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刊:三种战争将定义美国未来

2013-03-26 07:35:24  来源:中评社

\

  中评社3月26日电 在美国财政紧缩、削减军费的背景下,美国各方势力都在借机争取有限的资源。现已退役的阿富汗战争联合司令部最高司令官戴维.巴诺在文中建议美国减少对传统军工产业的投资,转而投入网络战。他敦促华盛顿方面作出“更大大胆的”决定,重新平衡美国的投资组合。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近日刊文,21世纪的战争将由3种相互重迭的战争形态来主导:硅战争、铁战争和影子战争。美国必须设计一种新的准备和投资策略来有效地应对这三种战争。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把大量资源主要投入在它长期占主导的方面——铁战争。这可能是一个灾难性的错误,但如果我们现在采取行动则还能改正。

  硅战争向美国展示了未来几十年可能面临的最大挑战。这些战争展示了“高水准”——美国可能会面临致命的尖端科技、高级军力和实质性金融资源的三连击。这些战争虽然可能以网络技术为核心,但也会包括高度复杂的武器和新形式的犯罪——从恶意生物特工到重要设施的毁灭,不一而足。

  有些国家是潜在的硅战争对手,其中最明显的便是中国。但潜在敌人的圈子每年都在扩大,原因是有更多的对手获得了能让其攻击和伤害美国的技术,即便它们不具备传统的武力攻击能力。非国家行为者一样也会构成威胁,因为哪怕只是几个技术熟练又不满现状的人组成的小组,也能从他们家中的电脑里发起一场硅战争。要立刻找到实施攻击的人或许是困难的,这就使得阻止进攻和回击复杂化了。

  硅战争如果具备了一定的规模,那么强大的国家行为者可能会通过削弱美国的民事和军事力量来使美国的地区和全球目标失衡或被撕裂。高端的、经济上强大的对手可能会把复杂的网络威胁和大批装备精良的传统力量结合起来部署。这三种能力的结合将使美国军队难以使用重要的空域和水域。虽然美国并不寻求此类对峙——也不认为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但美国必须准备好面对世界上出现新的高级军事竞争标准的局面。毫无疑问的是,美军中的相当大的部分都应该设计以应对这种不断增加的、要求最高的威胁。

  投资影响:硅战争要求美国安全能力获得与现在不同的平衡。这些战争造成的威胁不是仅凭借五角大楼计划在以后10年间上线的力量和系统能够解决的。由于高端、经济强大且具有地区雄心的对手出现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试想2030年的中国——美国现在就应该实质性地改变投资组合。虽然不一定完全准确,但美国仍然完全地暴露在直接来自外国的网络世界犯罪中,故美国需要同时增强攻击性和防御性的网络能力。

  由于远程导弹越来越多,那些现在在地方阵地附近能有效运作的部队在硅战争中将特别脆弱,因此使用无人平台远程发起攻击十分必要。现在的短程载人飞行器和低端船只的脆弱性使它们大体上不适应这种战争。更多地采购这类武器装备值得商榷,尤其是花高价钱采购。如果增加使用远距离、幸存比例高的精确打击能力,这对美国来说就好多了。此外,远处的空军和海军力量——配合导弹防御和地面武装——最能够有效地让美国盟友放心。这样,一旦正在崛起的地区行动者向邻国施加军事压力时,美国的全球信用就能够得以维持。

  在以后的几十年中,铁战争仍将是全球范围内潜在冲突的主要形式,但它们与过去的传统战争不同。这些战争都将主要由民族国家挑起,起因主要是不稳定和利益竞争。此类战争可能卷入很多可辨认而且正在崛起的行动者:伊朗、朝鲜、俄罗斯,或者其他专制政权和流氓挑衅者。政府的突然更迭就可能让今天的友好国家在明天变成致命的地区威胁。20世纪末期的武器在这种战争中会占主导地位。这些战争也不会简单地重复冷战的传统战争对称性——坦克部队对抗坦克部队或者空袭对空袭。每一场战争都会有独特的结构,包含传统和非传统的力量,也就是经常说的“混合”战争。美国必须作好准备,赢得这个领域的战争,加强对能力强、灵活多样(如果更小的话)的美军地面部队的需求。

