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民:在制造业转型中,政府应该做什么

2013-04-11 13:12:39  来源:广州日报

  曾经轰轰烈烈的无锡尚德集团如今面临破产的境地。这标志着仅仅几年前炙手可热的光伏行业进入了冰河期。

  光伏行业和其他制造业行业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产能过剩和缺乏技术创新。在制造业,规模经济尤为重要,只有先做大才能做强。每个企业都在努力扩大自己的规模和产能,这就形成整个行业产能过剩。苹果公司就靠创新推出了iPad和iPhone系列手机,利润丰厚,获得成功。

  我国的制造业过去靠低工资和低环保,以低价格打入世界市场,为我国制造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功不可没。当年光伏行业的发展靠的也是这种价格优势。但如今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如果不及时从价格优势转向技术优势,制造业的衰退就是难以避免的。中央讲的经济转型中最核心的就是要从投入型增长转向技术进步型增长。

  如何转型?在我们这种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中,许多人马上想到政府。我们首先要知道政府不该起什么作用。如今政府能不能再出钱主导光伏产业创新呢?技术创新实际包括两大块:一块是基础理论研究,另一块是应用研究。基础理论研究应该由政府出资支持,但应用研究应该交给企业。

  如果政府投资于应用研究,或主导应用研究,结果很可能是出力不讨好,适得其反。上世纪90年代,日本为了在电子行业成为世界领先者,曾由政府出资、主导,组织一些大企业进行技术突破,尽管在集成电路方面暂时领先,但直到今天在电子行业也不领先。美国政府对应用型创新完全放手,直到今天在电子行业仍处于领先地位。花了钱,出了力,反而不成功,不管不问却硕果磊磊。这是为什么呢?

  企业从事应用型技术创新研究目标是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它们从事这一行业,对于行业内哪种技术创新有前途了然于心,所以在确定创新的方向时,失误较少,而且即使失误也要由自己承担责任。企业熟悉市场,熟悉消费者,创新出来的新产品也能适合消费者的需求。政府没有利润动机,又不熟悉行业和市场,所做出的决策可能会有失误。而且,政府用税收的钱,赔了也不是自己的,所以,即使有成功,其代价一定高于企业的。历史也证明了,成功的应用技术创新都出自企业,很少是政府。计划经济下,政府不惜投巨资,亲自从事,但有多少成功的创新?

  当然,说政府在应用型技术创新方面不要亲力亲为,并不是说政府不可以起作用。政府的作用还是十分重要的。首先是要为企业创造一个有利于创新的环境,建立一套有利于企业创新的制度。如果没有专利保护制度,山寨遍地,企业有创新的动力吗?专利制度靠政府来制定并落实。其次,对企业要放手,不要限制太多。无论政府好心限制或扶植企业,都不利于企业创新。限制不必说,扶植也未必需要,光伏不就是扶植的结果吗?有政府扶植,可以不创新而赚钱,创新能有动力吗?最后,政府要在基础研究和教育上投资。

  基础研究是应用研究的基础,这种投资无利可图,要由政府投资。人才在应用型研究中的作用地球人都知道,我想就不用多说了。

  十八大提出,深化市场改革关键是确定政府的作用。当前就要减少政府的作用,更多发挥市场的作用。我想这个精神也适用于企业创新和中国制造业成功转型。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