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猪漂浮”亟需政策兜底打捞

2013-03-20 14:29:50  来源:观点中国

  黄浦江上漂浮了万余头死猪,这让上海人咋喝水啊?但是,不要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农业专家打了个比方,这就好比你在游泳池发现几只死苍蝇,恶心归恶心,但对水质会有多大影响?更何况黄浦江很宽,又是流动的活水,嘛事没有。(3月19 日《人民日报》)

  这个比方,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别说在游泳池里发现几只苍蝇,就是发现几只老鼠,又有什么关系?有一年冬天我从郑州大学老校区沿金水河路过,结果发现几位冬泳爱好者,在橡皮坝拦住的水域里卖力地游泳。说实话,水面并不干净,我看见了漂浮的老鼠。但是,人家不嫌弃,其中还有大学老师呢。一位老者跟笔者闲谈,说就这还是好水呢,有的地方的水粘度大,稠乎乎的,那才是脏呢,水面漂浮物不算啥,就是呛水了,也无多大妨碍。

  黄浦江有多大?咱没去过,不知道。但是,上面那位农业专家不像是信口开河胡诌的。他肯定见证了江水之大之多,于是判断出滔滔江水消化掉万余头死猪,根本不是问题。这似乎是大自然自身净化的功能所承载的,不需多虑。

  事实是,从水厂冒出来的自来水水质也的确没变化,各项指标正常。这除了农业专家的判断没问题外,还有一个因素说,取水的地方都在江心,有一定的深度,脏水还到不了那里。听听也怪有意思的,既然水质没变化,那就张开嘴喝吧,别再担忧啦。

  在这里,让我们惊奇的是那万余头死猪的来历。经过记者调查,我们知道,这些死猪都是养猪户扔的,而且是散户,不成规模的小户。往年,养的猪死了,有专人来收;今年,养的猪死了,没人来了。何也?往年管得松,死猪可以再加工进入餐桌被吃掉,今年不行了,政府法办了一批违法加工死猪的犯罪分子,没人再敢犯法,于是死猪无处去。据说,国家也有政策,对于规模养猪户抛掉的死猪有财政补贴,意在不让他们乱扔造成新的污染。但是对于小户、散户,这项政策失灵了,于是猪死了,吃又不能吃,只好扔掉。扔到哪里去呢?扔到江里去,又快又省,几乎是零成本。

  万余头死猪平均到每家每户,比例是很低的,还是死的少,活的多,不然谁还敢再喂猪发财?但是也禁不住家家户户遇到死猪都往江里扔,于是,江面上漂浮的死猪就成了一道景观。在这年头,一经微博曝,天下人皆知,再加上手机 镜头不够大,一聚焦,乖乖,成片的死猪漂在江面上,这水还能喝吗?

  眼下,尽管水能喝,但是死猪暴露的问题毕竟不容忽视。在记者看来,这凸显出,在环境突发事件面前,除了生产和管理能力的落后与粗疏外,相关法律法规落实执行不力,区域间沟通不够、缺乏联动机制,也是事件暴露出来的重要薄弱环节。别的不说,单说死猪也并非一无是处,完全可以工业化处理,扒皮炼油并无不可。但是,就是没人去做,或者说政策也的确有疏漏之处。这就好比田地里的秸秆被四处焚烧一样,本来秸秆是有益处的,造粪还田,或者造纸,都是不错的出路,可是政策扶持不到位,就让农民一算账,还是一把火烧了划算,这就是秸秆焚烧屡禁不止的主要原因。如果有人收秸秆,可以卖个好价钱,谁还愿意放上一把火呢?

  还有个例子也很能说明问题。地沟油的源头是泔水、潲水没处去,结果就让一些人钻了空子,要么喂猪,要么再炼油。如果政策能够跟上,让饭店里的残渣剩饭再次变成钱,专门有人回收,加工后的油全部用于工业,即便财政给予一定的补贴,这又何尝不是一举多得的大好事呢?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毕竟黄浦江的水还能喝,还没有酿成大的污染。接下来,从政策层面制定出有效措施,让养猪户舍不得扔死猪,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包括秸秆焚烧问题、地沟油问题,都亟需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政策,让农民舍不得烧,让饭店不愿给地沟油提供原料,请问,这会很难吗?这又会需要等多长时间呢?

  朱永杰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