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票价成为铁路改革最好的说明

2013-03-20 14:30:49  来源:新华网

  评论员晓宇

  铁道部已成昨日,但关于铁道部撤并的争议远未结束。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伴随改革铁轨的延伸,所有曾经沸腾的争议终将在事实的沉积之下而尘埃落定,在这旧梦犹温、眷恋未远的一刻,小楼昨夜又东风,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幕。

  在曾经的铁道部门前,老员工们眼含泪水与那个行将进入历史的名字合影,留下时代背景,而自发赶来的民众在不同的造型之下表达了不同的心绪,据说与原铁道部合影的人也得在原铁道部门前排队,坊间因而不失时机地流传一句写在背影上的台词:“铁道部一直到消失前也没能解决排队问题。”以前,人们在火车站排队;后来,人们在网上排队、在电话里排队;再后来,人们在对变革的希望里排队。

  人们期待的第一个消息,是铁道部撤并整合之后,能不能更方便、快捷地买到火车票?同时,火车票价格到底是会涨还是会跌?这个问题很现实,但答案却还在风中飘扬。3月10日,铁道部被拆分并整合的方案还未最终落定之时,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接受了媒体专访,他表示:“分开后,火车票价肯定要上涨,甚至可能超过飞机票价”。

  这肯定不是人们等来的一个好消息。但这位在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消失于公众领域后的“铁路代言人”,他的言论总是这样不失时机地“不合时宜”:他反对铁道部的政企分开,认为“不能为改革而改革”。关于火车票价肯定会涨这一预判,原铁道部部长,现任中国铁路总公司法定代表人盛光祖亦有过相当委婉的表示,他与王梦恕一样认为,目前铁路的平均票价偏低,今后票价要按市场规律办。但公众将票价的涨跌与对铁道部的改革直接联系起来,是对改革的迫切期待所带来的一种幻象,而专家将两者直接相连,则更是一种短视的屏蔽,以并无直接因果关系的结果来否定改革之必须,无疑太过于留恋铁道部政企不分的事业与身份的宏大感。交通部部长杨传堂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涨价不涨价不应该是这次机构改革的任务,而是下一步深化改革过程中的任务。”杨传堂表示,包括铁路在内的客运价格将兼顾公益性和市场需求,由发改委牵头确定。让王梦恕的预言显得尤其不合时宜的是,3月18日,兰州铁路局却率先传来“折扣车票”的消息,铁路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铁路推行淡季优惠票已有4年历史,兰州铁路局此次推出的折扣车票与铁道部改革并没有关系。”

  王梦恕坦陈了他对铁路改革后的五大担忧,其中关键处就是票价上涨与投资放缓。他的这些观点,无疑有许多是建立在对过去的依恋之上的。无论如何改革,铁路的国有性质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铁路的军事与救灾功用肯定能得以保障。至于现在铁路运输价格偏低的论断,也建立在现行的成本合理的基础上,实际上在改善管理之后,市场化的成本核算应该是逐步降下来的,而铁路所承担的公益功能,国家会以其它的方式进行补贴。况且,目前高铁的票价与机票相比,其差距不是十分明显,而在廉价火车运力并未大增的现实下,票价上涨毫无道理,效用也不明显,而“赚钱的铁路”与“最需要的铁路”在大多数时候并不冲突,特殊的铁路由国家投资的通道也未堵塞,相反,社会资本和民间资本的介入因改革而进一步打通。

  密涅瓦的猫头鹰要等到黄昏到来,才会起飞。王梦恕的担忧,有着一枕残梦似的破碎,但无论正确与否,对于时代,对于改革,都是一个警醒。当改革只能前进,那就让票价的涨跌,来成为铁路改革最好的说明,因为市场的那只手,将是满足民众消费欲望最合理、最公平的那只手。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