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继亭:警惕码头罢工的政治动机

2013-04-02 07:17:41  来源:大公网

  反对派利用码头工人罢工以达到不可告人目的。若最终以占领方式成功迫使当局作出重大让步,可作为一个“成功先例”,为日後“占领中环”壮胆,以制造“占领”可以达到目的,甚至是与“中央对抗”并非禁区的公众印象;即使是失败,反对派也能通过这场“排练”,演练具体的“占领”手段。可以预见,与码头罢工类似的工业行动,将会在未来一两年里不断出现。各方面必须做好充分准备,制定危机应对措施,以免陷入连锁的被动局面。

  货柜码头罢工事件已踏入第六天,仍无解决的迹象。资方入禀禁制令,采取限时清场行动;劳方工会则声称若无法与和记黄埔直接谈判,将不惜将行动升级。一场劳资矛盾所引发的严重且漫长的冲突,将无可避免。表面上看似乎是一场工业行动,但若深入观察,这场工潮背後却有复杂的政治动机。联系到近日反对派的“占领中环”运动,“瘫痪码头”堪称是一场排练预演。对於反对派来说,若最终对抗成功,可资“争普选”壮胆,让港人以为“对抗中央”并非禁区;即使失败,也能以一场声势浩大的工人运动,增加公众对“占领”运动的认受性。从这一角度而言,码头罢工将影响香港的政局,不可不察。

  反对派早已预告罢工行动

  将“占领中环”与码头罢工一并而谈,绝非无限上纲上线,而是有众多的事实依据。从西方政党实践经验来说,一些重大的政治事件,往往是由工业行动或者称之为罢工所引起的。近年发生在法国、希腊、南非、科特迪瓦的罢工以逼总统或总理下台的例子,所产生的政治能量,已非普通的劳资纠纷。实际上,通过发动大规模罢工瘫痪公共设施以向对手施压,在国际政治里早已司空见惯,亦是政权轮替的重要媒介。

  香港尽管是一个高度自由的资本主义社会,以遵守法治和平理性见称,工会以至工运力量无法与西方社会相比。但不可忽视的是,近年来因大财团垄断并不断修改雇佣政策,以及经济因素,令工人待遇逐步下降,所引发的社会怨气已越来越深。当这股不稳定因素被人利用时,自然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量。从近月来的种种迹象显示,反对派为求获得更大的政治利益,尤其是在实现“占领中环”的目的,正在利用各种可用手段。

  事实上,早在三月中,反对派已经“预告”会以罢工手段去作政治抗争。例如,反对派“四人帮”之一的《苹果》老板黎智英,就在该报发表名为《让我们同行》的文章。其中有这麽一段∶“非暴力不等於我们不可以对抗,例如我们可以发动罢工。若然公务员罢工一天,地铁工作人员罢工一天,机场人员罢工半天,的士司机、货车司机等轮流罢工,以表示对中央剥夺我们基本法普选权利抗议,非暴力的精神力量可以是很宏伟的力量。”黎智英作为反对派的最大“金主”,以及此次“占领中环”的幕後真正推手,他的这篇文章被视为“占领中环”的行动纲领以及道德宣言,当中所提及的方式,又岂会是毫无目的表态?

  而若留意整个罢工过程的市民应当会看到,整场罢工运动,走在最前线的,不是码头工会自己,而是工党及其所操控的职工盟;不断在现场鼓噪、煽动对抗的不是工人自己,而是李卓人、黄毓民、梁国雄等一众反对派成员;而所有罢工工人人数不过一百五十人,但现场却有超过六百人,当中大部分是一些激进的社会团体,例如人民力量、左翼21等,当中甚至包括一些大学学生。难道不奇怪吗?参照香港过去十年的罢工历史,几乎没有看到有任何一场罢工,在一开始就有如此多的政治势力夹杂其中。为什麽一场原本可以通过谈判的工潮,会不断越演越烈,甚至有不断恶化的趋势?事实上,从近期反对派喉舌媒体所出现的舆论,诸如“罢工等同争民主”、“没有普选工人利益没保障”、“政府监管不力、纵容大财团”等,当中原因不言自明。

  罢工将成常态需及早应对

  这些“占领”运动的鼓吹者,显然有意利用罢工这一手段来实现其政治目的。至於码头工人为何会被选中?除了恰逢其时的因素之外,当中更重要的或许在於,国际货柜码头属於重要的公共设施,任何堵塞或罢工都会造成巨大的经济及政治影响,甚至於会引起国际关注。这正是反对派所急需的――一个与“占领中环”有相同效应的“占领”例子。换一个角度说,货柜码头有如中环,占领码头有如占领中环,反对派正是要通过这种方式,进行一场事先的热身预演,以此来试探香港市民的观感。

  实际上,不论罢工最终结果如何,反对派都百利而无一害。如果以占领方式成功迫使资方作出重大让步,则无疑是一次重大的胜利,可作为一个“成功先例”,并作为日後“占领中环”壮胆,以制造“占领”可以达到目的,甚至是与“中央对抗”并非禁区的公众观感。即使是失败,反对派也能通过对这场“预先排练”,观察公众反应以及具体的“占领”方式和手段。

  必须清楚认识到,反对派为达到“占领中环”、“对抗中央”的目的,将无所不用其极。可以预见,与码头罢工类似的工业行动,例如机场地勤罢工、机场的士罢工、巴士司机罢工、泥头车司机罢工、空中服务员罢工等等,将会在未来一两年里不断出现。当一次又一次的“和平罢工”在香港涌现时,自然会挑起香港内部矛盾,制造内部对立。一方面令政府面临更多的管治危机,另一方面也会令香港市民对更激烈的“占领”抗争有更大的接受程度。面对此种情况,各方面必须做好充分准备,制定危机应对措施,以免陷入连锁的被动局面。

  李继亭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