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成美搞乱别国利器

2013-03-20 09:51:28  来源:大公网

  年初以来,美国精心设置遭“外国黑客攻击”的议题,再次将中国拖入“问题魔方”。美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甚至宣称,网络威胁已取代恐怖主义成美最大威胁。随後,网络战司令部司令亚历山大宣布,新增40支网络部队,且13支是用来进攻的。美这套颠倒黑白的把戏世人司空见惯,同时,互联网作为“无国界的渗透工具”,已成美干涉别国内政的重要手段。

  当互联网使用人有20多亿时,已从虚拟世界转变为我们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性质自然发生根本性变化。“中情局突然发现,通过互联网输出美国的价值观,远比派特工到目标国家或培养认同美国价值观的当地人代理更容易。”一位美国情报官有感於互联网在2009年伊朗动荡中起到的“重要作用”时情不自禁地说。

  2009年,德黑兰大选後形势突变,中情局驻中东的特工猝不及防,事发後再试图向当地渗透几乎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推特”、“脸谱”等网络新工具一时成为不可替代的影响手段,让中情局尝到了甜头。中情局实际上在两年前就以古巴做试验,研究互联网对国家民众的影响力。

  任何一种传播媒介,只有当它达到一定的规模时,才能在传播领域显示其能量。按照美国学者的说法∶一种传播媒介使用人数达到全国人口的20%以上,才能称为大众传媒。由於互联网整合了此前几乎所有媒体的功能,加之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网民在很短时间内便超过其国民的20%,因此,互联网是不折不扣的大众传媒,也成为美国国内政治和外交情报利用的重要工具。

  由於互联网有即时性、共享性、交互性、多边性等特点,加之支撑互联网的13个根服务器绝大多数都设在美国,这使得网络成为美国的巨大战略优势,互联网也成为美国推销自己价值观,甚至干涉别国内政的工具。2010年初,美国政府藉口“谷歌事件”向中国发难,希拉里在1月27日发表了第一次“互联网自由”演讲,美国国会在随後的2010年预算中,批准拨款3000万美元“用於对中国、伊朗和其他国家的网络审查作斗争。”2011年1月27日,希拉里在第二次“互联网自由”演讲中,有感於推特、脸谱等为代表的“社交网络”在伊朗、突尼斯和埃及事件中所起作用,力主通过推动“互联网自由”来强化美国的主导作用,进而在网络世界拓展美国的利益。而“界定和强调‘互联网自由’,是为了让美国在全球信息空间免受传统主权概念的束缚”。综观最近几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制造的一系列“颜色革命”、“鲜花革命”不难发现,美国正是通过借助互联网,对敌对国不断发表煽动性言论,制造了一场场政治动乱。

  (苏虹,博士;何溢诚,复旦大学台籍博士生,国民党中委)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