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是什么困扰着乌坎的民主步伐

2013-03-20 08:46:57  来源:新京报

  乌坎村的民主政治为何这么艰难?民主只是支配公共事务的原则,一旦进入经营性领域,民主政治就不堪承载。土地产权理清了,乌坎村的民主政治才能前行得更顺畅。

  近日,在乌坎民选村委会履职一年之际,《廉政瞭望》记者重返乌坎。发现相比于一年前的光明开端,如今的乌坎陷入困扰。一方面,有村民抱怨新村委无能,追讨被上届村委违规买卖的集体土地进展缓慢;另一方面,曾经的维权代表通过选举参政之后,发现他们面临如何理政的挑战。

  乌坎的民主实践,前不久曾被民政部副部长评价为“我国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过程当中的一个典型案例”,但读完这个报道,不胜感慨。其触及乌坎村历史三个主题词:土地、宗法与民主。这也是当代中国农村发展的主题词。

  乌坎村的年轻人依旧支持村委会,理由很简单,“毕竟是我们自己选出来的。他们有问题,我们要帮忙纠正。他们遇到困难,我们要支持。”这是一种积极态度。但是,乌坎村的年轻人也许没有想到,这里的民主政治为什么这么艰难?

  宗法关系与产权结构,是影响民主政治的两大因素。

  乌坎村的民选干部现在不敢召集村民大会,害怕一开大会,就有人“闹事”。以前有分析说宗法关系凝聚了乌坎村,实际上宗法关系也容易分裂为不同群体。通常,只要一个基层社会还未受市场经济的强烈冲击,宗法领袖就是事实上的领导人。而宗法势力的是非标准,完全有可能与公共利益相冲突。

  在社区层面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将社区自治体与宗法群体统一起来,避免一个自治单元里有几个宗法群体。我国曾经依靠强大的国家力量,将很多农村的宗法群体合并为一个“生产大队”。但只要市场关系对其冲击不到位,在垂直控制力量减弱以后,就一定会发生内部纷争。乌坎村的宗法势力在近几年所起的作用,就是例证。

  产权关系是影响民主政治质量的又一个重大因素。乌坎村干部林祖銮对此有自己的“良好直觉”,他说,“要等土地问题有阶段性进展再开村民大会,才有意义”。但土地问题怎么才会有“阶段性进展”?也许乌坎村的干部们并没有弄明白。

  民主政治要想轻松顺畅,由选举产生的官员的权力就不能过大。例如,在农村,干部就不该管土地的经营性使用。民主只是支配公共事务的原则,一旦进入经营性领域,民主政治就不堪承载。换句话说,产权改革不到位,民主政治就搞不好。这里存在笔者经常爱讲的一个道理:自由先于民主。所谓自由,就是在非公共领域让老百姓自己做主。土地产权理清了,乌坎村的民主政治才能前行得更顺畅。

  现在有一句话很流行,叫做“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但如果权力过大过重,笼子要做多大、多坚实?“笼子”毕竟是社会的虚耗,我们希望权力小一点,笼子也小一点,民众的负担便可轻一点。这是乌坎村发展的经验,也是世界民主政治的经验。

  党国英(学者)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