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介之:陈日君歪曲事实混淆视听

2013-04-10 07:09:55  来源:大公网

  政客有政客的语言逻辑,主教有主教的思维方式。但天主教荣休主教陈日君昨日的一番言论,却令人无法不对他的真正身份产生疑惑。乔晓阳明明是强调“特首不能与中央对抗”,到陈日君口中却被说成“人民不能与政府对抗”。如果说天主教徒应说真话、导人向善的话,那麽陈日君应该为自己的言行而感到羞愧。

  竟指终院判决“丑陋”

  昨日《苹果日报》登了一篇陈日君口述的评论文章,题为《哪些地方的人最值得有民主》。全文大意是要表明,香港才是最值得有民主的地方。但不知是陈日君表达能力有问题,还是该报记者作了太多修饰,整篇文章错漏连连,所引例子毫无说服力,更屡有惊人的论调。例如,文章一开始就盖头盖脸地批评终审法院在菲佣一案中的判决,称“即使给予他们居港权,他们也不一定留港,现在的判决高调否定他们的权利,是一种歧视,是很丑陋的结果”。

  在香港,大概没有哪位公众人物敢如此明目张胆批评终审法院。人们即使不同意判决,也极少会用这种字眼去辱骂终审庭法官。即便是当事的菲佣以及其代表律师,在得知判决後,也要强调一句“我们不同意,但尊重终审庭的判决”。这是香港司法之所以能排除干扰、经久独立不受干预的一种习惯。陈日君的做法,是一种赤裸裸的损害香港终审庭的司法独立的做法,是以宗教教义去干预世俗判决。人们常说“以政治干预宗教,其害大矣”,同样,以宗教的名义、以教义去试图影响、左右世俗法院判决,其害尤深矣。欧洲中世纪的教会异端审判对文明造成的破坏,陈日君大概不会不清楚吧。

  当然,陈日君有权发表自己的个人见解,作为一名“荣休”主教,他的言论已不能代表整个香港教会。但作为一名在香港天主教徒中拥有相当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他应当有最起码的对终审庭的尊重,以及分辨是非的能力。

  而让人更为吃惊的是,他为求自圆其说,强调他所谓的“民主”理论,竟然不惜采取刻意歪曲他人意思的手段。乔晓阳日前关於“爱国爱港”的讲话,香港所有传媒都作了详尽报道,市民早已明了於心。即使不同意乔晓阳的看法,理性的人大概也不致於下流到去刻意扭曲原意。乔晓阳明明是强调“普选出来的特首不能与中央对抗”、“爱国爱港是特首的应具备条件”,到了陈日君的嘴里,意思完全变了样。他在原文中说∶“一人一票前面要加上预选,所谓预选就是假普选,他们清楚表明不接受和政府作对的人,那什麽叫做‘和政府作对’?世界上有哪个真正民主的地方不容许和政府作对?”

  歪曲乔晓阳讲话原意

  什麽叫做偷换概念、以偏概全,陈日君大概能算得上其中的专家。乔晓阳其重点是特首的标准,强调特首与中央的关系。但陈日君却将“特首”换成“人民”,将“地方与中央”的关系,混淆成“人民与政府”的关系。於是,乔晓阳强调“地方政府首长不能对抗中央政府”,变成了“中央不容许人民对抗”。人民当然有权去监督政府,有哪一位中央领导人说过不容许人民对抗中央的话?事实上,世界上有哪一个中央政府,会容许一个地方政府的行政首长去推翻自己?美国是行联邦制,各州政府拥有很大的行政、立法、司法权力,但有谁看到、听到有哪个州长表明自己最大任务是要推翻联邦政府?英国行的是君主立宪制,有谁会看到英女王会允许哪个郡公然要求推翻英女王?罗马教会行的是教皇权力绝对集中制,试问,教皇连中国天主教爱国会都容忍不了,还要奢谈“一人一票选教皇”?

  思维仍停留冷战时代

  诸如此类的荒谬观点,充斥在短短数百字的短文中。当然,以陈日君多年来深耕香港政治的思维火喉,断不会作出如此低级的误解,他之所以如此歪曲他人言论,大概有其政治深意。因为他明白,一个地方政府行政长官必须爱国,这是放诸於四海皆准的道理,乔晓阳的话合情、合法、合理;如果他准确按乔的原话,将无法获得他所要达到的宣传目的,只能以断章取义、以偏概全的手段,才能自圆其说。

  作为一名在香港数十年的天主教徒,又是一名身居高位的神职人员,陈日君应当为自己的言论感到羞愧。将香港民主进程所遇到的问题,一概简化成中共不民主,是极其典型的冷战思维。如果陈日君真的如其所说的,那麽珍视民主,一九九七年回归之前的数十年里,陈日君又向港英政府做了什麽?他又有否向英国人争取过早日落实香港的民主?当英国人否决香港人居英权的时候,他又做过什麽?

  一个月前,罗马产生新任教皇方济,他以亲民恳切的态度去面对当今的世界,一新世人耳目。陈日君或许需要自我反省一下,他仍旧沉浸在过去的冷战世界,仍旧以歪曲他人言论、以右派教义去攻击世俗法庭的做法,是否还能赢得公众的尊重?是否符合方济的精神?尊重事实理性沟通,这或许是他所应当做的。

  耿介之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