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报:特首不能对抗中央 底线明确道路廓清

2013-03-25 07:11:38  来源:大公网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乔晓阳,昨天在深圳麒麟山庄会见香港特区立法会建制派议员,应议员要求,就二○一七普选行政长官问题发表了看法。

  这是迄今为止中央对二○一七普选特首最清晰、最明确、也最具震慑力的一次阐述,开门见山、句句“到肉”,既有助人们清楚头脑、正确认识有关问题,对反对派的连番谬论更是“一盆冷水”、当头棒喝;在特区普选议题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关键时刻,“乔老爷”再显“神功”,不仅完全必要,而且大快人心。

  日前北京两会期间,多位新当选的国家领导人都重申了爱国爱港者治港的基本观点,本港反对派政客和某乱港传媒立即群起攻之,指有关说法是为二○一七的普选“设限”,普选是“假普选”云云。

  部分市民对此也感到有点疑惑∶一来爱国爱港如何界定?二来普选不是应该“打开大门、人人有份”,没有界线和限制的吗?何以今天又会出现爱国者治港的说法呢?

  对所有这些善良市民的不解以及反对派的恶意攻击,乔晓阳昨天都给予了一针见血的回答。乔晓阳明确指出∶中央不能接受与中央政府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香港是直辖中央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不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行政长官必须要对中央负责、对香港负责,这就决定了行政长官必须由爱国爱港的人士担任,否则特区与中央的关系必然剑拔弩张,那时既损害国家利益,香港市民和投资者的利益也必然会受到损害。

  “乔老爷”还强调,特首不能与中央对抗,是一条不可逾越的“底线”,世界上没有一个主权国家会任命与中央对抗、要推翻自己的人为地方行政长官。

  对特首必须爱国爱港、绝不能让“逢中必反”者治港的原因、道理与後果,再没有比这更清楚、更显浅的阐述了;除了花岗岩头脑的抗中乱港“死硬派”外,相信没有多少人会反对、也没有人可以说得出反对的理据。

  必须由爱国者治港,不仅是能不能管治好香港的大前提,更重要的是,眼前反对派和某乱港传媒把爱国者治港说成是“限制普选”、“假普选”,根本是蓄意混淆性质不同的两个议题,是企图误导公众和颠倒是非的。

  事实是∶必须由爱国者治港,是一个关乎宪制地位、主权意识以及“一国两制”方针的重大原则性问题;香港不是一个国家、更不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香港二○一七要普选特首,只是为了落实基本法的有关承诺,并不是要改变香港在宪制上直辖中央的从属地位;二○一七普选特首,是要选出一位合宪合法、有德有能、市民喜欢的治港者,而不是要就特首是否必须爱国、特首是否可以抗中等宪制性政治议题展开全社会的讨论和投票,从而得出特首可以不爱国、甚至可以抗中的结论。如果是这样,那就不是普选特首,而是要从根本上质疑、否定甚至企图推翻香港是中国一部分的事实,那性质就是十分严重和绝不可以接受的。

  因此,由今日开始,有关二○一七可以普选特首的讨论,必须去芜存菁、返本归真,真正回到普选特首的命题上来,包括提名程序如何民主化、候选人名额多寡等,而不是再去讨论、争论特首是否一定要爱国这一不容否定的议题;这才是名副其实的“真普选”,争论特首是否要爱国只是反对派和乱港传媒制造出来的“假普选”议题而已。

  特首必须爱国、不能抗中,这一重大原则不容讨论,但特首提名程序如何可以更好体现公平公正原则、更符合民主精神,则大有讨论的空间与馀地。

  对此,乔晓阳主任昨天已明确指出,按照基本法,二○一七年的特首提名委员 会可以参照现行特首选举委员会的模式组成,但後者是委员个人提名、前者则是提名委员会作为一个机构、一个整体去提名,两者是有区别的。而提名委员会作为一个机构,如何按照民主程序去提名,以及最终产生若干位候选人,则有待港人充分讨论、达成共识。

  就提名民主程序的问题,市民确实大有讨论空间,也需要有实事求是及具可行性的思维,民主程序不代表 不能有过程,任何普选都会有一个分层次、分阶段提名的过程,不可能把一大堆候选人全部堆到选民面前,市民无从作出贤良优劣的选择,做法也是不负责任的。

  乔主任昨天还提出了三个“坚定不移”∶一是中央对二○一七普选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的立场坚定不移,二是特首人选必须爱国爱港的立场坚定不移,三是普选办法必须符合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的立场坚定不移。这三个“坚定不移”,立场明确、合宪合法、利港利国,港人也必须给予坚定不移的支持,二○一七年普选出一位爱国爱港的特首。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