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纬武:爱国爱港是特首必要条件

2013-03-15 07:13:56  来源:大公网

  2017年普选特首,要选出什麽特首?日前,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大会新闻发言人、前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吕新华表示,同意香港立法会主席曾钰成的看法∶“香港选民会选出一个爱国爱港人士担任特首。”并表示,他和内地同胞一样,对此抱有期望。

  这样一个合宪合法合理的说法,也表达了内地同胞的合理期望,却遭到3月4日“苹论”题为《特首候选人毋须爱国爱港》的“冥顽不灵”的抨击,声言“选举不需要‘爱国爱港’这个标准,参选特首也不需要‘爱国爱港’人士!”

  放眼世界,国际上哪个国家或地区选首脑,一人一票的直接选举也好,代议政制下的间接选举也好,怎会选出一个不爱国家、不爱该地区的人做首脑?

  已成社会普遍规则

  这条各国各族人民所实际遵从的选举规则,不管其宪法和法律是否有规定及如何规定,都客观地存在於人的心中,可以讲是国际上各国、各族人民的约定俗成,用西方法学理论上的一个学派的说法是,这条规则是自然法规则。爱国是各国人民对自己祖国的一种崇高深厚的感情,是为祖国的独立、富强而愿意献身的高贵品格,是为自身的生存、家人的生存,民族的生存(即人权)而自然产生和发展起来的精神和行为,无人可以废止,无人可以禁止。

  爱国是自然萌发的客观需要,也是孕育、培养的理性发展。人类社会按照地域划分为国家以来,各民族在其祖国所提供的自然和社会条件中共同生活,便自然地产生对祖国热爱之情。同时也形成不同民族特色的爱国理论,制订适合自己民族生存发展的爱国规范,点燃起竭尽为祖国和人民的利益、前途拚搏奋斗的生命之火,并在选举制度中以选票表达自己神圣的爱国之志。

  在香港,一些人否定爱国精神、爱国规范的存在,否定爱国规范是香港人选举中一条心中的规范、一条见诸基本法的规范,以被其崇尚而又被其扭曲的西方文化,以其政治需要,以逻辑诡辩的蛮横谎言,来抨击吕新华和港区人大、政协委员的爱国言论及对选举的爱国期待,既背离国际上的普遍规则,也背离了源远流长、底蕴深厚的中华文化,背弃了基本法彰彰明甚的爱国规范。

  苹论作者声言,爱国爱港的概念含混不清,意义模糊,“随时可以被当权者扭曲窜改”。其实爱国爱港的概念是很清楚的,其内涵和外延都已体现於基本法之中。意义明白易懂,不是什麽“当权者”,而是如“苹论”作者一类人,故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把水搅混,否定“一国”的存在,否定爱国的原则,而把“爱港”抽离“一国”,且与爱国相对立。

  爱国,爱什麽国?爱中国,即爱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国两制”方针,“一国两制”宪制,其所指的“一国”,基本法明确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

  爱国不是什麽“抽象的概念”、“非常含糊及空泛的概定”,不是“无法争论清楚”、“法律上不可界定”。基本法明确规定,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第一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於中央人民政府。”(第十二条)爱国,当然是爱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上很清楚、很明确,一点也不含糊。

  具有明确法律内涵

  爱国,就必须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香港行使主权。基本法“序言”明确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从而实现了长期以来中国人民收回香港的愿望”,“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保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并考虑到香港的历史和现实情况,国家决定,在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一条,设立香港特别行政区”。

  一个国家,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宪法,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爱国,就是爱中华人民共和国、就要依照宪法捍卫中华人民共和国,就要捍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香港特区是依照宪法设立的,香港特区的制度是依据宪法作出规定的,香港宪制性法律(基本法)是由中国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制定的。所有这些,都是为了确保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得以实施,为了国家统一,领土完整,保持香港稳定繁荣。所以爱国必然爱港,爱香港特别行政区,捍卫香港,捍卫香港特别行政区,而同时爱护和捍卫庇护香港、支持香港特区稳定繁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央人民政府。

  基本法规定,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特首和参加治港主要成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这就以宪制性法律,规定中央政府行使主权时,任命的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必须是爱国爱港的。

  谢纬武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