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庄:普选应达成共识 “占领”运动破坏真普选

2013-04-02 07:31:42  来源:大公网

  中国是单一制国家,基本法第12条有香港特区直辖中央政府的要求,代表香港特区的行政长官当然也要直辖中央政府。如果行政长官要与中央对抗,就意味香港特区可以不直辖中央,可以完全自治,可以独立,可以分离。中央当然不能允许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乔晓阳,日前在深圳与香港立法会的三十七名建制派议员座谈。他认为,“当前主要是两个认识问题,一个是在‘一国两制’下行政长官具备的最基本条件是什麽;一个是行政长官普选办法最基本的法律依据是什麽。”他强调,“香港社会应当也必须在这两个最基本的问题上达成共识。”

  虽然香港“占领中环”和“真普选联”的鼓吹者提出异议,但却提不出像样的理由。《老子40章》云∶“反者道之动。”我们不妨从逆向思维来思考∶假如行政长官普选的法律依据不是基本法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不是要把爱国爱港、中央信任、港人拥护的治港者选上来,而是要让对抗中央政府的人当行政长官,这样的政改谘询能够顺利开展吗?这样的政改方案能够依照“五部曲”完成吗?

  提名委员会代表性广泛

  从正向思维来思考,乔晓阳的话只不过是重申国家对“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重申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规定而已。现说明如下∶

  (一)基本法第45条第2款规定,行政长官“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选产生的目标。”2007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在给出普选时间表时,也明确规定,“提名委员会可参照香港基本法附件一有关选举委员会的现行规定组成。”

  根据基本法附件一的规定,在普选前,“行政长官由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根据本法选出。”由於该选举委员会由工商金融界、专业界、劳工社福宗教界、政界等四个界别组成,“各个界别的划分,以及每个界别中何种组织可以产生选举委员的名额,由香港特区根据民主、开放的原则制定选举法加以规定”;香港经历了多届行政长官的选举,因此参照现行选举委员会的组成而成立普选时的提名委员会,也必然符合基本法第45条第2款“有广泛代表性”的要求。该委员会香港特区各分区、香港社会各界别、各阶层、各方面的代表,其代表性比立法会、比区议会还要广泛,没有什麽好指责的。

  至於“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是作为整体机构提名,完全可以从基本法的文意推断出来;按民主程序的提名必然是“少数服从多数”模式的提名,也完全可以从“民主”的本意作出解释,也没有横加非难的理据。

  如果对以上的最基本的法律依据都不愿意认同,还要提出另外的一套与基本法明文规定不同的提名机构和提名程序,就等於不要基本法了,不要基本法了就等於不要“一国两制”了,进行政改谘询也就没有意义了。由此可见,就此达成共识非常必要。

  (二)对历届行政长官的人选,中央都有爱国爱港、中央信任、港人拥护的要求,其措辞虽然不尽相同,但基本涵义是一致的。这次乔晓阳提出“不能是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的要求,虽然是“新”的提法,但也完全符合基本法的规定。

  “不对抗”要求符合基本法

  基本法第43条第2款规定,“香港特区行政长官依照本法的规定对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负责。”不伦在法理上,还是在常理上,如行政长官要向中央负责,就一定不能对抗中央;如行政长官要对抗中央,就一定不能向中央负责。中国是单一制国家,基本法第12条有香港特区直辖中央政府的要求,代表香港特区的行政长官当然也要直辖中央政府,如果行政长官要与中央对抗,就意味香港特区可以不直辖中央,可以完全自治,可以独立,可以分离。中央当然不能允许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

  根据基本法第44条的规定,行政长官还必须是“中国公民”。宪法第53条规定,“中国公民必须遵守宪法”。行政长官既然是中国公民,自然也要遵守宪法规定的宪制。连宪制都不能尊重的人,当然不配当中国公民,更不用说担任行政长官了。

  有人可能认为,根据基本法第45条第1款的规定,行政长官由中央政府任命。如经选举产生出来的行政长官有对抗中央的主张,中央可以不作出任命。如万一出现这种情况,中央必然可以不作出任命,但这是应当尽可能避免的。因为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要重新提名和选举,香港特区不但要劳民伤财,而且还可能出现上一届行政长官已经离职,但新一届行政长官未能就任的情况。这不但是中央所不愿意见到的,而且也是广大香港市民不希望看到的。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产生,乔晓阳事先作出提醒,也是情理之中,法理之内。

  “占领”运动破坏真普选

  值得注意的是,日前“占领中环”和“真普选联”的鼓吹者正在煽动“非基本法”运动,试图将行政长官的普选拉离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轨道,妄图将对抗中央的代表性人物推上行政长官宝座,闹得满城风雨。这样下去,政改谘询将难以开展,任何正当而符合基本法的方案也难以产生,更加难以通过。这并非中央的本意。

  从乔晓阳的表态可以看到,2017年实现行政长官普选是中央和香港特区的共同目标,中央落实该目标的立场是一贯的、坚定不移的。香港特区和广大市民从“占领中环”和“真普选联”的种种行径也可以看到,他们的所谓诉求其实就是要挟中央,使中央在中环被瘫痪之後屈服,允许他们的代表人物成为2017年的行政长官。天下岂有此理。用魏曹植《与吴季重书》的话说∶“过屠门(肉食店)而大嚼,雉不得肉,贵且快意。”香港广大市民不会让他们快意的。

  作者:宋小庄 为法学博士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