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群:中美关系发展需特殊智慧 华需学会与霸相处

2013-04-18 07:14:28  来源:大公网

  克里结束访华临行前晚,出人意料地在钓鱼岛接受媒体联合採访,这举动有点“特殊”。就像北京乍暖还寒的初春天气,这位美国“鸽派”的话语也透荂u特殊”暖意,说出一句颇具“特殊”味道的话:“今天听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中国梦,我想美国在这一过程中也可以尽一分力。今天的访问证明美国期待茪@个强健正常并特殊的中美关系。特殊是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对世界有强大的影响力,我们需要共同的合作以实现这一目标。”笔者以为,在一连串“特殊”背后,必须做一些“特殊”思考,解读一下中美关系究竟“特殊”在何处?

  美需纠正错误战略

  在朝鲜半岛危局空前的当口,金正恩超乎想像地大挥核武,美日韩超乎强硬地施加压力,中国的地位也超乎想像地“特殊”起来。美国十分清楚中国对朝鲜挥核持反对态度,但仍要求中国对朝进一步施加影响,硬把东亚危局的沉重包袱甩给中国,即便是“鸽派”的克里,也不得不按照老闆奥巴马的指挥棒转,何况奥老闆同样受制于美国资本大老闆呢?这才是克里此次访华的点睛之笔。当然,由于近些年美国衰落与中国崛起的强烈反差,美国与中国形成既互相博弈又相互利合的大国关系也势为必然。特别是两国歷史上的“特殊关系”,即便克里不点出来,其“特殊”性也是心照不宣。二战以后,两个大国之间大打出手,中美是唯一的一对,这一点颇为“特殊”。此深刻记忆对美国人来说,绝不亚于日本偷袭珍珠港或伊拉克战争。从此,中国成为朝鲜老闆的印象便深深印在美国人的脑海中。

  笔者以为,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即便无人可比,但认为中国可以左右今日之朝鲜,犹如“中国责任论”一样,显是美国及其盟友强加于中国的责任,颇有把东亚紧张局势嫁祸于华的嫌疑,这是我们绝不能接受的。公平说,当今朝鲜半岛紧张危局的出现,首先是美国“入亚”及其盟友大扬武威发起祸端,其次才是朝鲜“先军路线”的头脑发热,与中国是搭不上半点干系的。中国一贯主张恢復六方会谈,是美国“入亚”玩火惹出了麻烦。美国真要与中国建立“特殊关系”,首先应从“入亚”的错误战略改起,美国敢么?

  中美特殊的大国关系,是双方特殊的大国地位决定的。

  一方面,中美间具有最根本性的差异。其一,中美形成当代国际政治的两极。中国是最大的社会主义实体,美国是最大的资本主义实体,虽说姓社姓资已被空前淡化,但双方由此形成的诸多歷史及现实差异是任何力量难以抹杀的。其二,中美形成当代世界文明发展的两极。中国和平崛起并坚持和平发展,与中国儒、道、佛合一的传统大同文明有茤傍倥鳒Y。而美国自始至终的霸权主义与扩张行径,与其基督信仰及全球使命感不无关系。而当代文明大趋势是东升西落,以中国为代表的“金砖轴心”正在形成亚斯贝尔斯式新文明轴心,这是美国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现实。因而中美间将长期以竞争与博弈为主流是必然的。

  另一方面,中美间也具有共同的战略利益。在经济全球化背影下,作为第一、二大经济体,和则两利,斗则双损,这是妇孺皆知的道理。中美双方正是沿茬o种路线发展两国关系。中国两会结束不久,美国就奏起“高官密集访华”交响乐:克里来华之前,新财长雅各布.卢就曾到访中国;克里访华后参联会主席邓普西将访华;再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多尼隆还将访华……表面看是两国新领导层在磨合,实质则是双方互探“建立新形势下新型大国关系”的可能性。

  华需学会与霸相处

  与任何大国关系都不一样,中美关系确实最具特殊性、微妙性、可变性与不可预见性。中美建立“特殊大国关系”,两国领导人确实需要点“特殊智慧”,这种智慧已用“新型大国关系”来概括。习近平会见克里时说,“希望双方走出一条平等互信、包容互鉴、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之路。”“让太平洋成为真正的太平之洋、合作之洋。”克里也表示“美方愿同中方一道,茞握j局和长远,制定两国关系发展路线图,使中美关系沿茼X作伙伴的方向向前迈进。”

  笔者以为,虽然两国对于“新型大国关系”的理解和期待不尽相同,但都期望找到双方“最大公约数”,如中方提出“坚持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把握两国关系”,美方也表示“从更宽阔视野和更长远眼光定位美中关系”,并达成基本共识:21世纪的中美关系必须避免大国对抗和零和博弈的歷史覆辙,切实走出一条新路。中美能否真正建立起“新型大国关系”,既取决于美方态度,特别是遏制中国的“入亚”战略究竟走多远;也取决于中方态度,特别是经济总量超越美国时,如何与霸权主义相处。总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仅符合两国最大利益,也是世界和平发展的利好消息。  

  作者:陈群 为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