先,在港人社会,爱国爱港是不是一个含含糊糊的、大家都不能够明白、不能够接受的说法?答案是绝不。事实是,早在一九八四年六月中英会谈期间,“一国两制”总设计师邓小平在接待香港工商界访京团时就已经说过∶“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未来香港特区政府的主要成分是爱国者,当然也要容纳别的人,还可以聘请外国人当顾问。什麽叫爱国者?爱国者的标准就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当年在港人社会,对邓公这一个“爱国者标准”的说法,是普遍予以认同,且认为是十分宽松和合理的。

  而更重要的是,四九年以来,自中国“两弹一星”试爆成功一直到近年的神舟上天、嫦娥奔月、天宫会合,以及历次的华东水灾、汶川地震,无论是福是祸,对什麽是爱国,包括香港与祖国的关系,港人都是一清二楚、了然於胸的,答案就是绝大多数的港人都是爱国爱港的。说港人不知爱国爱港为何物,甚至视爱国爱港为畏途,不仅不是事实,而且是别有用心的歪曲。

  而更必须指出的是,连日各方关注的议题,说的是必须确保爱国爱港力量在港长期执政,即必须由爱国者治港,那无论在宪制或法律上都有其明确的内涵,而不仅仅是一般泛指的爱国爱港。

  对此,反对派议员何俊仁日前在一个论坛节目中说,“爱国者治港”这话由邓小平年代说到现在,已经说了几十年,但谁都不知道具体定义是什麽;日後普选特首也要爱国爱港,其实就是北京说了算,北京喜欢谁就谁当选、不喜欢的就不能当选,普选只是“假普选”,云云。

  何俊仁在本港是资深政坛人物,本人又是律师,说出这样“ 脑”的话,实在叫人惊讶。何俊仁是真的不懂邓公的话、不懂爱国者治港在宪制和法理上的严格定义,还是在那里扮无知?装糊涂?企图达到混淆视听、蛊惑人心的目的?

  事实是,特首必须爱国爱港,除了感情、认知上的联系与承担外,更重要的是一项宪制责任与法律规限,是只能遵守、必须遵守,而不存在任何模 两可、讨价还价的馀地。

  只要翻开一册基本法,从第一章“总则”到第四章的“政治体制”,任何有关中央与特区关系的条文,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以至“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依照本法规定向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无一条、一字不是要求特首必须忠实、准确履行“一国两制”、履行特区与中央的从属关系,而这一种主权和宪制关系上的描述,难道不就是从宪制和法律上对特首必须爱国爱港上作出的最清晰、最明确的定义和要求吗?特首必须效忠“一国”、执行“两制”,必须对中央负责,必须得到中央信任和任命,不爱国爱港,可能吗?这里面又有那一点是含糊的?

  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在白纸黑字最具权威性的基本法面前,何俊仁等人还是不要再装糊涂好了;特首必须爱国爱港,有宪制依据、有法理规限,当然还必须有一份中国人的尊严。否则,一心还眷恋以往殖民地管治的“光环”,与中央离心离德、格格不入,这样的人想要当特首,不要说为宪制、法理所不容,恐怕也绝不可能得到中央的任命,在事实上也只能是天方夜谭的了。

  俞正声主席在与港政协委员 的会面中提出了五点希望,重申必要确保爱国爱港者长期执政,不能让对抗中央、离心离德者执政,反映的是中央对特区、对港人、对二○一七可以普选特首的正面要求和期望,所言不仅於法有据,也是从港人社会整体利益出发,确实是为香港好、为国家好的一番肺腑之言,港人必须要从正面、积极的体会其善意和诚意,切不可被何俊仁之流的胡言乱语所误导。今天,如果还有人以为爱国爱港者治港是什麽“大逆不道”、不可接受的说法,还以为二○一七普选特首,连公然对抗中央、离心离德者也可以当选、执政,那就未免太无知和妄想了。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