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别让“卫生巾补助”成为民愤的道具

2013-03-29 07:49:42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近日,关于公务员隐性福利的传说盛行于网络“江湖”,人们纷纷传播着这样一条极具爆破力的“消息”:某省直女公务员的工资条中,各种名目的补助五花八门,就连买卫生巾的钱都有补助。网友进而惊叹:这是体制外的人无法享受到甚至无法想象到的。(《信息时报》3月26日)

  这一说法,与全国两会期间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人社厅厅长吴顺江的说法不谋而合:公务员的待遇确实是太高了;这是导致“考公”热、民企用人巨大缺口等问题的根本原因。另有一些媒体则以“表哥”、“房叔”的惊人敛财能力以及当地拒不公布其工资信息为例,论证公务员“低风险、高福利”,“隐性福利不可估量”。

  是的,谁也无法否认,的确有那么一群公务员,获得了传说中的灰色收入、超额福利、超高待遇。可问题是,在整个公务员群体中,他们到底占多大比例?体制内的女性朋友,你们享受到“卫生巾补助”了吗?热衷于传播这一消息的媒体人士,你们身边多多少少也有“体制内”亲友或熟人,在你们认识的“体制内”一般女性当中,有几个享受过“卫生巾补助”?一项你没得到过、她没得到过,只有传说中远方的高级女神们享受过的待遇,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整个群体的境遇?

  时下,一个日益突出的趋势是,骂公务员已成“显学”,与此不同的任何话语,都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可是,媒体人到底该用情绪说话,还是用事实说话?事实是什么呢?“低风险”恰如其分,“高福利”却最好加上一个定语“一部分公务员”。网上流传“基层公务员给吴顺江厅长的公开信”,要求他在“公务员待遇确实是太高了”一语前加上前缀“省直机关公务员”、“厅级公务员”或“浙江公务员”。可惜,这样的声音,轻而易举就被淹没了。

  公允地说,考公热、富豪“考公”、民企留不住人,所有这一切,背后真正的原因,与其说是因为公务员福利高、待遇好,毋宁说是因为社会保障体系极度不健全,“体制外”人员缺乏“病有所医”、“老有所养”等社会保障的“安全罩”兜底,他们平时再风光、再高薪,也难以免除下岗失业生病养老之虞。

  对此,理性的破局之道,应该是谋求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尽快实现“社会保障全覆盖”,使其成为全体公民(不仅止于公职人员)的“防坠网”,而不是用一个极罕见的“卫生巾补助”作为道具,来“启发民愤”,引发其他职业人群对于公职人员的羡慕嫉妒恨,激起“考公”大学生对于未来公务员生涯的不着边际的奢望和想象。

  一个总被有意无意忽略的常识是:“公职人员”不等于“公务员”,“公务员”不等于“官员”,“官员”不等于“贪官”。公务员群体是个最典型的金字塔结构,除了占比极小的一部分实权部门或职级高的公务员之外,位于金字塔基座的众多公务员,其实是无职无权无灰色收入且无爹可拼、提拔无份儿,更与“表哥”、“房叔”式的“塔尖幸福生活”无缘。

  毕竟,公务员群体之间的差异悬殊。如果这些区别可以一笔抹去的话,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根据“中国妈妈650万美元买下纽约豪宅给两岁女儿做学区房”来论断“中国妈妈都是超级富豪”?是不是可以根据“奢侈品LV半数以上靠中国人买”来得出结论“中国人都是暴发户”?以此类推,我们这些从未去过香港、更未赴港产子抢奶粉的草根,是不是也得心服口服地替人家背上“内地蝗虫”的黑锅呢?

  身为媒体人士,你当然可以尽情炒作“公务员福利”和“灰色收入”话题,毕竟,这可以立竿见影地吸引眼球。可当满眼都是“连卫生巾都有补助”、“一元钱丰盛早餐”之类覆盖面极窄的消息时,恭喜你,你已经为“开启民愤”作出不可估量的贡献了。

  当下,“革命”与“改良”正在赛跑,“开启民智”与“开启民愤”也正在赛跑。鉴于极端个案向来比寻常景观更具有传播效率,一则具有轰动效应的消息,无论真伪,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无数理性、客观、全面、公允的陈述彻底抵消。启发“民愤”只需营造激愤的情境即可大面积唤起人们的情绪,并迅速感染许多人;而启发“民智”则需要大家都有足够的定力去抵制“情境催化剂”,不被其乱了心绪。所以,“民愤”压倒“民智”,常如山崩地裂摧枯拉朽;而“民智”战胜“民愤”,则如逆水行舟寸进维艰。

  让全体公职人员为少数人的超高待遇背黑锅,将整个公职人员集体污名化,固然是政府信息不公开、官员财产不透明、公职人员薪资不透明所结出的苦果,可媒体倘若也以偏概全推波助澜的话,就不仅仅是普通公务员的“不可承受之重”,而有可能是整个社会的“撕裂之痛”了。

  林永芳

关键字: 民愤 LV 道具 民智 房叔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