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毅:二师兄生前身后事,国人的烦心事

2013-03-20 10:21:37  来源:南方都市报

  莫言在《生死疲劳》里有过这样一段描述:“死猪的尸体堆积如山,无法焚烧,只好挖坑埋掉。坑也无法挖深,半米就出水。无计可施的人们,在兽医们走后,便趁着夜色,用平板车,将那些死猪,拉到河堤,倾倒到滚滚的河水中。死猪们顺流而下,不知所终。”这个“终”终于在2013年开春,生活大于艺术地为世人所共知,终结在赫赫有名的某滩边。

  猪终有一死,莫言杏园猪场的猪,染病而死,死得明白。某江上猪的死法,在众人的想象力中千奇百怪,怪中之极品当推为了猪皮红毛亮有个好卖相,养殖户不惜给猪下蛊。二师兄们的冤魂直指有机砷饲料添加剂这个蛊。

  一江死猪何其重,自是有机砷饲料添加剂担待不起的罪名。一则,农业部已明令禁止无公害生猪使用,在无公害、绿色、有机猪主打天下的现如今,有机砷制剂使用的普遍和广泛已大打折扣;二则,非无公害、绿色、有机猪按照推荐量添加并遵守休药期规定,猪不会死,人食此猪也无忧,迄今尚无畜禽产品中砷残留超标而导致人中毒的报道。当然,尽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所谓无公害等等就是一个概念而已,偷偷摸摸违规使用者遍地皆是,但终究做贼心虚,不可能如此大规模成批量地出重拳使用。加之只有使用推荐剂量十倍以上,砷添加剂对于猪才有致死的效力,只是这时的猪除生长缓慢之外还会瘫痪,皮红毛亮的诱惑难道还能超过对瘫痪的恐惧?所以这可能性自是没有;三则,也是最容易攻破谣言的推断,公款吃喝的餐桌上,因了脂肪肝的高发,东坡肘子都难登堂入席,其他形式的猪肉恐怕更不好意思走上桌子了,一道禁令何至于让猪滞销至死?

  不过还是应该科普一下,猪不因有机砷制剂而死,但有机砷制剂若能因死猪而禁,那是死猪的无上荣光,谣言的无量功德。尽管有机砷制剂能提高猪增重速度,降低饲料成本,有效降低仔猪腹泻,尤其是皮红毛亮这一点被兽药推销者无限神化,成为养殖户心之所爱。但有机砷饲料添加剂进入猪体内,约90%在48小时内以原型排出,单质元素砷几近无毒,无机砷毒性则大大高于有机砷,三价砷化合物毒性大于五价砷化合物。猪粪尿中的有机砷在土壤中可以转化为无机砷,污染农作物和地下水,最终危害人类健康。没有替代谈禁用是纸上谈兵,难以令行禁止,因此研发性价比高,且环境友好的替代砷制剂是科研人员之义不容辞。

  猪死于砒霜毒性定时发作,这般显而易见的谣言为什么都能大行其道?在微博上转发数万条?国人只信感官,终归江上猪横遍野,扯着嗓子喊我亲眼看到啊,也还可理解。但看到什么,如何看到则不去细想,人云亦云。实则在理性缺席时,眼睛可能是最坏的见证人。遭遇谣言,就连最朴素的常识都忘记了。紧紧抱住谣言,一如抱住平凡生活难得的夸张刺激,似乎砒霜加上死猪,如此的魔幻,避开了一粥一饭的琐碎,直击庸常生活的无奈和无聊,圆满了心灵对幻想未知的少年pig漂流的渴求。

  另外,莫言的文字告诉我们,缺德违法的水葬由来已久,无知无畏、法不责众的心理基石一样由来已久。高速工业化的进程,并未用科学和理性开启蒙昧,当代社会的法律和制度也没能有效地规范、引导这种自私和无德。江上的波浪是在走动,江底的水却千年如故。把这底下的情形调查一番,国人思想境界和科学素养到底是怎样,如周作人所说,倒不是一件徒然的事。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