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金锋:宪法对香港特区的适用性

2013-04-16 07:46:00  来源:大公网

  图∶1990年4月4日,全国人大通过议案,正式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图为1990年2月17日邓小平、江泽民等中央领导人会见出席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成员/资料图片

  宪法具有最高法律效力,理所当然适用於香港特区。这是毋庸置疑的。宪法是香港基本法的母法。香港基本法在序言中明确规定,根据宪法,全国人大特制定香港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区实行的制度,以保障国家对香港基本方针政策的实施。由此可见,宪法高於基本法,宪法是包括香港基本法在内的全国性法律的基础和依据,也是法律效力渊源。

  在当前学习、讨论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乔晓阳在深圳会见香港立法会建制派议员的讲话过程中,有的人士提出我国宪法与香港特区的关系问题。笔者认为,这既是“一国两制”下宪制理论一个带全局性的法律问题,也是继续实施基本法的现实政治问题。这不仅对於维护宪法的权威、尊严和法制的统一,而且对於更好地认识、推动和实现“一国两制”方针,都具有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尤其是对於中央要主动掌握特区政制发展的主导权等问题更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

  宪法效力适用於香港特区

  固然那种认为“宪法适用於香港,没有法律依据”的说法(观点)是错误的,但是,那种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在香港特区升起时,中国宪法就在香港特区实施的说法也未必完全正确,尽管作者的立意是好的,但缺乏具体的科学分析。现就这个似是而非的观点谈三点看法。

  宪法效力是宪法作为国家根本大法在时间、地域、对象和事项诸维度中的国家强制作用力或约束力。它一个最为明显的特徵,是在国家法律体系中居於最高地位,具有最高法律效力,理所当然适用於香港特区。这是毋庸置疑的。

  宪法自身规定具有最高法律效力。在近现代许多国家的宪法中都明文规定宪法的最高法律效力。我国现行宪法序言最後一段载明∶“本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具有最高法律效力。”香港特区作为中国的地方行政区域,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然处於宪法效力范围之内。

  宪法通过基本法在港实施

  宪法是国家主权在法律上的最高表现形式。国家主权通常是指国家固有的独立自主地处理国内事务和国际事务而不受他国干预或限制的最高权力,因此,我国主权在其领土内拥有制定、适用和解释宪法等等的最高权力。既然我国已经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我国宪法效力也就一定到达香港特区。

  宪法是香港基本法的母法。香港基本法在序言中明确规定,根据宪法,全国人大特制定香港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区实行的制度,以保障国家对香港基本方针政策的实施。由此可见,宪法高於基本法,宪法是包括香港基本法在内的全国性法律的基础和依据,也是法律效力渊源。

  按照传统的观点,宪法的最高法律效力具有普通适用性,它意味宪法可以在国家主权范围内完全的直接的实施。但是,由於我国政府对解决香港问题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同时考虑到香港历史背景和现实情况的特殊性,因此,不能完全套用传统的宪法理论,所以我国社会主义类型的宪法不宜直接在香港特区实施。也许是基於这个原因,香港基本法附件三所列六项在香港特区实施的全国性法律并没有包括宪法在内。

  笔者认为,应当从实际出发,对传统的宪法理论有所创新。从我国宪法第31条的规定中,我们不难看出,通过宪法这一“中介”条款把宪法和基本法及特别行政区三者有机地连接起来,即基本法的合法效力来自於宪法,宪法的法律效力体现在基本法之中,并通过基本法对特别行政区发生法律效力。这是正确理解我国宪法对香港特区适用性问题的关键所在。简言之,我国宪法的法律效力是通过特定的法律形式,即被邓小平称之为“创造性的杰作”──基本法来实现的。

  基本法体现宪法法律效力

  基本法是根据宪法由全国人大制定的全国性基本法律,又是特区的最高法典,它的结构不仅与宪法结构类似,更重要的是体现了宪法的一些重要原则。例如,基本法关於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的规定(第1条)、关於香港特区直辖於中央人民政府的规定(第12条)、关於香港特区悬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国徽的规定(第10条)等,就体现了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原则。可见,香港基本法不仅充分体现了“一国两制”方针,而且充分体现了宪法的重要原则,是宪法在特区生效的重要途径和有力保证,因此确保基本法在特区正确实施,也就是维护和保障了宪法在特区的法律效力。从这个意义上说,违反基本法就意味违反宪法未尝不可。

  香港基本法第11条还规定,根据宪法第31条,香港特区的制度和政策,包括社会、经济制度,有关保障居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的制度,行政管理、立法和司法方面的制度,以及有关政策,均以本法的规定为依据。这条规定不仅概括了基本法的主要内容,更表明了依据宪法制定的基本法在特区具有最高法律效力。特区任何法律均不得同基本法相抵触,更何况是反对派的所谓真普选“建议”。

  作者:庄金锋 为上海法学会港澳台法律研究会顾问、教授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