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中环”是对民主的亵渎

2013-03-21 09:17:33  来源:大公网

  一些反对派议员和学者常以民意代表自居,也一直自认是香港民主的唯一拥护者,并为此沾沾自喜。但事实并非如此。反对派所谓的“民主运动”具有明显的缺乏民主、不透明和排他性的特点。一个明显的事例就是由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提出,并被反对派议员何俊仁极力拥护的“占领中环”计划。

  “四部曲”脱离民众

  不久前,戴耀廷连同何俊仁重新拟定了之前提出的“占领中环”策略,并公布了新的所谓“占领中环四部曲”,声称唯有采取这些行动香港才有机会实行普选。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四部曲”把“公民抗命/占领中环”行动改为最後一,前三步则是所谓“审议日”、“万人公投”以及“何俊仁辞职,引发变相公投”。此举立即引起多方关注。

  尽管戴耀廷和何俊仁自称属於“民主派”,却采用的是一套自上而下毫无民主可言的方式制定的所谓“四部曲”路线图,完全没有广泛深入地徵集公众的意见。在公布这套新方案之前,他们只与小部分学者和政客交换看法,不仅忽视了普罗大众的意见,更刻意回避就他们的“占领中环”计划进行民意调查的必要性。如此缺失主流民意的领导方式,不仅使他们的路线图充满缺陷,也使他们的运动脱离民众。

  根据“占领中环四部曲”的内容,第一阶段被称为“审议日”。“审议日”这个概念来自美国学者布鲁斯.艾克曼与詹姆士.费希肯,戴耀廷提议在明年特定时间,召集一万人在某些地点聚合,以十人为一组进行讨论并拟定一项普选方案。

  然而,依我之见,按照戴耀廷和何俊仁的运作方式,第一步就缺乏透明度与民主,其可行性和可信性均存疑。譬如,他们鼓动一万名民众放弃工作或假日休闲而参与小组讨论。根据艾克曼与费希肯的理论,在美国,每名参与小组讨论的人都将得到150美元的报酬,戴耀廷和何俊仁是否要依样画葫芦?

  另外,来自金钱的诱惑是否会破坏审议互动机制的独立性?审议的组织者又能否在一天内公正地完整收集一万名参与者的意见,并整理出不偏不倚的提案呢?而这一万人又怎能代表香港七百多万市民去拟具一个最佳的普选方案?还有,只有少数人参与第一阶段,那是否代表少数人的利益凌驾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这样民主吗?

  事实上,“审议日”此一学术性概念,即使在美国也引起颇多的争议。美国政治学家亚瑟.卢皮亚就曾尖锐地指出,“审议日”的致命缺陷在於它是基於理想化的人性所构思出来,而非基於真实的政治行为。许多研究都表明,这种审议互动机制很可能对学历较低的选民产生误导性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审议互动机制很可能会“加强而非减轻社会底层民众的不利处境”。

  同样,第二阶段所谓“通过电子平台对‘万人方案’作全民投票,取得民意授权”也存在重大缺陷。戴耀廷和何俊仁等人如何能够确保电子投票结果公正可信,同时又具有代表性?而电子投票岂不是要将那些没有上网能力的长者和低学历的劳工阶层排除在外?

  “变相公投”不得民心

  “由何俊仁辞去议员议席引发变相公投”展开的第三阶段,也必然违背绝大多数香港人的意愿。2010年因5名反对派议员辞职,立法会被迫进行补选,当时的投票率仅有17%,创下了香港回归以来的最低点。由此说明何俊仁诉诸於补选这种手段完全是多馀而且拙劣的。大部分港人都谴责2010年的补选是浪费纳税人金钱的行为,但是,何俊仁显然没有从这场政治闹剧中吸取教训。试问他愿意对这种不负责任的以辞职触发补选的所为进行民意调查吗?

  至於最後一个阶段,戴耀廷提出的以公民抗命名义占领中环的示威活动更是无视民主的行为。正如一些西方学者所见,在一个相容并包的社会中,公民抗命往往意在向政府施加压力以实现少数人的利益。即使反对派的余若薇也对戴耀廷的方案提出质疑∶“占领中环即使有一万人支持,却有十万人出来话你令到 无工开, 点先?”

  有鉴於此,以如此毫无民主可言的“占领中环四部曲”来深化香港的民主进程,我实在不敢苟同。

  本文摘译自英文《中国日报》香港版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