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收费 政府不该成为利益博弈者

2013-04-15 11:10:30  来源:观点中国

  市场经济体制下,政府的基本职能之一,就是通过规则的制定与执行,秩序的建立与维护,确保市场运行畅通,保证公平竞争和公平交易。也就是说,是当裁判员,而不是运动员,也不是教练员。亦即在履行公共职能时,必须将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社会秩序作为最基本的工作目标之一。

  但是,在实际运行和操作过程中,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却并不多。很大程度上,很多环节中,相当一部分场合下,政府都扮演了裁判员兼运动员、教练员的多重身份,甚至比运动员和教练员参加比赛、指挥比赛的热情还高、力量还大、时间还长。不仅没有创造良好的比赛环境、建立良好的比赛秩序,反而成为了环境和秩序的破坏者,成为直接的利益博弈者与争夺者,甚至是掠夺者。

  以凤凰古城门票事件为例,原本免费开放是凤凰古城能够吸引大量游客,并为当地带来巨大经济利益的重要手段之一。但是,当地政府的一纸收费令,就彻底打破了这样的格局,打破了凤凰古城的平静,打破了凤凰古城的利益平衡。不仅游客减少了,商家的效益也大大下降了,以至于多数商家都选择了撤退,导致凤凰古城陷入了严重的情绪恐慌、心理恐慌、舆论恐慌之中。

  为了平息民怨,也为了稳定商家的情绪,4月12日,凤凰县政府召开了凤凰古城商户座谈会。会上,凤凰县副县长高湘文表示,做生意搞投资,本来都有风险,很多人不是在乎这个门票多少的。而当地工商局局长则声称,你晓得我们是一条船上的。

  按照杭州西湖的经验,一个景区,如果减少收费或者免费,就可以引来更多的游客。从表面看,收费收入减少了,但是,由于游客大量增加,消费大量增多,经营收入反而会大大增加,从而经营者上交给政府的税收也会增多,又何来“投资风险”可言呢?

  凤凰古城所在地的政府不顾游客利益、商家利益,强行出台收费政策,很显然只是为了一时之利、一己之利,不仅目光短浅,而且是抢当市场经济运动员、教练员的表现,是在明目张胆地与民争利、与经营者争利。最终结果,必将是损人不利己。

  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以及我国推行市场经济以来的实践证明,政府的角色如何扮演得好,如果能够做一名合格的裁判员,那么,经济的发展就一定会十分平稳、十分健康,企业和群众就会创业欲望强、发展热情高、致富信心足。反之,则会失去创业欲望、发展热情、致富信心,政府和企业、群众之间就难以形成互动,难以形成合力,发展的步子就会慢下来,发展的秩序就会陷入混乱,发展的环境也会遭到巨大破坏。

  这些年,为什么实体经济的发展陷入了瓶颈,为什么实体企业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为什么企业和群众的创业热情和创业欲望都大大降低。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政府裁判的角色越来越淡、运动员和教练员的角色却越来越浓,成为了利益的直接博弈者和抢夺者,甚至是掠夺者。其中,大搞“土地财政”,大夺民众之财,是最主要的方面。

  如果说上世纪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的各种行政事业性收费、摊派等已经对经济社会发展、企业和群众利益造成重大伤害的话,那么,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的“土地财政”,可能比行政事业性收费、摊派等带来的伤害还要严重,危害也要更大。因为,“土地财政”是政府的公开行为,是更为强势的手段。且都戴着合法的“帽子”,企业和群众无力反抗、无力应对。

  也正因为政府可以不顾企业和群众情绪、不顾企业和群众利益地公开博弈、公开掠夺,也直接导致了政府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应当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自然,象凤凰古城收费这样的事,也就十分自然、完全可以想象了。

  按照高湘文副县长的说法,马上要取消(收门票)是绝对不可能的,要经过一段时间。如果对绝大多数群众利益造成伤害,政府也不会这么做。可见,政府不仅在凤凰古城收费问题上表现得十分强势,而且十分无理。因为,在绝大多数游客和商家都强烈反对的情况下,仍然认为取消收门票是绝对不可能的,还怎么可能指望政府不与民争利、与企业争利呢?政府还怎么可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呢?

  十八大明确要求,必须加快行政体制改革步伐,规范政府行为,明确政府职能。那么,当好裁判员,不做运动员、教练员,也不成为利益的直接博弈者,是否可以作为改革的切入点和落脚点、并取得突破呢?因为,政府在经济社会事务中运动员、教练员身影实在是太多太多,政府在与企业、群众进行利益博弈中的地位也实在太强太狠。

  谭浩俊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