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定淮:特首候选人要“负责”不能与中央对干

2013-04-16 07:52:00  来源:大公网

  行政长官候选人必须是国家和香港利益的坚定维护者。在实行“一国两制”的条件下,中央和特区利益是高度一致的。关於这一点,乔晓阳的讲话中已将这一关系阐述得十分透彻。如若让那些明确表示就是要与中央政府对干的人作为行政长官的候选人,不论是对国家利益还是对香港利益都是不利的。因此,在行政长官候选人的选择上把握住这一资格条件不论是对国家还是对香港都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

  一个国家内中央和地方关系的调节存在两种治理方式∶一种是政治治理,一种是法律治理。政治治理是通过政治方式(主要是依据权威和利益)调节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法律治理是依据法律来调节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在单一制的国家结构中,前者是主导性的,在复合制的国家结构中後者具有主导性。

  中国实行的“一国两制”与联邦制是有本质不同的。它是中央政府为了解决国家统一问题而对实行“两制”地区做出授权,使之享有高度自治,并对自己的部分权力做出自觉性约束的结果。这种政治安排通过《基本法》使中央的授权和对自己权力的约束法制化。尽管如此,特别行政区与中央政府之间的政治上的隶属关系是不容否认的。不然,“一国两制”的逻辑就不复存在了。

  不能与中央对干

  在实行“一国两制”的情况下,中央和享有高度自治权的特别行政区之间的关系如若顺当,在遵守《基本法》的前提下,很多问题是可以通过政治手段来加以调整的,如若不顺,严格按照基本法办事就会成为处理中央政府与特别行政区之间关系的底线。因为这是法治社会中人们的共识。

  回归後的香港特区与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总体而论,呈现出协调的特点。由於香港社会自由特徵突出,其不时发出吵杂声音也是可以包容的。中央政府在香港回归之前,已经做好了对香港自由社会不同声音做出高度包容的思想准备。这种高度包容的形象比喻就是邓小平所说的“1997之後,香港有人骂共产党,骂中国,我们还是允许他们骂。”普通老百姓的“骂”是没有问题的,善意的“骂”更是没有问题,但对於想成为特首的人而言,这种“骂”就必须是有限度的。对於那种以“骂”的形式表达与中央政府对干的意图的人想当特首,中央政府无论如何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这种人无法履行基本法所赋予的对中央人民负责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的重大使命。

  3月28日乔晓阳的讲话发表後,香港社会沸沸扬扬,一部分人甚至指责中央政府不想在香港搞真普选。因此,“严格按基本法办事”再次成为回应这部分人指责的做法。在这部分人对中央政府心存芥蒂的情况下,通过法律来调节是一种不得不为之的方式,也是中央政府在香港政治发展问题上理性态度的表现。如若我们翻阅一下基本法关於行政长官的相关规定,就会发现乔晓阳“与中央对干的人不能担任行政长官”的讲话是完全符合基本法对行政长官资格条件的认定的。

  基本法第43条明确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依据本法的规定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试想一下,一个决意与中央政府对干的人能够实现对中央人民政府负责吗?如果香港有人认为这是中央政府对行政长官候选人的一种筛选条件,笔者认为,这倒的确是符合基本法相关规定的必要的筛选条件。

  基本法中规定行政长官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是一种什麽样的资格条件呢?在笔者看来,有如下几种理解∶

  必须要效忠中央政府

  第一,他们必须在政治上是效忠於中央政府的行政长官候选人。在言论上明确表示要与中央政府对干的人,能做到政治上对中央政府效忠吗?其答案是显然的。

  第二,行政长官候选人必须是国家和香港利益的坚定维护者。在实行“一国两制”的条件下,中央和特区利益是高度一致的。关於这一点,乔晓阳的讲话中已将这一关系阐述得十分透彻。如若让那些明确表示就是要与中央政府对干的人作为行政长官的候选人,不论是对国家利益还是对香港利益都是不利的。因此,在行政长官候选人的选择上把握住这一资格条件不论是对国家还是对香港都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

  第三,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而行政长官又是中央政府在香港实现国家利益的抓手,坚持基本法中所规定的这一资格条件对於体现中央对於香港的政治主导是必不可少的。

  香港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社会,也是一个高度自由的社会,在“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政治安排下,中央尊重“两制”,赞同香港的民主发展,但港人不可忘记的是“两制”毕竟是“一国”之下的“两制”。香港的民主再怎麽发展,总得让中央放心。如若不坚持基本法43条所要求的“两个负责”的资格条件,香港未来怎麽走?谁也说不清楚。

  作者:张定淮 为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教授,副所长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