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红豆水”局长被免,对治污无足轻重

2013-04-10 07:33:03  来源:中国青年报

  若不是一句不恰当的比喻,河北沧县环保局局长邓连军,或许不会这么快被免职。

  沧县张官屯乡小朱庄的地下水变成红色,近700只鸡饮水之后死亡,村民做饭只能用纯净水。他们认为附近的建新化工厂污染了地下水,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无果。面对媒体采访,环保局局长邓连军解释:“红色的水不等于不达标的水。有的红色的水,是因为物质是红色的,比如说放上一把红小豆,那里边也可能出红色,煮出来的饭也可能是红色的。”

  某种意义上,邓连军是“因言获罪”,而非工作失误受罚。污染不是今日才有,邓局长却一直稳坐官位,高枕无忧。他说“红色的水不等于不达标的水”,并非毫无依据。2000年,建新化工厂通过了“一控双达标”验收,环保手续齐全。该厂有排污许可证,环保局副局长韩锦东也说,环保部门每月对化工厂排水口水质检测一次,结果都达标。

  可是,当地人对此并不认同。村民朱秀江说:“我们老百姓也没检测手段,就凭直觉,它熏得我喘不上气来,你们就能说合格?”

  事情的诡异之处恰恰在于,凭借仪器检测出的数据达标了,最直观感受却无论无何也过不了“关”。村民统计,1996年以来,村里陆续有30人患上癌症,其中已有24人死亡。不说连年确诊的癌症病例,仅靠眼睛看一看,鼻子闻一闻,嘴巴尝一尝,就知道水质能不能达标。

  偏偏,环保官员对此视而不见,拿着排污许可证和检测报告,告诉你一切合格。或许,他们还会觉得委屈,因为县环保局1997年才成立,而建新化工厂1988年就已建厂。如同邓连军所说,污染到底是什么时候形成的,确实不好认定。

  当然,总要有人为此担责,免去环保局局长,当然是问责的方式之一。只是,对于当地民众而言,对于污染的治理而言,区区一个环保局局长被免,似乎无足轻重。因为这种问责,是迫于外界的舆论压力,而非主动惩治当事人的失职行为,或者回应当地民众的不满意。这就使得罢免有很大的随意性和偶然性,其主要目的也多在应对舆论,而非解决问题。污染之后的艰难治理,也恐非一个部门,一个官员,能凭一己之力承担。

  各类污染事件不断发生,除了环保部门不作为之外,还有其他许多因素。要求环保部门同地方的经济发展冲动、与千丝万缕的利益纠葛相抗衡,很多时候确实勉为其难。不知道有几个县、市的环保局长,敢于和县长、市长们的经济指标相较量?又有几个人能将污染防治中的各环节、各部门责任理顺弄清,对其间的推诿卸责应对自如?并且,有足够的人力物力能力,去发现并查处各种污染?

  这一切都在纠结之中,而污染状况正愈加严重。据沧县官方证实,小朱庄村养鸡场内井水苯胺含量,为饮用水标准的73.3倍;建新化工厂排水沟坝南的苯胺含量,超出排污标准1倍多。目前官方暂未公布具体治理办法。

  根治的难度可以想见。环保专家说,建新化工厂外地表土壤中污染物残留浓度非常高,拆除厂房设备只是一个方面,严格说,那些被污染的土壤都应该挖走。另有专家认为,要想净化已渗透到深层的地下水污染,需要数百上千年。

  小朱庄的不幸,大约是当下环境问题的一个缩影。严峻现实之下,个别环保官员因为舆论压力被免职,只是一个被逼无奈的开端。有多少污染事件,在舆论的关注下惊心登场又悄然淡出?又有多少官员,因为环保不力而被追究?如果不在雾霾、沙尘、污水中,重新界定发展的意义,那些被荼毒的土壤、河流、空气,很难有所改观。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