  大多数民族国家还是会通过传统武器来建立军事力量,但同时也会在网络和非常规战争力量方面寻求利益。其他国家会在庞大的军队里部署20世纪末期的精良武器,并选择一些新技术来支撑军队。比如,朝鲜大体上传统的百万大军可能会部署GPS干扰器来让制导武器迷失方向,可能雇佣黑客瓦解对手的指挥和控制系统,或者让它们的10万突击队员在敌人后方广泛地进行瓦解工作。这种混合在一起的能力可能会在21世纪剩下的几十年中都很常见,但只是程度不同。

  投资影响:在应对铁战争方面美国有着充分的准备,而且随时准备花大价钱购买传统的“铁器”装备——可能面对的是世界上的有限威胁,没有一个是实质性的。面对不断增加的财政压力,美国实际上是不断地把大量资源投入到昨天的能力上,从解决新技术和高端竞争者增加问题的投资中摄取有限的资源。适用于目前斗争方式的短程攻击机和低端水面舰艇并不是问题的答案。装备这些“老旧”系统的代价是实质性科技研究的资金减少。简单地说,在铁战争上过度投资就是抢夺美军和美国手中的资源,而我们正需要这些资源来发展和在2030年的斗争中取得胜利。

  影子战争是第三种潜在的战争形式。“9.11”事件之后长达10年的非常规战争,使美国获得了在这方面的经验。美国可能具有史上最强大的低端智能和特殊力量,这都是在打击反叛分子和恐怖分子的斗争中磨练出来的。而且越来越明显地,这些常规战争在美国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后还会继续,可能会持续几十年。在也门、菲律宾、哥伦比亚、马里、尼日尔和非洲之角进行的特别行动,均表明非传统极端威胁在世界的每个偏远角落无处不在。过去10年里,“基地”组织在国家和地区的范围内进行了大规模迁移,使美国越来越多地进行全球征战,以免除未来针对美国本土和盟友的攻击。结果是,美国把大量实质性的资源转移到优化针对影子战争的能力建设上了。无人机、特种部队、情报活动和其他非传统战争的工具仍将供不应求。

  投资影响:美国毫无疑问地需要维持它在非常规战争能力建设上长达10年的投资。特别是搜集全球范围内可行动情报的能力,在面对类似“基地”组织进行突然袭击时,它能提供不可替代的屏蔽作用。这种全球范围内的早期预警网络对国家防卫而言已成为不可或缺的了。这一系统也让特种部队能先发制人地进行打击或快速还击。美国人期待这种程度的保护,也为国防和情报部门设置了持久的标准。

  快速发展的技术让这些领域的能力在过去10年内得以大幅提高——这类新型工具也相应地成为这三种战争的附属物。侦查和攻击用无人机已成了这个时代标志性的武器。它们的操作距离、耐用性和精确打击能力越来越强大。它们值得获得持续的投资来发展新能力。快速处理多个来源的情报并即时“转变”成战果,也是革命性的,虽然大家可能都看不到。

  最后,训练精良的特种部队也成了美国军事力量最优秀的部分,在不确定的安全环境中是一种可调节、多角色的工具。特种部队还能提供从合作关系建设和咨询能力到攻击行动的多种技能,它们在复杂环境中是不可或缺的武器。维持在该领域和工具(不止是无人机,还有直升机和其他飞机)的投资应该仍然是首要任务。但它们仍然是传统战争的附属品,而不是替代品。美国仍然需要这些传统力量在大规模的铁战争中取胜。

  即将来到的撤军和预算紧缩为美国提供了一代人才有一次的机会来重塑军队和国防工业,使之适应未来的三种战争。华盛顿在“财政悬崖”后的政治气氛说明,现在应该采取更大胆的行动。现在的采购计划是向铁战争的计划中投入更多资源,以便取得更大的优势,而面向硅战争的投入则太小了。现在应该抓住机遇重新平衡美国投资组合,侧重未来能力建设,而不是在当下仍然高度有效的武器装备上面花钱替换更昂贵的武器。如果不能完成这些方面的转型,在面对未来高端战争时,美国将面临危险。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