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爱港标准铁打钢注 岂可背离宪制安排

2013-03-26 09:20:00  来源:大公网

  

  图∶香港反对派的所谓“真普选”就是企图否定特首选举的爱国爱港标准

  中央政府对香港政改的原则是坚定不移的。“爱国爱港”的政治底线不可突破,也是不可妥协退让的,绝不容许“反中乱港”人士当选最高行政长官,这是由香港特区的法律地位、行政长官的特殊角色以及中央政府对香港的政治承诺所决定的。

  长期以来,中央政府对待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是一贯的清晰的。在行政长官选举制度变革方面,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日前与香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座谈时,强调三个坚定立场∶中央政府在2017年实行普选特首、行政长官人选必须是爱国爱港人士、普选办法必须符合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结合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两会期间关於要确保爱国爱港力量在香港长期执政的讲话,笔者认为,中央政府对香港政改的原则是坚定不移的。

  政治底线不可突破

  “爱国爱港”的政治底线不可突破,也是不可妥协退让的,绝不容许“反中乱港”人士当选最高行政长官。这是由香港特区的法律地位、行政长官的特殊角色,以及中央政府对香港的政治承诺所决定的。基本法序言开篇提到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基本法第1条规定香港是中国不可分离的领土,第12条也规定香港是中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於中央人民政府。香港不是一个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其权力来自於中央政府的授予。基本法第43条又规定行政长官不仅要对特区政府负责,更要向中央政府负责。中央政府对香港拥有主导决定权,拥有对行政长官的实质性任命权,行政长官不仅要爱香港,更要爱中国,拥护并服从中央政府。爱国爱港是一个有机统一体,二者不可偏废其一。香港的法律地位以及特首的双重负责性,决定行政长官要爱国爱港。

  评判标准早已界定

  众所周知,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要求行政长官爱国爱港的政治理念已充分融入到基本法相关条款中。从参选资格上看,基本法第44条列明行政长官必须由在香港通常居住满二十周年并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从政治背景上看,基本法第23条要求特区政府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和团体建立联系;《行政长官选举条例》已载明当选的行政长官不能有政党背景,如若属於政党成员,必须在当选一定期限内做出退党声明。同时当选的行政长官必须宣誓效忠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从选举程序上看,基本法第45条规定香港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从政治关系上看,基本法第43条列明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区的首长,代表香港特区,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区双重负责。

  1984年邓小平会见香港访京团时就明确表示∶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并对评判标准作出了界定∶就是尊重自己的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稳定。

  上述标准都是一些很抽象的政治概念,很难用可以具体操作化的指标去判断某个人政治上是否爱国,反对派人士很少有承认自己不爱国、不爱香港。在接下来的政改谘询期间,特区政府应就如何落实爱国爱港作出深入研究,将爱国爱港这一政治概念转化成能够操作落实的法律条文,这在实际操作中是比较困难的。

  从选举程序上看,提名委员会、全体合资格选民和中央政府能够从中把关,但为了避免宪制危机,提名委员会应提前将爱国爱港之外的人士剔除出去。

  在民主政治化进程中,各种改革思想、理念和方案会出现碰撞摩擦,但都必须在共同的沟通平台上释放正能量。对政制改革来说,香港内部各政治势力应在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宪制安排平台上理性沟通协商,才能取得最大共识。

  岂可背离宪制安排

  诚然,基本法第27条已赋予港人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也赋予其组织和参加工会、罢工的权利和自由。港人可以在普选问题上发表个人意见,或举行游行示威活动,但不能威胁到社会安定经济繁荣。在“占领中环”计划中,反对派明知属於违法行为,一旦付诸实施必然释放政治负能量,不仅不能有效解决普选问题,反而会瘫痪交通运输,损害香港的整体利益,践踏法治核心价值,动摇外国投资者的信心,甚至面临被政府武力驱散或抓捕的命运。

  基本法是香港宪制发展的重要保障,普选方式和程序不能背离宪制安排。笔者翻阅整部基本法,未曾发现有“预选”或“筛选”的字眼,基本法根本未设置筛选机制,所谓的“筛选”完全是反对派杜撰虚构出来的,目的是要打击中央政府威信,以博取港人的同情和支持。正如乔主任所言∶这个说法是偷换概念,目的是博取舆论支持。何为真普选呢?符合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相关宪制安排的就是真普选,背离甚至否认宪制安排的就是假普选伪普选。

  关於如何普选问题,基本法第45条早已规定∶行政长官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选产生的目标。2007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已说明∶提名委员会可参照香港基本法附件一有关选举委员会的现行规定组成,提名委员会须按照民主程式提名产生若干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全体合资格选民普选行政长官人选,报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在普选问题上,必须在宪制安排的基础上理性沟通讨论。

  孟东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