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俊:三个“坚定不移”推进普选

2013-03-26 11:08:06  来源:大公网

  乔晓阳在深圳讲话强调三个“坚定不移”,这是对广大香港同胞的承诺,是对基本法的重新强调,也是普选行政长官的宪制规定,有利於拨乱返正推动普选。反对派李柱铭之流及其追随他们的喉舌报纸以“普选未谘询,框架已敲定”来指责中央政府不民主,是完全违反事实和混淆视听的谰言。由基本法确定了的选举规定、选举方式要依从,不可以另外搞一套,另起炉灶。

  乔晓阳在深圳会见建制派议员,论述对抗中央者不能当特首的法理依据。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接受苹果日报访问,对乔晓阳的讲话大举攻击,说“决定公民抗命、参与占领中环,源於港人由中英联合声明开始,已就普选问题被中共一次又一次欺骗,已到忍无可忍的地步”,“就算2017年落实普选,香港人都已经被呃二十年”云云。李柱铭、余若薇都表示,准备坐监,也要抗命。另外一份反对派的喉舌报纸大标题则说“普选未谘询,框架已敲定”,指责中央政府不民主。这都是违反事实,混淆视听的谰言。

  中央承诺三个“坚定不移”

  乔晓阳在深圳的讲话,强调了三个“坚定不移”,包括2017年实行普选行政长官坚定不移,特首人选须爱国爱港坚定不移,普选办法须符基本法人大决定坚定不移。

  这是对广大香港同胞的承诺,也是对基本法的重新强调,也是普选行政长官的宪制规定。这一次讲话,和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完全一致,而且说明了中央政府是香港民主的推动者,说明了李柱铭之流的反对派一贯是香港发展民主的破坏者。

  发展民主的基础和保障,在於按照基本法办事。1984年联合声明的原文是这样写的∶“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主要官员由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提名,报中央人民政府任命。”1984年,邓小平会见香港同胞的时候,就强调了香港高度自治,就是以爱国者为主体治理香港。

  第一届行政长官,就是协商的产物,就是爱国者出任行政长官。以後香港的民主逐步发展,到第二届行政长官,已经进步到由选举委员会产生。2004年的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许诺了到了2017年,行政长官就可以通过普选产生。乔晓阳再次用“坚定不移”的字眼,重申了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在在说明,中国中央政府,推动香港的政治制度和民主循序渐进。

  李柱铭“欺骗论”太荒谬

  李柱铭在八十年代,就一直反对香港回归祖国,一直支持英国人继续英人治港,李柱铭对苹果日报所说的普选长官“中央欺骗论”“忍无可忍论”,都是缺乏事实根据和法理依据的。关於提名委员会的问题,1990年颁布的基本法附件一,并没有提及什麽时候实现普选行政长官,附件一载明“行政长官由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根据本法选出,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如需修改,须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基本法四十五条规定“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选产生的目标。”

  这就是基本法的机制。基本法早已经确立三个关口,第一个关口∶行政长官选举办法修改,要经过立法会三分之二的多数的赞成,行政长官的同意,人大常委会的批准。这就是法制和民主的基础。

  第二个关口∶如果制定普选长官方法,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经过民主程序产生行政长官候选人。基本法四十五条对此早已经作出确定。

  第三个关口∶无论是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规定了行政长官选举之後,必需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中央人民政府的任命权是实质的。

  所以,李柱铭和反对派现在假惺惺称说“香港人在普选问题被欺骗了将近二十年”“中央政府违背承诺,收回了普选权”,完全是一派谎言。他们连白纸黑字写在基本法的事实,也不承认,他们还有什麽弥天大谎不可以说出来?

  反对派喉舌误导公众

  反对派的喉舌更加离谱,大标题说“普选未谘询,框架已敲定”,指责中央政府不民主。这完全是蔑视法制的反民主行为。任何选举方式,都必须得到宪制的授权,一经基本法定出了选举的规定,选举的方式就要依从,不可以另外搞一套,另起炉灶。

  既然宪制规定提名委员会决定行政长官候选人的条文早已经存在,还谘询什麽?这不过是当宪制规定“ 到”,企图践踏宪制而已。传媒故意误导公众,假装基本法没有提名委员会宪制规定,说明了他们没有专业操守,招摇撞骗,不要公信力。

  反对派提出了普选行政长官,十万个人提名就可以了的方案,後来发展到只要一万人占领中环,制造动乱,然後在宪制外搞什麽电脑公民投票,就可以了。这是公然不要基本法,不要按制度办事。这不是推行民主,这是企图在宪制之外用非法手段夺权。特别是反对派宣传“占领中环”纲领的策略,就是要引起国际舆论的注意,他们还派人到联合国的人权会议,要求联合国介入香港的选举,这是动乱的开始,那些由美国势力所控制的“颜色革命”、“茉莉花革命”已在中东和北非给当地人民造成人为大灾难。这个模式建立以後,任何人都可以依样画葫芦,召集一万人,然後推翻宪制,推翻政权,社会的繁荣稳定还有什麽保障,这种所谓“民主”,其实就是反民主,反对当地人按照法制当家作主。

  作者:李明俊 为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