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烨:台当局陷入美日圈套

2013-04-13 10:29:19  来源:大公网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日於4月10日签署的“台日渔业协议”规定,划设大范围“协议适用海域”,台湾渔民在钓岛周边海域作业范围扩大约4530平方公里。未来渔民可在北纬27度以南,至日本先岛诸岛以北之间海域作业不受干扰。据称,日方将允许台湾在钓鱼岛海域12海里以内,也就是所谓“执法线”以内进行渔业操作,但前提条件是不允许有登岛行为。

  此消息一出,包括日媒在内的舆论界都指出,日本此举用心明显,是为了防止两岸联手抗日。两岸三地坚持保卫钓鱼岛立场的人们也对台湾当局的做法大为吃惊,讲句实话,在所有中国人眼里都看得出来,自从大陆官方保钓行动步步升级,之前令人忧心忡忡的中日强烈冲突并未即时出现,天没塌下来,仗没打上来,反而是对日硬起来,比软下来的日子明显好过得多。在坚持一下,形势或对我方更有利。可偏偏选在此时,台湾当局在日本人面前脚软了,像是本来一篮鲜蛋被苍蝇叮到了一苹裂缝的,让全体中国人都很不舒服,甚至觉得很没面子。

  “台日渔业协议”非“厚礼”

  凭心而论,台湾费时十七年,开了十七次会议,终与日本签订了台日渔业协定,可见渔业问题由来以久,此事关乎岛内渔民海上权益和家庭生计,而面对出名难纠缠的日本人,此事早已成为了历届台湾当局的“鬼见愁”。所以,马英九及其他的执政团队在自己任内终能完成签署“台日渔业协定”非常自豪,尤其是在民望低迷,无法止跌的景况下,犹为难得。今後台湾渔船可以在钓岛周边作业了!这实在让他们陶醉自己的重大突破和成功克敌制胜,甚至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是“在世界各国关注朝鲜半岛战争紧张情势下,带来一些和平的讯息。”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清醒的人们都会看到,有人在兴高采烈地一步步地坠入了日本当局为挑拨两岸关系险恶地布下的陷阱之中。

  来自国家海洋局网站消息,4月9日,中国海监50、26、66船编队在中国钓鱼岛领海内巡航。期间,中国海监巡航编队向日方严正声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要求日方船舶立即离开中国领海,并对日船进行了监视取证。

  大家都知道,中国海监巡航船苹已在钓岛十二海里内进行常态巡逻,以保护我渔民在钓岛的作业,也是宣示领土主权。正如前外交部副部长,现任国台办主任张志军说过的“钓鱼岛寸土滴水、一草一木都不容交易,中国不会主动惹事,但也不怕事。”国台办在回应“台日渔业协议”时也重申了张志军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的立场,并强调指出,在捍卫领土主权的基础上,维护两岸渔民在这一传统渔场的渔业权益,是两岸双方的责任所在。

  然而,据台湾海巡署表示,在钓鱼岛二十四海里附近,每天大约仍有一艘船艇巡逻,若台船进入二十四海里内一定会戒备保护,捍卫“主权”。但海巡署明确表示,不会与大陆联合保钓。甚至在被询问如果中国大陆船苹进入台日协议适用海域内会如何处理时,海巡署说,“当然依规定会来驱离,同时劝导离开。”

  从两岸当局种种言行不难看出,主权大於一切,不惜为之而牺牲,本不该成为施政的难题,可偏偏又有人反其道而行之,并且根本不考虑全民族的利益高於局部地方性事物的利益的大原则,恐怕有失民族大义。

  台湾保钓有光荣的传统,台湾朝野也不尽是为贪图一时之需而不顾千秋功业之辈。据传媒报道,李登辉执政时期的1990年,郝柏村担任台湾军事首领,他曾秘密组织一支敢死队,准备登陆钓鱼岛。这批队员在长时间与外间甚至家属隔绝的情况下进行“地狱式”的训练,每个人都写下了遗书,准备为夺回钓鱼岛的神圣使命而作牺牲。正在要出发的当天,被李登辉发现了,立即下令不准出发,并无耻地宣称钓鱼岛是属於日本的。

  不早自拔两岸成果尽失

  想起此事,我们不禁想问一句∶台湾军事首长如郝柏村般敢与外辱一拼者今安在?难道台湾领导人要步李登辉的後尘吗?中国中央政府对钓岛主权的严正立场,台湾当局想必也是清楚知道的。为了民族大义,两岸应该联合保钓,日本反而是深知此理才在钓岛之争渐处下风的情急之下,突然在第十七次“台日渔业会谈”中给台湾当局送了个“大礼”。

  美国重返亚洲,搞战略再平衡,日本在美国唆使下在“台日渔业谈判”做出“让步”,而日本也要求美国逼使台湾放弃与大陆联合保钓。美日不断制造“中国威胁论”,台湾当局已然中计在先,对大陆方面顿起戒心,并且在深化两岸交流合作的议题上彷佛筑起了很高的“心墙”,一直不敢与大陆在两岸军事互信、两岸和平协议问题上展开真正地政治对话。如今台湾当局在美日的圈套面前已越陷越深,马英九是时候思考争取早些自拔,否则,任这样在歪道上走下去,两岸和平发展得来不易的成果恐难保不失。

  作者:司马烨 为资深台湾问题评论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