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纪念张国荣时,我们在纪念什么?

2013-04-01 14:52:47  来源:观点中国

  十年生死两茫茫。2003年4月1日张国荣的一跃选择,让粉丝在此后每个愚人节都充满伤悲。每年此时,纪念张国荣的活动一一上演:粉丝们回忆、知情人访问、纪念演唱会等。十年是一个节点性的时间,陈淑芬也要公布张国荣生前最后一条短信,才让今年的纪念活动不再是例行公事的悲伤。

  张国荣生前已经得到很多粉丝的爱惜,离开时的悲剧色彩让一个传奇更加传奇,粉丝数目越来越多。很多人边看他的影视剧,边听他的演唱会,自网络到现实陷入集体怀旧的氛围。由于信息模糊,公众自己探寻不到张国荣去世的真相。但在舆论屡屡挑逗和伤害时,离去也许是身心两层面的解脱。

  张国荣是一个特立独行、大胆突破的巨星,有着那一代人敦厚、聪慧、敏感的特质。他活着的时候,很多人都不为肆意伤害说一声对不起,斯人已逝却又大张旗鼓言说悔意。亲密者,陌生人,每个人都在脸庞上、文字里、诉说中妆点悲伤,只是回忆的信息碎片能否真正还原张国荣孤单的影子?

  当我们纪念张国荣时,我们到底在纪念什么?我们念兹在兹的张国荣,已经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符号,在娱乐至死的社会里被怀念、被消费、被遗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凭吊了自己的青春岁月,凭吊了随时间逝去的过往。如今的张国荣是我们真实内心的投影,曾一起度过矛盾的时光。

  十年的时间,改变了生活,催老了你我。此刻,我们也许应该问问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一个健康的人,对身边多元现象抱有宽容之心,对疾病和悲剧投以怜悯之心,对丑恶与无耻显示勇气之心。如果张国荣的死亡涟漪仅限于娱乐圈,而没引起社会的连锁反应,那个体悲痛的意义又在何处?

  纪念张国荣,我们应该做的很多:对抑郁症等心理疾病进行社会干预;对同性恋应该怀有最大程度的善意;对他人遭受的痛苦理应感同身受;对香港和内地沟通争议表达真实想法;对娱乐业无底线炒作进行集体抵制……如果这些我们都没有做到,又要用什么来祭奠逝者呢,是原地踏步的一切吗?

  一个优雅的明星,一代绝世的伶人,一念痛苦的抉择,一世无双的传奇。纪念张国荣与快乐愚人节形成悲与乐的鲜明对比,也许是一个时代宿命的荒谬缩影。对现实的不满意,对未来的不确定,才让人们陷于集体怀旧的逻辑,纪念一切可以纪念的生活符号:活着的或者死去的,Beyond或者张国荣。

  十年之后,当纪念张国荣时,我们在纪念什么?每个人是时候好好问问自己了。

  赵查理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