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继亭:何俊仁为何急要辞职?

2013-03-13 07:18:43  来源:大公网

  香港政改谘询尚未启动,最终立法会将讨论何种方案,一切仍是未知之数。但反对派已迫不及待制造小动作,先抛出“占领中环”的恐吓言论,其後又散发“中央不给香港普选”论调,意图制造虚假民意来要挟中央。更让人感到可笑的是,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迫不及待宣布将辞职补选以引发“变相公投”。何俊仁口号相当冠冕堂皇,但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不过是反对派内部就二零一七特首普选的“卡位战”而已。一旦何俊仁如愿以偿辞职成功,最受打击的,当属公民党余若薇无疑。

  卡位反对派内部初选

  早在去年底开始,反对派就已经不断开始行动,要求政府尽早谘询政改方案,其意图其实十分明显,正如某位立法会议员所言,反对派是要及早将特区政府拉入政改漩涡,不断消耗政府民望,以利其争取普选的胜算。而为达目的,他们先提出“占领中环”运动,鼓动市民去霸占街道、瘫痪中环、制造国际 关注,以迫令中央政府及建制派作出最大的让步。其後,随两会的召开,又不断误导香港市民,指“领导人不给香港普选”、“香港普选无望”的错误言论

  在此其间,反对派表面上一副内部团结、一致争普选状态,但实际上却是暗藏种种尔虞我诈的政治算计。事实上,三个不同类型的反对派争普选组织正在酝酿产生,例如有“翻版”的终极普选大联盟、陈方安生、高德礼等人主持的“另类”民间策发会,还有一些较小型的反对派团体,也计划以另一种形式成立新的组织。一项政改谘询,只有二十七个席位的反对派,有必要成立如此多的组织?原因何在?答案其实并不复杂,无非是政治利益斗争而已。

  根据传媒早前报道,民主党前主席、立法会“超级议席”议员何俊仁,公开宣布,若政府无法满足反对派的要求,他将“杀身成仁”,以辞职换取全港补选,实现一场新的“变相公投”。他并承认,这是向政府施压的另一种办法。对於许多反对派支持者来说,何俊仁此建议是一项“英雄”举动,以牺牲自己来换取普选大业,令人敬佩,可以“拍烂手掌”。但事实真的如他们所想的吗?实际上,反对派内部对此大不以为然,有的同属反对派的立法会议员甚至嗤之以鼻,直指何俊仁此举是“截糊”、“割禾青”,做法太自私。

  排挤公民党余若薇

  应当承认,何俊仁提早宣布辞职的做法,是一步政客高招。第一,可以立即获得公众关注,成功将政改谘询前的社会关注焦点放在民主党身上;第二,在未来一段较长时间里,只要政改方案在谘询,何俊仁必然是所有传媒的重点采访对象,他也可以随时准备回答“何时辞职”的问题;第三,他等待一个最合适的机会宣布辞职,一旦正式宣布以及所需要进行的补选工作开展後,其间所产生的社会效应,如同一次全港性的“助选”工程,整个民主党将因此受益。最後也是最重要一点,他已经参选过二零一二年特首选举,更是当年唯一一名反对派候选人,有了前次经历,此次再挟辞职馀威,再次成为反对派唯一的候选人出战二零一七年选举,机会势将大增。

  事实上,当前有能力在二零一七年参选特首的反对派人物极其罕见,曾参选的何俊仁外,还有同样曾经参选的梁家杰,以及受到英国人培养三十年的公民党创党主席余若薇。从政治实力而言,余若薇显然高出一筹,民望不仅长期高企,更身兼特殊的政治“代理人”身份,还手握公民党财政命脉,只要她想参选,党内的梁家杰只能俯首听命。实际上,去年特首选举之时,就已经传出,余若薇将“鸡肋机会”让给何俊仁,图的是二零一七年的“大位”之争。但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余若薇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立法会选举中一败涂地。失去议席意味她失去一个高度曝光的平台,以及展现自己政治魅力的机会。若以西方选举作比较,余若薇已经“失去先机”。

  但或许令余若薇更加痛恨的是,没有料到何俊仁竟然能如此“聪明”,藉“占领中环”的话题机会,宣布辞职的计划。如此一来,余若薇不仅失去先机,又一次失去掌握主动权的机会。在未来一、两年的关键时期,她很可能会作为一个政治陪衬,在三个反对派普选组织里四处周旋,以自己的“女神”魅力捞取一些支持。

  讲到底,什麽“占领中环”、“辞职”、“变相公投”不过是政治手腕而已,反对派不同政治势力,正在进行一场尔虞我诈的政治“卡位”战。何俊仁如此急要辞职,赢尽了民意,又如何能令其他反对派吞得下这口气?

  李继亭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