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心理支撑了“抗日神剧”生意

2013-03-30 10:08:09  来源:南方都市报

  八路军战士像撕鱿鱼片一样徒手将敌人撕成了两半,一位女英雄被一群日军侮辱后,腾空跃起,数箭连发,几十名“鬼子兵”接连毙命。绣花针、铁砂掌、鹰爪功、化骨绵掌、太极神功轮番出现,取敌人首级如探囊取物。

  这不是小孩子在做“过家家”的游戏,而是褒扬抗战英雄的影视剧里司空见惯的场景。此类“抗日神剧”雷倒众多网友之后,也引来了严肃的思考,人民日报为此发表的评论称,“抗日神剧”不过是借助无与伦比的奇特想象和神乎其技的电视特效,对“义和团旧梦”的一种重温。

  “抗日神剧”的危害显而易见,当意淫成为战胜顽敌的最佳武器时,一部创巨痛深的抗战史几乎就是一个笑话。这不是对浴血奋战的先烈们和历史的双重不敬吗?

  诚如人民日报评论所说,“抗日神剧”的大量登场,究其实不过出于“精明的商业算计”。影视编创当然是一门生意,在商言商,原本无可非议,真正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意淫式爱国、编织义和团旧梦也能创造出商机?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编创者心目中一批理想的受众,缺乏适合“抗日神剧”生长的土壤,这样的商机在中国大地上出现的机会微乎其微。

  “抗日神剧”雷则雷矣,但其实并非始作俑者。总是习惯于把心目中的敌人漫画化、弱智化,并从中获得快感,不自今日始,其表现领域也远不止于影视剧而已。与其将板子全部打在“抗日神剧”的编创者身上,不如反思某种奇特的民族心理。这种心理之所以称之为奇特,那是因为它往往以自大虚骄的形式表现出来,但骨子里,却是根深蒂固的卑怯。越缺乏信心,越要装出不可一世,自大虚骄与弱势受虐的心理就这样奇妙地混合为一体,以致既不能准确认识自己也无法透彻理解对方,就这样沉迷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而不知东方之既白。

  应该欣慰的是,这种靠臆想麻醉自己同时又让别人齿冷的行为眼见越来越缺乏市场,否则也无法解释“抗日神剧”为什么会引来众多网民的嘲笑了。然而需要警惕的是,尽管压根儿就是一门生意,但因为这门生意里包裹着让一些国民亢奋的毒药,往往容易引来诸如“爱国”、“民族大义”等口水之争,可能无形中增加了明辨是非的难度。

  世界都在进步,包括我们曾经的敌人。正确认识这个世界,仰赖于我们自己的自信和成熟。恒久保留对历史的一份敬畏,永远存有对理性的一份尊重,一个民族走向自信和成熟,这两者须臾不可或缺。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