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社:两岸未来政治谈判与两岸宪法的博弈

2013-04-02 07:53:44  来源:中评社

\

 两岸政治关系定位的谈判大门如何开启,需要两岸学者共同努力。

  中评社香港4月2日电/法律出版社社长、海峡两岸法学交流促进会副理事长黄闽在《中国评论》月刊3月号发表专文《两岸未来政治谈判与两岸宪法的博弈》,作者指出“两岸政治关系是两岸和平发展过程中的敏感和困难领域。两岸政治关系,涉及两岸关系政治议题的碰触,未来政治谈判和政治协商的开展,包括一个中国的政治意涵、主权和安全、法统的正当性之争、统独的较量,两岸统一的方式、未来一中的宪政框架……所有这些敏感而困难的问题都和两岸宪法相连接。从两岸宪法的角度研究两岸关系,是提升两岸问题研究的层次和高度,厘清两岸关系的发展思路,直击寻求两岸关系中最核心最困难问题的化解和解决之道的必由路径。宪法和宪政是政治关系的最高形态,是政治关系的‘天花板’,是规制政治议题的‘顶层设计’,未来两岸关系的宪法研究应当成为两岸关系研究的重点领域和重要视角。”文章内容如下:

  台湾“宪政”的现状

  (一)台湾混乱的宪政观念

  宪法是整个法制的基石,更是政党和政治人物必须恪守的政治和法律底线。笔者在相关文章指出,台湾的具体法制真实有效,而“宪政”却是相当混乱。就以民进党的立场“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没有哪一个国家的政党和政治人物可以公然抗拒宪法。以基本法理,公然蔑视和对抗宪法的政党应当是属于被取缔之列的非法政党;公然蔑视宪法的政治人物,应当丧失从政资格,严重的应当追究和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这些宪政乱象,居然可以在台湾发生,一批民进党、台联党政治人物,在“中华民国”体制内从事政治活动,享受俸禄和待遇,却可以堂而皇之的反对“中华民国宪法”,不受约束,这是世界民主政治中绝无仅有的怪异乱象。如此宪政,何以成国?台湾全民都活在“国家认同”的纠结之中。


  (二)“宪法各表”是不是一中框架?

  谢长廷先生的“宪法各表”到底是不是一中框架?这是大陆及台湾蓝绿都关注的话题,对此也引发了不同解读。笔者以为,“宪法各表”,当然是两岸宪法的各表,谢先生并不关心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如何表述“一个中国”,他只关心依“中华民国宪法”所表述的“中华民国”。两岸宪法的各表,会不会表出“两个中国”或“一边一国”?从谢先生坚持“各表”看,各表的结果当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貌似一边一国,其实,谢先生“宪法各表”与国民党政府对“九二共识”的通常说法“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并无本质差异。之所以这样判断,是因为从两岸宪法的内容看,宪法各表,不可能表出“一边一国”,台湾执政党的“一中各表”的法律依据是“中华民国宪法”,谢先生“宪法各表”的依据当然也是“中华民国宪法”。中国国民党的两岸关系政策“一中”是明确的;谢先生的“宪法各表”以其法律人的思维也当指“一中”,当然,中国国民党和谢先生同指“一中”是“中华民国”。

  两岸宪法的法统都源于大陆,宪法内容中涉及的领土人民都是包含大陆和台湾的完整的中国。宪法各表,在领土和人民之上,是重迭各表,从宪法的自身的法理逻辑看,宪法各表当然是“一中”框架。

  “宪法各表”真的优于“一中各表”?许信良先生认为“宪法各表”优于“一中可表”值得玩味。其实两者并无实质差别,谢先生的“宪法各表”,无非是两岸依据各自的宪法对各自所认同的中国进行表述,在大陆表述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台湾表述成“中华民国”。大陆当然不会认同“中华民国”可以代表一中,一中就是“中华民国”,但也无法反对台湾的“各表”;同理,依照“中华民国宪法”来表,也不可能表出“两个中国”,更不能表出“台湾是独立主权国家”。“宪法各表”并不优于“一中各表”,前者是表,后者是里。

  民主和法制(法治)是成熟社会的一体两面,而宪政文化的成熟却是民主政治的法治基石。当代宪政除了基本理念的现代化以及民主科学进步基本品质外,宪政还表现为一个时期各种政治力量的对比和妥协。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